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余韵二十载:记仪征市老干部艺术团殷翠红
发表时间:2011-11-0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江苏省仪征市老干部艺术团团长、今年84岁高龄的离休干部殷翠红在农村敬老院演出时的情景。(黄建林摄)

  11月5日,是江苏省仪征市老干部艺术团成立20周年的日子。84岁高龄的离休干部殷翠红担任仪征市老干部艺术团团长也已经整整20年了。去年7月18日,她又应邀挑起了“仪征市红十字博爱艺术团”团长的重任。仪征市市长程希称赞殷翠红老人是“高歌二十载,余韵心中写”。

  有志向的“何妈妈”

  1928年6月出生的殷翠红,早年投身革命,1955年进扬州法院工作,一干就是16年,曾任法院副院长。1969年,40出头的她被下放到仪征大仪公社劳动。后来任仪征缫丝厂党支部书记、厂长,1984年从工作岗位退下来。殷翠红的丈夫老何,为人厚道爽直,热心助人,在仪征很受人们敬重。于是,人们就一直尊称殷翠红为“何妈妈”。

  退休后干什么呢?何妈妈看到社区居民、富裕起来的乡村农民缺乏文化生活,而自己又有音乐艺术方面的一技之长,于是,在她倡导下,1991年,全国第一个县级市老干部艺术团成立了。这就是“仪征市老干部艺术团”。

  成立之初,艺术团只有十多人,当时的团员以老干部自娱自乐为主,他们连“五线谱”也不识,何妈妈就耐心地一点一点地教,请声乐老师辅导,逐渐把团员们引进了艺术之门。随着艺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影响也越来越大,如今这个团设声乐组、器乐组、曲艺组、戏剧组和舞蹈队等五个小组,有团员75人,年龄最小的53岁,最大的84岁,他们中有离退休老领导、老战士、老艺术家、老教师、老职工,已成为目前江苏省演出阵容最大的群众文化团体。

  挤破门窗看演出

  何妈妈怎么也忘不了艺术团第一次下乡演出的情景。那是1996年到月塘乡大会堂演出。消息传出,乡里乡外来了一千多人,邻乡邻县和安徽省的不少农民也来了。舞台旁、田埂上都是人,还有人搭梯子爬高看演出。而第一次在市区公开演出,是2001年元旦在城里的鼓楼广场,市民们听说是老干部艺术团演出,不仅要看新鲜,更要看看这个艺术团“功底”如何。天寒地冻,让何妈妈没有想到的是,偌大的广场居然挤得人山人海——足足有两万多人,一阵阵的掌声让演员们信心倍增,各种舞蹈、扬剧、评剧、京剧,韵味十足。从那以后,艺术团的名气越来越大,一些单位登门邀请的也多了起来,每年演十多场甚至二十多场。艺术团跑遍了全市所有的乡镇,有的乡镇甚至连演三场。

  何妈妈看到农村敬老院的老人“精神食粮”十分匮乏,就主动带艺术团到农村敬老院演出,陈集、谢集、大仪、新城、矿区、真州等乡镇全走到了。陈集敬老院只有12位老人,何妈妈也照样带团登门演出。

  二十年来,艺术团紧跟时代节拍,坚持与时俱进、积极创新,艺术团的演出形式从建团之初单一的合唱发展到现在的舞蹈、合唱、器乐、表演唱、快板、戏剧、相声、小品等多种艺术形式。二十年来,艺术团先后创作编排了各类文艺节目174个,累计演出200多场次,直接观众达数十万人次。

  心系偏僻小乡村

  为了演好节目,何妈妈经常看电视上各种娱乐节目,从这些节目里吸收最新的理念,包括时髦的服装、道具、头饰、舞台队形排列,使老干部艺术团的演出常演常新,得到了不同层次观众的喜爱。

  每一次演出,何妈妈从服装、走台、演员的配备、灯光、音响等都一一过问,节目是一个一个看、一个一个审,不管到哪里演出,哪怕再熟悉的节目,都坚持走台制度,经常一走就是二三个小时,而年逾八旬的何妈妈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20年来,艺术团不论到哪个乡镇演出,从来不吃当地的招待饭,而是“带饭”——请当地烧个类似盒饭的饭,演员们自掏腰包。他们的演出不收一分钱的报酬,排练也好,下乡也罢,所有的费用都自己解决。

  何妈妈已经穿了3年的一件红T恤是花15元买的,而她看到有特别困难的敬老院后却带头捐款,今年中秋节到刘集镇、陈集镇敬老院演出时她又捐了3000元。每当提起这些,何妈妈总把成绩归功于市委、市政府和艺术团全体成员的支持努力。

  仪征市委副书记高云经常过问艺术团的工作,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邵卫甚至具体过问演出细节,市委组织部长佘俊臣对每一位成员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市交通局长顾学云、市国土局长蒋林等只要听说艺术团有困难,总是第一个出现帮助解决。仪征活塞环厂党委书记、厂长程德兴不仅亲自看节目,还经常在经济上伸出援助之手……有了这些支持,何妈妈就更有信心办好这个别具一格的艺术团。仪征市老干部局局长汪信江感动地说:“何妈妈去过的地方不少我都没去过,她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有人会问:“一位80多岁的老人哪来这样的精力和身体?”何妈妈中等个儿,身体不胖,看上去十分精干。她有6个孩子,4女2男,加上孙辈就是整整20人,坐下来正好两桌。儿女们十分孝顺,何妈妈心情十分舒畅。她视力还很好,每天看报纸,晚上九点半左右睡觉,虽然血糖高,心脏也有点问题,但她并不把这些当成很大负担。何妈妈动情地说:“我是新旧两个社会的见证人,我要用艺术这种形式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朱荣康)

责任编辑:胡杨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75565&encoding=UTF-8&data=AAW7DQAAAAcAABhpAAAAAQA96auY5q2M5L2Z6Z-15LqM5Y2B6L29OuiusOS7quW-geW4guiAgeW5sumDqOiJuuacr-Wbouaut-e_oOe6ogAAAAAAAAAAAAAALjAsAhR14WxfBi_muycIt4-cp91XCYE5LQIUNOiU4OHAGeMTW2wtx6ZKII9FF3g.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75565&encoding=UTF-8&data=AAW7DQAAAAcAABhpAAAAAQA96auY5q2M5L2Z6Z-15LqM5Y2B6L29OuiusOS7quW-geW4guiAgeW5sumDqOiJuuacr-Wbouaut-e_oOe6ogAAAAAAAAAAAAAALjAsAhQTKi-1Hsbuv9shgVno73Jfg-pWTQIUZfoy1Ach1JQkoA7IILF84bE1Yks.&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