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祖国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追记武警上海市总队机动二支队特战一中队班长李保保
发表时间: 2018-09-17来源: 光明日报

  初秋的申城,梧桐叶落,细雨纷飞。

  8月31日上午,武警上海市总队机动二支队特战一中队10名退伍老兵,自发来到他们的好班长——李保保生前所在床铺,郑重举起右手,致以他们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军礼。

  为了守护祖国安宁,李保保两次主动请缨奔赴边关,最终倒在了巡逻路上。今年4月24日,与病魔抗争多日的他不幸去世,生命的年轮永远定格在了26岁。

  住院治疗期间,李保保心心念念的依然是大漠戈壁,他在日记中写道:“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牺牲!”那是他对党和人民的真情告白,也是他最美丽的生命绝唱。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李保保3次被评为优秀士兵、1次荣立二等功,被武警部队追授“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并追记一等功,被延安市甘泉县团委追授“甘泉县杰出青年”称号。

  “身上有股不服输的轴劲儿”

  “当特战队员,当能打仗的兵!”入伍之初,李保保就给自己定下目标。

  然而,李保保的天资并不是很好,尽管拼了命地想考入特战中队,但还是遗憾落选。新兵连结束后,他被分到位于浙江平湖陈山码头的中队。从此,杭州湾的海风中,又多了一个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身影。

  咬定青山不放松。2011年7月,李保保被选拔参加总队擒敌示范演示任务。他在4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每天训练10个小时,在水泥地上反复练习前扑、侧倒上百次。2012年2月,李保保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在100多名训练尖子中脱颖而出,如愿进入特战中队。

  “他身上有股不服输的轴劲儿。”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教导员李峰坦言,在特战中队,李保保不是最优秀的,但却是最努力的。

  在李保保为数不多的遗物中,有几本被翻烂的反恐特战专业书籍,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记。中队官兵都说:“李保保没啥爱好,唯一上心的就是琢磨打仗这点事。”

  “军人就要时刻准备上战场”

  2015年4月,中队受领赴西部边疆驻训任务,李保保第一个递交请战书。大姐李玲玲知道后极力劝阻:“家中就你一个男娃,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万一有个闪失可咋办?”

  “军人就要时刻准备上战场。祖国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李保保努力说服大姐。

  到任务区域后,李保保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守县城,一个是驻守偏远乡村。大家心里清楚,越往乡镇走,环境越复杂,条件越艰苦。李保保向临时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奔赴最偏远、最艰苦、最复杂的某乡镇。

  2015年秋,特战分队奉命捕歼一伙犯罪分子。李保保作为主力队员,强忍高原反应,在山地上奔袭数十公里后,引导战友迂回包抄将犯罪分子围困在一个山头上。

  山脊狭窄、垂直陡峭,李保保率一个小组摸到离犯罪分子不足百米的距离,依托岩石开火,暴怒的犯罪分子朝李保保隐蔽处疯狂反攻,战友趁机从侧面发起进攻,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2016年4月,部队顺利完成驻训任务返沪。7个月后,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请,请战重返边疆。他说:“我是老兵,熟悉当地情况,不让我去让谁去?”就这样,李保保又一次踏进西部大漠深处。

  第二次踏上西部,执行任务比第一次更重。战友徐益州说:“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要连续执勤12个小时以上,李保保顾不上吃饭,就在路上吃点干粮,简单填饱肚子又继续巡逻。”其间,李保保多次出现胃部胀痛、胆汁反流等症状,但他一直咬牙坚持。

  2017年2月,因胃部疼痛难忍,李保保被送到了附近的卫生所。病情稍有缓解,他就吵着出院。

  一天,营区警报骤然响起。“有情况!”李保保从床上猛地弹起,带着队员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返程路上,滴水成冰,李保保额头上却沁满了豆大的汗珠,他右手握着枪,左手握拳死死顶住胃部。也就在那天,李保保倒在了巡逻路上。

  “即使在病床上,依然是一名特战队员”

  胃癌晚期!排长魏逸博拿到李保保的病理切片报告,连夜带他飞回上海复诊。临走前,李保保叮嘱战友:床铺别撤,过几天我还要回来继续执行任务。

  尽管所有人都瞒着他,但其实从住进重症肿瘤病区的那一刻,李保保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为了不让家人和战友担心,他决定强忍疼痛,像冲锋的战士一样与病魔作斗争。

  胃疼发作时,李保保整个身子蜷缩在病床上,但他却没有哼过一句疼。“胃癌晚期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只有经过战场洗礼的战士才能如此坚强。”上海东方医院肿瘤科护士长吴寅深有感触地说,“即使在病床上,他依然是一名特战队员。”

  住院期间,李保保让陪护战友将中队周表张贴在床头,照着进行体能训练。他说:“我要是不练,回中队就要拖大家后腿了。”

  4月20日晚上,李保保精神突然变得好了不少,他跟战友要来纸笔,想再写点东西,可颤抖的手根本无法握笔,只好作罢。随后,他翻开自己写的日记,不到半分钟便眼圈通红,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话:“我……想回中队去……”这是李保保最后的遗言,也是一个战士对回归战位的渴望。此后,李保保就陷入了昏迷,再也没有完全清醒。

  闻知李保保生命垂危,退伍老兵桂建荣特地赶到医院,见他最后一面。昏迷多日的李保保眼睛紧闭,呼吸微弱。病床前,桂建荣轻呼一声“李保保班长”,岂料,李保保像触电一般,突然张口连续高喊“到!到!到!”

  这三声“到”,李保保用尽了全部力气,这也是他留下的忠诚绝响。李保保走后,他的床铺一切如旧,每天都有人打理。点名册上,李保保的名字依然还在,每次点名中队呼点的第一个名字永远是李保保,答“到”的是全体官兵。

  八一前夕,教导员李峰捧着李保保“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回到营区时,数百名官兵整齐列队,迎接忠诚卫士归来。

  金灿灿的奖章被摆放在李保保的床头。机动二支队政委李杰说:“这枚奖章浸透着李保保的信念和忠诚。奖章摆在这里,他就还‘活’在这里。我们要用鲜血和汗水捍卫荣誉、续写荣光。”

  (记者 温庆生 通讯员 陈超)

责任编辑: 杨 学静
【纠错】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