吃苦较真 服“柴”不服输
发表时间: 2018-02-07来源: 中国文明网

  1943年,我出生在北京的一个京剧世家,从小耳濡目染,可以说是在剧院里成长起来的。在我才几个月的时候,就坐在母亲腿上看父亲和程砚秋先生演戏。再大一点的时候,我跟着父亲走南闯北,每天趴在台边看戏,那时候我就暗暗立志:我要做父亲那样的人,在舞台上生龙活虎,满台生辉,站在灯光最亮的地方,做一名受全国观众喜爱、欢迎、尊敬的京剧演员。

  父亲一直是我的榜样,他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要认真、较真,不怕苦。七岁的时候,我开始学戏,跟着京剧大师茹富兰先生学《石秀探庄》。记得有一天,雨下得很大,家里也没人接送,我抱着雨伞就走了,回来的路上一心顾着背戏,一边背一边自己拍着板,背得太投入,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子,脑袋撞出了一个大包。

  1953年,我考进了中国戏曲实验学校。当时一起学戏的有好多人,我总觉得自己比其他人要学得慢,但“服柴不服输”,虽然我比较慢,但绝不服输,我告诉自己要加倍努力,一定要比他们强。父亲当时已经是社会比较知名的艺术家,每天还在家练腿功,练腰功,背戏排戏,不间断的训练。作为他的孩子,我更要加倍努力,不怕吃苦。

  那时候,学校有位七十多岁的先生叫迟月亭,是著名艺术大师杨小楼先生的合作者,他特别喜欢能吃苦的孩子。迟月亭先生知道我有把戏学好的想法时,每天给我多加了一遍功。他让我靠木桩子坐下,两条腿劈开,我们称之为“撕腿”,迟先生在我的两条腿不停地加砖,等加到三块砖的时候,我疼得哇哇直哭。迟老先生就说,你想不想成为父亲这样的好角儿?我说要,他说那再加一块砖。正因为当时严格的训练,我们在台上都站得特别稳。

  老先生常说,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但这个“贵”不是富贵,穿绫罗绸缎,住洋房坐汽车,而是在台上穿蟒袍玉带、戴盔头翎子重要角色,受到观众的认可,这叫“贵”。

责任编辑: 李雪芹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