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傻”治沙:15年植树600万株 9万亩沙岛变绿洲
发表时间: 2018-03-02来源: 人民日报

  (新时代的奋斗者·人民眼·生态系统保护)

  

    甄殿举搂住他亲手种下的第一棵杨树。 记者 谢振华摄

  种树!治沙!

  种树?那里可是遍地黄沙的“癞痢地”,树能种得活?

  治沙?9万多亩的岛,又是齐齐哈尔风沙的重要源头,你能治得来?

  甄殿举不信邪:“活着干,死了算。古代愚公尚且能移山,我不信,有政府和社会各方的支持,还治不了这些沙子?江心岛,非得绿起来!”

  老甄不怕人说他,“我不傻,总得有人傻。”“你不治,他不治,总有一天沙子会把我们都给治了,那我们不就真傻了吗?”

  这一“傻”,就是15年。

  15年,他把以前做生意赚的钱都搭了进去,现在的盈利还是负数。老甄由此得了个绰号:“甄傻子”。

  15年,他一心扑在岛上,硬是在9万多亩黄沙上,种活了600万棵树。树苗日益挺拔粗壮,自己却落下满身病痛。

  15年,树,一棵一棵,年年栽,年年死,年年补;绿,一寸一寸,扩展着,增长着,延伸着。

  肆虐的风沙,低下了头。

  “犯傻”的老甄,昂起了头。

  江心岛,从昔日满目荒凉的“癞痢地”,变成了生机盎然的“绿屏障”,也让鹤城齐齐哈尔如今变得更美。

  有人说,“老甄把树种进了命里,也种在了市民的心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人又给甄殿举起了个外号:“愚公”。

  是“傻”?是“愚”?“甄傻子”?“真汉子”?让我们走近这腔沸腾的血,走近这颗澎湃的心。

  沙 患

  “戴再厚的口罩,也是满嘴细沙”

  “一到春天,没谁敢穿白衣服上班。”

  “为啥?”

  “风沙!出门白衬衫,回家黄褂子。”

  “这么夸张?”

  “西北风嗷嗷叫,风衣、风镜、口罩、围巾,一样都不能少。到地方第一件事,自拍。”

  “自拍?”

  “不是拍照,是拍头发、拍衣裳,抖沙子!”

  唠起往时风沙之苦,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作家王彩兰不住摇头。

  齐齐哈尔,达斡尔语意为“天然牧场”。嫩江自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奔腾而来,蜿蜒流淌千百年,携沙裹泥,在齐齐哈尔城区西南侧堆积出一个9.8万亩的江心岛。

  “老辈人说,江心岛原本生态宜人、水草丰茂,各种禽鸟栖息,野鹿、狍子撒欢。新中国成立之初,国营新中畜牧场就设在岛上。”王彩兰说。

  “后来,嫩江流域大面积垦荒、采沙,河床坍塌泥沙淤积,水土流失格外严重,沿嫩江成了一个大沙带。”齐齐哈尔市林业局副局长汪孟国说。

  因为地处嫩江沙带,加上过度养殖、沙石采挖,江心岛的树越来越少,沙越来越多。经年累月,沙丘遍布、禽散鸟飞,美丽的生态岛成了了无生机的荒原。

  每至春季风沙天,西北狂风长驱直入,卷起漫漫黄沙。风沙打得脸生疼,睁不开眼、张不开嘴。很多人家都要备好多条围巾,将脸、鼻、口、耳完全蒙住,就留一“窍”眼睛,才敢出门。

  满城狂沙,多半来自那半江之隔的江心岛。

  风沙有多大?

  “大的风沙天,一年得遇上好几次。”王彩兰说。

  甄殿举的妻子张桂荣,生前当过环卫工人。“风沙天一来,他们是一边扫沙,一边‘吃’沙。戴再厚的口罩,也是满嘴细沙。”甄殿举说。

  “要是没有风沙,该多好!”王彩兰说,这是市民年年岁岁的想,日日夜夜的盼。

  不 甘

  “要和黄沙斗一斗”

  阴差阳错,甄殿举竟成了江心岛“岛主”。

  2001年,岛上的国营新中畜牧场经营不善,需要找人接手。

  这,可是个烫手的山芋:近300名职工的工龄要买断,此前欠下的债务要理顺。唯一的资源,就是岛上6000多公顷土地的经营权。

  “英雄榜”贴出,无人敢揭。

  此时,做生意多年的甄殿举得到消息,动了心思:那么大片地,价格挺划算,肯定有商机。不顾家人反对,老甄犯了“驴脾气”,拿出多年的积蓄,承包下新中畜牧场。由于前两年在外忙生意,“心大”的甄殿举,甚至都没上岛瞅一眼。

  2003年初夏第一次上岛,甄殿举至今心有余悸:“当时死的心都有。”

  “这哪是岛啊?简直就是一个沙漠嘛!岛上就七零八落几棵‘老头树’,心里拔凉拔凉的!”甄殿举回忆说,“当时,我恨自己‘一口唾沫一个钉’的‘一根筋’脾气。”

  “活人还会被尿憋死?”头一股气泄了,“一根筋”的甄殿举还心存幻想:这么大的岛,总能干点啥,再说上面是沙子,底下会不会有黑土?

  “找个地方,我就用手抠。抠啊抠啊,抠尺把深还是细沙。又找来铁锨,换个地方,挖了半个下午,还是没有黑土。抠完、挖完,一屁股坐在沙堆上,眼泪唰地下来了。”

  “完了,这可咋整?”从岛上下来,甄殿举茶饭不思,整日寻思。

  卖了,割肉止损?一者,当过几年兵的甄殿举心有不甘;再者,另找冤大头来接盘,心里着实不忍。

  不卖,这“癞痢地”留着能干啥?

  寻思来、寻思去,老甄心一横、脚一跺,作出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种树!治沙!

  “啥?你还要往那岛上砸钱?我不同意!”妻子张桂荣想不通,“之前投的钱算白瞎了,我认。但吃一堑长一智,咱能不能不造啦!”

  “你看我身体也不好,姑娘儿子年纪还小。这些钱,都是你进深山林、下土煤窑刨回来的,可不能再白白扔掉啊!”2000年已查出乳腺癌的张桂荣,话说得掏心掏肺,“你不是打算开发房地产吗?哪怕存银行吃利息,也好过砸那荒岛上啊!”

  朋友也来劝:“老甄你糊涂啊!江心岛,老鼠跑出二里地,都能分出公母来。在上面种树,不是拿钱打水漂吗?”

  “老甄,你就造吧,造多少年你也栽不活树。到死都不可能用岛上的树做棺材板!”

  ……

  好说歹劝,老甄还是“一根筋”,非干不可。

  “不是我唱高调、讲大话,当时我就想:我是个党员,又在部队待过,赚到了钱,总得干点事。想想那些风沙天,多闹心。既然江心岛到了咱手里,豁出去,也得让它变个样!总不能让它祸害了我们,又祸害子孙吧?!”

  在部队立过二等功,又在1987年大兴安岭森林火灾中抢过险,老甄铁了心,“就是要和黄沙斗一斗!”

责任编辑: 张殊凡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