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双白:舞出人生之美
发表时间:2018-06-13来源:中国文明网

  他,作为舞蹈理论家,学术著作填补了国内舞蹈基础研究的空白;他,作为舞剧编剧,他的创作揭示了生活的本真,传达善良与爱的力量。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对话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

  乌梁素海是我的精神家园

  1969年,15岁的我从北京坐上了西行的列车,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的乌梁素海,一个离家1000公里远的渔村,成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名战士。在沙海和芦苇丛中,我度过了我的芳华岁月。

  乌梁素海条件比较艰苦,我们住的是土坯房,晚上七点半以后就没有电了,只能靠蜡烛来照亮。虽然条件艰苦,但我的心是热的,希望在这个“大舞台”上挥洒自己的火热青春。

  凭借儿时在少年宫学习打下的舞蹈基础,我得到了进入兵团文工团的机会。舞台虽然不大,但只要能让我参加演出,我就特别开心。记得有一次我被分配到演一位盲人爷爷的角色。为演好盲人,我每天在生活中蒙着眼练习走路,自己都记不清跌倒了多少次,但一点也不觉得辛苦。正式演出那天台下有很多观众都被我演的角色感动了。每当此时,我的心理便能获得极大的满足。

  舞台上的片刻欣喜,并不能完全满足我对精神生活的渴求。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我迫切寻求精神支点。我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读书,所以父母就把家里的一些书源源不断地寄来,在我的床周围、被子里都是书。那个时候,煤油还是稀缺物,买蜡烛成了我每月的最大支出。晚上等大家都睡了,我就点着蜡烛看世界名著。烛光虽然不明亮,但书中的智慧却足以照亮我的内心。

  记得当时离我们驻地40里外的军营里,有位战友有一套《悲惨世界》,我知道以后特别想看,便在冬天的寒风中徒步穿过了整个乌梁素海的冰面,去找战友借。现在想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当我把书揣到怀里时,无比兴奋和激动,觉得刺骨的北风都不那么冷了。

  特别难得到的东西往往会让人特别宝贵和珍惜。我那时一个月大概只能读到一本书,但是这一本书一定能深深印刻到我的心里。

  对舞蹈的爱是深入骨子里

  舞台上的收获,书海中的滋养,为我的兵团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然而连续秉烛夜读,却对我的身体和生活造成了影响。因为长时间在昏暗灯光下看书,我的眼睛已经近视到650度了。摘掉眼镜后,眼神就显得特别呆滞、死板。有一次我们团的总教头批评我说:“就你那眼睛还跳舞呢?看着都难受。”那次对我的打击特别大,当时回到宿舍还掉眼泪了。当时我就暗下决心,我一定要上大学,我要离开舞蹈。

  1974年,我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离开了乌梁素海。当时我特别高兴:终于要离开舞蹈了,我要全心全意把精力放在中国文学史、现当代文学史、文艺批评的理论研究上。毕业时的一纸分配通知书,却让我傻了眼。我收到了来自文化部的通知书,让我去北京舞蹈学校报到。我觉得这简直是命运在与我开玩笑,我好不容易逃离了舞蹈,怎么又去了舞蹈院校!

  我曾三次到了北京舞蹈学校门口都没进去,最后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去报到了。舞蹈以另一种方式,再一次走进了我的生活。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舞蹈教室看学生们上课,芭蕾舞、民间舞、古典舞我都会去看,一边看一边对课堂教学进行观察、分析和研究。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对舞蹈的爱是深入骨子里的。

  真实的作品才是观众愿意碰触的

  1982年,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招收首届舞蹈史论硕士研究生。这个消息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我前进的方向。我终于可以将北大所学的艺术理论和多年实践的舞蹈专业结合起来,我终于找到了文学和舞蹈之间的连接点。

  1997年,我编排了我的第一部作品《咕哩美》,这是一部展现渔民生活的大型舞蹈诗。从登上舞台之日到现在已经演了20多年,依然很受欢迎。这部作品诠释了一个温暖的主题,作品由“灯”这一篇章开始,出海前渔娘总会点亮家里的渔灯,咕哩(渔民)们看着这些灯内心就会觉得很温暖,因为它代表着希望、代表妻子、代表儿女、代表着家。观众对民族的题材、对历史的题材有一种天然的感情。只有最真实的内容,才是观众最愿意碰触的。

  我也深刻体会到,编一部作品容易,但让一部作品活着挺难。最重要的就是作品里要有真情感,要有温度,要有生活的质感。在今天这样一个网络时代,有的创作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但想让作品有生命力,甚至成为一部传世作品,就没那么简单。写出好作品只有一条路,好好去生活,并从生活中汲取营养。

  舞蹈是通往生命美好境地的彩虹桥

  2005年,中国舞协着手策划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我们当时的初衷是制作一套面向广大农村儿童的舞蹈教材,不应受到场地及硬件的限制,应该让农村孩子随时随地都可以学到舞蹈。我们的教材不需要钢琴、不需要把杆、不需要专业的舞蹈老师,语文、体育老师就可以对学生们施教。

  到现在为止,全国至少有超过一千万的农村孩子学过这套教材,受欢迎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很多农村的孩子成年以后说这件事情对他们影响非常大。有一天,我在甘肃小金湾民族小学门口看孩子们练习舞蹈,一位抱着小娃娃的家长站在我身后,她对我说:“你看见了吗,那个跳舞的是我的孩子,我手里抱着的是老二,等老二长大了,我也要让他去学跳舞。”听到这话我内心十分感动,从她朴实的话语中,我能感受到人们对美的渴望,对美的教育的渴望。

  我的梦想是帮助那些先天条件非常棒的孩子踏上专业的舞蹈道路。对于绝大部分的孩子,我希望舞蹈可以成为他们享受快乐的一种方式。舞蹈应该成为一座彩虹桥,让所有孩子、所有热爱生命的人通过舞蹈这座彩虹桥,达到自己生命中美好的境地。

  嘉宾简介

  冯双白,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舞蹈理论家和评论家、编剧、大型晚会策划人和撰稿人。主要作品有《咕哩美》《妈勒访天边》《水浒》《玉鸟》《风中少林》《花木兰》《水月洛神》《大禹》等多部舞剧、舞蹈诗作品。其中,《咕哩美》获得文化部“文华奖”和中宣部“五个一精神文明建设奖”;2007年,发起“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受惠农村学生超过千万,2017年2月,此工程获中宣部、中央文明办“最佳志愿服务项目”奖。

责任编辑:杨 学静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721631&encoding=UTF-8&data=AEgL3wAAAAcAALKPAAAAAQAe5Yav5Y-M55m977ya6Iie5Ye65Lq655Sf5LmL576OAAAAAAAAAAAAAAAvMC0CFDQQ4wO05wpvcgz-CWLH9r5dmhGqAhUAh2VJQBq2PiWtydgQxSVwbqWPmx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721631&encoding=UTF-8&data=AEgL3wAAAAcAALKPAAAAAQAe5Yav5Y-M55m977ya6Iie5Ye65Lq655Sf5LmL576OAAAAAAAAAAAAAAAuMCwCFAtd2AsHVAFE5Hqh-3Ekp6IRcIcYAhQWgu58yRk7M5fVbVFxyZtGF89qOQ..&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