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郭大荣:残疾了大事搞不了,但是我的理想很大
发表时间: 2018-09-13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武汉7月25日电(肖进安 吴文华 李晓笛)湖北省保康县店垭镇大林村55岁农民郭大荣,28岁时因一次事故双眼失明。一个本来需要别人照顾的盲人,自强不息,百折不挠,干出了很多正常人都干不出来的业绩,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带头人,事迹感人。7月19日,新华网采访团队在郭大荣家田边,对郭大荣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图为去烟地里劳作的郭大荣。新华网 吴文华 摄

  时间长了,就不想眼睛残疾的问题了

  新华网:听说您双目失明后,一度非常痛苦,甚至想到了死,比如用头撞墙,拒绝进食等。今天,您给我们的印象非常乐观,非常自信。您最后是如何从之前那种痛苦中走出来的?

  郭大荣:我是1991年在宜昌市挖磷矿时,在一次安全检查中,发生意外双眼失明,导致我一生的残疾。被炸伤以后,为了治伤,把家里存款全都花光了,还欠下五万元的外债。我想办法养猪、种烟,来还债,慢慢从痛苦中走出来。

  这件事情,我最感谢的是我的爱人黎荣梅,是她把我从死亡中救回来。

  出事以后,我认不准方向,连门都出不了。是她把我牵进牵出。每当我思想上想不通的时候,她都给我做思想工作。

  她说,老公啊,你还记得结婚的时候我父母跟你说的话吗?我说记得,你爹当时说,你考虑好了没有,你考虑好了再和我姑娘结婚。我的姑娘要是嫁给你了,那么她这一辈子就跟定你了,她这一生就只结这一次婚。我说,你爹说的话我都记得,主要是我考虑到,我现在身体这样了,养活不了你,无法让你过上好日子。她说,不要紧,你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是你的大脑还是清醒的。我们可以用你的大脑和我的双手共同把这个家支撑起来,养活父母、养活孩子。

  她就是这样慢慢给我做工作,时间长了,就不想眼睛残疾的问题了。

  现在你们能看到我在田里干活,我和别人一样,他们往前干一步我也干一步。我为什么经常跟他们一起在地里干活呢,因为我开心,我知道有了奔头,有了希望。

图为郭大荣检查烤烟设备。新华网 吴文华 摄

  学到技术后对养猪有信心了

  新华网:受伤后怎么想到要养猪的,当时是个什么情况,能不能讲讲当时发生的故事?

  郭大荣:事情过了以后,我爱人就问我,你想干点什么事。我说我别的干不了,只有学着喂猪,喂猪可以在家里面,家附近的环境也容易熟悉。

  第二年,我爱人就买了几头小猪仔给我喂。那个时候我没有技术,没有饲料,我就用土办法,用土豆、玉米、红薯来喂。当年我就赚了一千块钱。

  我爱人跟我说,你想通了,不是又赚到钱了吗?我说我赚的不多。她说能赚钱就行。她为了让我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一直鼓励着我。

  所以我也慢慢的想摸索养猪,这个过程有点曲折。第一年我买了八头猪,第二年就想多喂几头,买了十头。因为没有技术没有经验,猪生病了不会治疗。那时候养猪的规模都不是很大,镇上兽医很少,我就找我的妹夫,让他在远安县城接了一个兽医过来,兽医看了以后说,你的猪没有问题,就是闹肚子,我简单配点药,打一针就好了。

  兽医看到我残疾,很同情我,他就跟我说,你养猪致富的精神可贵,但是现在这个社会讲究科学,你这样养猪不行,赚不到钱。你要去学一下养猪的技术。经他提醒之后,我觉得确实是这样,我就问他去哪里学呢?他说远安县城有一个养猪场,但是不清楚具体位置,你找人打听一下。

  我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问了很多人,后来在一个亲戚家偶然打听到养猪场的位置。我说,你能不能带我过去?他说,那不行,你眼睛看不见,才回家伤也没好。我找了很多有摩托车的人,他们都不敢带我过去。后来,我去找我的老表,请他帮忙把我带过去。我说,养猪了,能跟猪搭上关系,我就一心扑在养猪上,免得我操心眼睛。他一听我说这个话,他就说,那行,我带你过去。

