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感知“中国风”
发表时间:2011-08-2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清代帝王宫廷服饰在伦敦展出

  近期伦敦发生骚乱,一些黑人用极端的方式抗议种族歧视,然而就我所见,黑白种族之间虽有偏见与争执,他们之间的交流与沟通却颇为频繁,这些交流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文化的相互渗透和了解。相比之下, 同样生活在伦敦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里,海外华人的群体虽讲着流利的英语,穿戴和西方人一样的服饰,遵守西方的礼节,给着阔绰的小费,也大都有一些国际朋友,可他们在西方人的眼里至今依然充满了神秘。

  西方人被中国服装展吸引

  2010年12月,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 Museum)与中国故宫博物院合作,举办了中国清代帝王宫廷服饰的特展(Imperial Chinese Robes)。这是故宫博物馆珍藏的中国古代服饰第一次在欧洲展出。

  此次特展按照礼服、吉服、行服、便服、衣料几大类别展出,所选的展品不仅代表了清代皇室在不同场合所实行的穿戴提纲,体现了服装在此三百年来所行使的严格的封建等级划分的功能,而且打破了西方对于中国服饰单一性的误解。

  如今,多数的英国年轻人都知道日本的和服,甚至可以说出它的英文名字“kimono”。和服的元素不仅时常出现在当代高级时装里,甚至在伦敦的市场摊位上也随处可见。在英国一年一度的“日本文化节”当日,可以见到不同种族的面孔穿着传统的和服游荡在伦敦最繁华的街头。相比之下,欧洲人虽然知道中国的“龙袍”,也对电影中身着旗袍的中国女孩“苏丝黄”印象颇深,却很少有人能够叫出旗袍的名字“cheongsam”或“qipao”。

  我曾经尝试着告诉英国的年轻人,中国传统服装与和服相比不仅毫不逊色,而且有更加深厚的文化渊源。他们接收这样的信息,却很难有直观的印象,只是似懂非懂地点头。而今,西方人终于有机会亲眼目睹缤纷竞妍的中国古代服饰,物品本身的说服力远远胜过了我的千言万语。听到衣冠考究的英国老太太在华美的便服前啧啧赞美,叽叽喳喳的年轻人对旗头饰品发出的惊叹,看到将近出口处参观者们在织金花绣绫罗绸缎前流连忘返,我不仅欣喜,而且感受到一种信心。

电影《苏丝黄》里身着旗袍的中国女孩

  “中国风”曾在西方流行

  其实早在17世纪,“中国风” (Chinoiserie)这个词就在法语中频繁地出现,体现出中国艺术风格的物品对欧洲美学风格的影响。直到18世纪,西方人对于中国仍然既无知又充满了向往。特别是18世纪中期,欧洲人幻想中国已经成为了当时的时尚,他们摹仿了大量具有中国特色的家具、纺织品、陶瓷等工艺品的花样设计或装饰。 

  到了19世纪,在欧洲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时期,中国已不再是西方人所畅想的平静智慧的国土。欧美把对中国的印象与腐败、鸦片、苦力等字眼联系了起来。然而这些形象并没有影响欧洲设计师从东方服装中吸取源源不断的灵感。20世纪初为时装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的著名法国设计大师保罗·布瓦列特尤为受到中国风的影响。他常常巧妙地将中国刺绣团花和盘花纽扣装饰其时装。布瓦列特1906年以“孔子服”为灵感所设计的大衣创新性地加以类似于和服的剪裁方法,成为了之后百年来西方大衣设计的蓝本。中国的“昭君套”更是为当时的好莱坞明星竞相仿制。

  让西方了解中国文化

  当今的西方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关于中国大大小小的社会新闻,对于中国的文化却依然了解甚少。他们常常感叹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对于中国仿佛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世界强国感到迷茫不解,甚至感觉到威胁。

  而今,伦敦的唐人街地处伦敦最中心、最繁华的地带,甚至就连伦敦年轻人参加时尚派对至深夜后想要找仍在营业的餐馆宵夜,唐人街也毫无争议地成为他们的首选目的地。中国消费者去年圣诞节假日期间在英国某高端时尚品牌的消费占据了该品牌总营业额的1/3,中国的实力(至少是海外华人在西方人眼中的实力)已经强大,在这样的基础上建立我们的文化形象迫在眉睫。

  值得注意的是,人们对陌生的事情常常会感觉到莫名的恐慌。我们国家在上世纪70年代初通过“乒乓外交”政策成功地打开了中美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大门,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则让全世界重新认识了当今中国的面貌,既让世界看到了当今中国的国富民强,又展示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些都是我们树立国际形象的成功典范。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从社会伦理、待人接物到绘画、建筑与工艺都有着极为庞大复杂的系统,且与西方大异其趣。因此,让西方人真正理解我们的文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在很多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文化难以翻译的情况下,通过展览的手段使我们的文化走出国门无疑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传播效果。 (郭 幸)

责任编辑:路 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