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竹笛敲开军艺大门
发表时间:2016-05-17   来源:中国文明网

付林在访谈现场。(图片来源:中国文明网) 

  1946年1月,我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县。小时候,父亲去世,母亲带着我改嫁,我随了继父的姓。继父是位老实巴交的渔民,每年夏天都会到乌苏里江打鱼,挣回辛苦钱贴补家用。因为家庭变故,我寡言少语,和继父一年也说不上几句话。不过,继父知道我喜欢听音乐,有一次外出卖鱼回来送了我一件分非常珍贵的礼物——一台旧收音机。我从这旧收音机里听到了很多动听的音乐,包括不少前苏联歌曲,音乐大门也渐渐向我打开。

  当时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和钢琴、小提琴固然是没有缘份的,我就花几毛钱买了一支竹笛开始自学。因为家里房子小、人口多,家人受不了我吹笛,所以即使在冬天我也只能去外面练。户外实在太冷了,我练十分钟就得马上跑回屋里烤烤手、暖和一下。现在想来,当时我对音乐真是很痴迷的,那么艰难的条件都没有阻止我的竹笛吹奏练习。

  上高中时,学校有鼓乐队、铜管乐队、吹管乐队、民乐队。我从打鼓起步先加入民乐队,后来又组织了一个小西洋乐队,当我组织几个同学用小提琴演奏了《花儿与少年》和《新疆之春》后,收获了很多掌声和鼓励,从此,我越来越喜欢音乐了。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就一门心思地想考音乐学院。那时候,我老家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大学生叫严铁明,他在哈尔滨师范学院艺术系读书,每到寒暑假就回到家乡富锦县,他很用功,每天都会练习。我们两家只隔着一条街,于是我就经常跑到他家门口偷听他吹笛。后来经人引荐,他成了教我笛子演奏的启蒙老师。

  1964年,高中毕业的我来到哈尔滨准备报考沈阳音乐学院,恰巧当时的解放军艺术学院在东北三省招生。“上学不收学费,穿军装有补贴,还能去北京”,这对家境贫寒的我来说太有诱惑力了。在考场上,严铁明用笙伴奏,我用竹笛演奏了《欢乐歌》《五梆子》两首曲子。军艺的老师特别满意,过了两天就给我回话了:“别的地方不要考了,你被录取了!”就这样,18岁的我踏进了军艺的大门。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364928&encoding=UTF-8&data=ADNYQAAAAAcAAIDNAAAAAQAe5LiA5pSv56u556yb5pWy5byA5Yab6Im65aSn6ZeoAAAAAAAAAAAAAAAvMC0CFQCQgDDtECBT8JkfQqGwH7IqTVzlNgIUVfXrNcBb4tHO0gUEjlVcUHvqZgo.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364928&encoding=UTF-8&data=ADNYQAAAAAcAAIDNAAAAAQAe5LiA5pSv56u556yb5pWy5byA5Yab6Im65aSn6ZeoAAAAAAAAAAAAAAAuMCwCFDXrDIRKItdh3hCINzm9RoSVnHnHAhQz1ERB6yuWalBlbBXrAvlzwSag8w..&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