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谈如何巩固好党执政的物质文明基础与精神文明基础
发表时间:2013-10-21   来源:北京日报

  丰富我党执政的力量之源

001

  ►黄苇町: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共同理想来凝聚当前的各社会阶层、利益群体,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的重要内容。

002

  ►公方彬:一定意义上,今天我们所讲的意识形态建设的本质内涵与目的之所在,也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的发展方向之所在,还是丰富党的力量之源与提升执政能力之所在。

003

  ►邹广文:从社会发展的有机体要求看,在社会发展进步的整体考量中,国民物质财富的积累与主体精神的充实必须齐头并进,相辅相成。

 

  我党历来高度重视思想道德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坚持意识发展与经济、政治发展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在“8·19”讲话中指出,“只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才能顺利向前推进”,“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那么,如何理解当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与意识形态工作之间的关系?如何巩固好党执政的物质文明基础与精神文明基础?如何从精神领域理解我党执政理念的新发展?特邀请专家进行深入解答,以飨读者。

  ——编者

 

  如何看待物质与精神的协调与平衡发展

  邹广文(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一个社会的真正发展,应该是物质与精神的平衡发展,即物质和精神要齐头并进,共同进步。这既是现代社会健康发展的本质要求,也是30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历史实践所得出的宝贵经验。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只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才能顺利向前推进。”的确,物质贫困不是社会主义,但精神贫困更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社会所造就的是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所以我们在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伟大实践中,必须对此保持清醒认识,并努力凝聚这一共识,切实推进社会生活的真实进步。

  人的生活世界从本质上说是一种社会有机的世界,社会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马克思在为《资本论》第一版写的序言中曾经指出:“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在马克思看来,人的社会生活是一个由多种社会要素构成的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有机整体,它的发展既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也是人类能动自觉参与的不断进步的过程。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了物质文化世界和精神文化世界,物质世界满足了人的肉体生理的需求,精神世界满足了人的主体精神需求。而谋求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平衡正是社会作为有机体的内在要求。

  一个社会的发展是标示着目的性向度的,这如同一个人的成长一样。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物质财富的满足仅仅是为人的精神之丰富提供更高更好的平台,让人的精神境界有可能跃升到更高的层次。所以,从社会发展的有机体要求看,在社会发展进步的整体考量中,国民物质财富的积累与主体精神的充实必须齐头并进,相辅相成。   

 

    当前我党为何越来越重视精神文明建设

  公方彬(国防大学教授):中国共产党越来越重视精神文明建设,主要有两大动因:一个是社会发展规律决定的,人类发展规律表明,人在没有饭吃的时候只是惦记温饱问题,有了饭吃后必定趋向精神满足,中国经过30多年的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群众的追求正在由重物质向重精神方向转移;另一个是当前社会问题越来越多地反映于精神领域,因为精神弱化,直接将由经济发展带来的幸福指数大大压低,如果再不扭转,很可能经济越发展,人们越痛苦,社会越是不稳定。

  当今中国处在一个重要时期,也是一个复杂时期,很多矛盾和问题处于胶着状态,剪不断,理还乱。比如,中国的发展太快,社会转型太快,同时又出现了一些不到位或失误,导致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某些失衡,一方面享有丰富的物质生活,另一方面却置身于信仰失重、道德失规、行为失范、心理失衡的社会环境中,这使很多人的精神产生蜕变。再比如,改革开放使人们从封闭禁锢中解放出来,用邓小平诞辰百年时媒体的评价来说就是:“邓公最大的贡献是教会了国人如何思考”,问题是由于缺少科学思想和价值坐标的支持,很多人的思想和价值观进入纷乱和无序状态,社会上出现了很多非理性表达,这一点从群体性事件中,从网络污言秽语中可以看出。

  邹广文:当代中国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的物质生活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与进步,我们用短短的30年时间走完了西方150年的发展道路,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在经济快速发展、物质财富大幅增长的同时,我们的社会生活也出现了一系列的矛盾与问题。如我们在发展中出现了普遍重视技术经济而忽略人文精神的现象,精神文化在整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当中,往往在不知不觉中被淡化和边缘化,生活中神圣的东西被消解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个口号典型体现了我们在社会发展中的功利主义心态。如此一来,我们社会发展的手段和目的关系就被颠倒了。过度的市场化导向以及利益驱动使得社会文化实践出现了诸多问题。在社会实践层面表现为发展的“唯物质”倾向——发展缺少文化含量,缺少对于社会公平正义的呼唤,只关注经济的、量的扩张而忽略发展的品质提升;而在个体实践层面表现为感性欲望的泛化、主体道德人格的迷失和精神价值的消解。由于人文关怀的缺失和物质享受欲的泛滥,进一步衍生出了诸多生态环境问题、社会问题,人的个人生活被碎片化、实用化,缺少恒常的价值关怀。市场经济把欲望刺激得太强烈了,我们过多地关注物质的占有和量的扩张,而忽略了内心的平衡,忽略了生活品质的提升。在追寻物质的过程中,反而失去了人性当中最为珍贵的东西。一些领导干部中的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无一不反映出我们物质与精神的失衡问题。更令人担忧的是,我们社会大众层面的道德滑坡、信仰危机问题。如果忽略精神力量引领社会、凝聚人心、推动发展的强大支撑作用,就会在精神上丧失群众基础,物质文明建设最终也搞不好。

责任编辑:张智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