  这样,他就把我带过去,找了那个师傅。那个师傅一再表示不收我,但我还是苦苦的哀求他,最后打动了他,他同意收留我几天看看情况。我心想,只要他收留我就有办法,我不学到技术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养猪首先要选仔猪,啥样子猪能选啥样不能选,什么时间打什么疫苗,他都跟我讲清楚了。

  把这些搞清楚之后,他就让我亲手喂,搞清楚饲料搭配的比例,一共学了不到20天。他说,现在所有的技术都教给你了,你也通过了我的考验,我教给你的技术你都背的滚瓜烂熟了,你可以回家了。

  回来以后,我按照他教给我的技术养了50头猪,猪都长的蛮好,那次我赚了一两万元,从那之后我对养猪有信心了。

图为郭大荣与村民一起在地里劳作。新华网 吴文华 摄

  烤了一炉子“黄金”

  新华网:养猪养的这么好,您是怎么想到种烟叶的?

  郭大荣:我记得大概是1996年开始种烟,村里有个小伙子叫王志鹏,他来教了我以后,我慢慢学会了烤烟。有一次我烤了一炉烟,我让爱人去看,她看了之后,说我烤了一炉子“黄金”。我说什么叫一炉黄金,她说,烟是金黄色的,是一炉好烟。那一年的烟卖了四千多元,当时烟叶能卖四千多元,在我们这个地方确实不简单。一般的老技术员一亩地也只能卖八九百元,但我能达到一千多。

  后来种植烟叶在我们这里成了支柱产业,我跟爱人说,烟叶在这里会发展起来,我们就靠种烟叶来支撑这个家,养活孩子。然后,我租了一个能烤10亩烟的烤房,还流转了更多的田来种烟叶。

  大约2012年、2013年的时候,我们这里号召做大烤烟房。村里让我在新烤房里试试,让我种三十亩。我就回家跟爱人讲,我种三十亩,如果亏了你不能怪我。爱人说,那有啥好怪的,现在是在实验,亏了我不怪你,我们共同承担。

  晚上,我们就到邻居家里流转土地,我爱人打着手电筒,我跟在她后面就去了。一开始,邻居都害怕,不敢把田流转给我们。他们说,这是我们的口粮地,假如亏了怎么办?我说,如果亏了,我贷款把钱还给你们,保证不欠你们一分钱。再说,我家里还有冰箱、空调、沙发,如果还不上,随你们拿。他们都很通情达理,说如果亏了,下一年再付就行了。因为这是口粮钱,认这个账就行。这种情况下,他们就把土地流转给我了,我就种了三十亩烟叶。三十亩地投资很大,还是村里帮我去信用社贷的款。那一年,我种烟成功了,挣了七万多元,把务工费、租赁费都付清了。

  从那以后,我对干大活产生了信心。第二年,我又种了50亩,又成功了。那时候,炉子还是别人家的,由于别人也要用这个炉子烤烟,我准备自己出钱建炉子。村里帮我搞到设备,帮我把炉子建起来了。

  着重把烟叶种好、烤好、卖好

  新华网:听说有一年发猪瘟您亏了7万多元。当时为什么没放弃养猪,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郭大荣:养猪方面我还是蛮有信心。第一,猪养好了他能跟你产生感情,你叫它坐着它不会睡着,我养的猪会听我的话,我给它打针它都不动。第二,养猪虽然有风险,但是以前养猪还有补贴。养猪的风险虽大,但亏的是我,赚的也是我,风险基本可以控制。

  第二年,我跟爱人商量继续买猪仔。她说,你养猪亏了,又投资种烟,哪还有本钱再买猪?我说,去赊。我找亲戚找朋友赊了50头猪。后来猪价一路上涨,最高的时候涨到了10元每斤。镇上的王大顺是卖肉的,他相信我的养猪技术,把我的猪全部买走,这一年就把我亏的钱基本上都赚回来了。

