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故乡:我跟故乡达成了谅解
发表时间: 2018-04-03来源: 中国文明网

  2007年的一天,父亲突然病倒,我似乎听到了他需要我的声音,应该回去了。离开家乡27年,我从成都回到了富阳。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父亲已经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当我到家时父亲已经认不出来我。

  从12岁那年被父亲打了以后,我就再也不叫他父亲,等我想叫他的时候,他却没了反应,我欠父亲太多了!后来,只要在杭州,我每个周末都会回家陪母亲,弥补心里的失落。

  我人生中很长一段时间,跟故乡都处于决裂状态,最终有一天我和她达成了谅解,可能是随着岁月的推移,心胸开阔了。写作是离不开情感,离不开故乡的。我跟故乡的渊源是它曾经对我的伤害,如今看来,这种伤害成为了取之不尽的财富。

  如果说情感是人最后的密码,我想回到过去,寻找那些最初的创作热忱、灵感来源,那些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地方。这个时代有过于喧嚣的一面,而文学生来是让人安心的。我心里曾有过痛,是文学抚平了我的痛,给了我力量,温暖了我,塑造了我。所以我也希望以文学的力量讲好中国故事,去抵达读者的内心,让大家的内心变得更加丰盈、饱满、真实、善良。

责任编辑: 胡 杨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