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表演 暗自立志
发表时间: 2018-02-07来源: 中国文明网

  我出生在四川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的马尔康市,是一个来自大山深处的人。当初父母积极援藏,在毕业后就直接留在了这里。这里的海拔有两三千米,条件十分艰苦,但日子过得简单快乐。

  在中学时代,我第一次接触了电影,看到影片里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一下子就爱上了表演这门艺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一个豁然开朗的新世界。

  特别是接触到了赵丹老师演的几部电影,如《林则徐》《李时珍》等,我觉得十分震惊,一个演员在一个多小时里面,能够把一个人物的一生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从幼年到中年,再从中年到老年,直击心灵,我觉得演员真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当一名演员的愿望开始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虽然怀揣着梦想,但我那时并不敢跟家里人说,当时高考刚恢复不久,大家都特别崇尚“数理化”,对于去当演员大家是不能理解的。我父亲也希望我去考四川大学,子承父业。所以当演员这个愿望只能偷偷埋藏在心里。

  做演员必须会说普通话,可是我们生活中交流的语言有点类似于藏汉话,并没有说过普通话。于是我就开始偷偷地听广播、查字典,学习普通话。为不引起父母的注意,我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跑到山上去练习普通话和发声。到冬天的时候,早上起来一开门就是漫天大雪,有时候雪有一米多厚,我就咬着牙往外走,爬到山坡上去练习。

  有一次我发现山坡下有一位阿姨在大喊,可能我声音太大影响到别人了。即便面对种种困难,但我的训练从未中断过。我就想办法藏起来,在山上找到一棵比较茂密的树爬上去,在树上练习。有时候手被剌破了,也顾不上,就站在树上一直练。

  痴迷表演占用了我过多的精力,最终我高考落榜了。我对父母第一次提及了想当演员的梦想,虽然他们感觉不可思议,但还是决定送我去成都,投奔当时在铁路局工作的姐姐,让我一边复习文化课,一边拜访老师学习表演。

  临行前的那天晚上,母亲悄悄地到走到我床前说:“儿子,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家,妈妈不放心。明天你就要离开妈妈了,我怕你吃不饱,给你拿5块钱零花钱,自己想吃什么就买点。”我看到我妈的手都有点抖,说实话,那一刻我心里特别复杂,我望着成都的方向,就心里默默发誓:如果没有考上艺术院校,当不了演员,我绝不回来。

责任编辑: 李雪芹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