  去年,养猪行情不好,再加上种烟亏了,但是今年我还是坚持又买了50头。我跟爱人说,养猪亏了顶多赔个饲料钱,但是本钱卖出去了,还可以投在种烟上。去年种烟亏了,后来都拿不出工钱给干活的人。养50头猪,即使价格不行,我也可以卖出去。因为需要用钱的时候,可以把钱周转到烟叶上。

  今年下半年我不准备养太多猪了,一是政府要求猪圈要进行整改;二是春天投下的本钱赚回来了。我估计猪价暂时不会起来,所以不打算养太多猪了。我着重把烟叶种好、烤好、卖好。

图为郭大荣在猪圈前准备检查生猪生长情况。新华网 吴文华 摄

  做任何事情都会自己摸索

  新华网:您做的几件事情,不管是养猪,还是种烟叶、种中药材,都需要技术?您为什么没有请技术人员,而是挑战自己,靠自己来解决?

  郭大荣: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技术员不可能每天住在这里教我怎么种。二是技术员按照书本上教,没有实践性。

  有的技术员也跟我说,虽然我们眼睛看得见,但是我们没有你的实践经验。所以,我都是靠我自己慢慢摸索。

  我经常和年轻人说,你们是大林村的希望,你们以后都有技术,我们都要向你们学习。我这个人从小到大,我认准的事情,我不愿意放弃,不想失败。但是我失败的多,我不愿意别人说我这个人做什么都半途而废,失败了就放弃了。

  我做任何事情都会自己摸索,技术员说的我会作为参考,只有自己摸索了才会记得牢,我才能成功。

  我们身边还有更需要纳入低保的人

  新华网:2014年,您主动找到村干部,要求退出低保。为什么会提出退出低保?

  郭大荣:我们村有个叫周正菊的村民,今年66岁。她当时住在一间土坯房里,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公在她五十多岁的时候去世了。她女儿出嫁得早,经济收入比较低。儿子条件也一般。我看她很困难,不仅要想办法给儿子还债,还要负担家庭开支,有轻松活,我都喊她来干,付她工钱。

  有一天,我去找村干部,我没明说,只是说虽然我眼睛看不见,可以拿低保,但是我们身边还有更需要纳入低保的人,低保金一千元也许做不了很多事,但是对于真正需要它的人,作用却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主动申请拿掉了低保。最后,周正菊拿到了低保名额。

图为手持荣誉证书的郭大荣。新华网 吴文华 摄

  大家都比较信任我

  新华网:村里群众都把土地流转给您,同时在您家打工拿工资。您觉得他们为什么会相信您?

  郭大荣:我认为,人在社会上,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100个人中只要有85个人相信你,你在社会上就算有信誉了。

  我在这里,没有和任何人吵过一句嘴。在社会上,我们两人闹矛盾,就算是你的不对,我是对的,我还要说是我的不对。这样总有一天,也许是三天以后,也许是十天、一个月甚至是一年以后,你总有一天会想明白。这样,我就可以用我的心把他们感化了。他们可能现在不喜欢我,但也许一年之后就会喜欢我。所以,我不跟人家闹任何矛盾。

  大家都比较信任我。当然,不可能所有的人都信任我,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是信任我的。

  大事干不了,但是我的理想还很大

  新华网:除了养猪、种烟叶、种中药材,今后您还有什么想法?

  郭大荣:我是残疾人,大事干不了,但是我理想还是很大的。我想在村里发展致富产业。

  我们村里的贫困户还挺多,老的、弱的、病的,还有比我残疾轻的,还能干点小事的,这样的人还很多。我想,如果把他们集中到一块,他们不需要多的,每个月一两千元,挣到自己的生活费,不给家里添负担就很好了。

  就像在我这里打工的人一样,他们能拿点生活费,我心里就热乎、高兴。我去年种烟亏了,今年为什么还想种烟,也就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有人问我,发展啥产业呢?我想,可以在大林村发展林果种植产业,或者搞深加工,带动更多人就业。如果这些都搞不成,那就流转土地,发展蔬菜种植产业。当然,还需要相关部门支持,并且要向专家学习技术,不能盲目种植。

责任编辑: 王楠
【纠错】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