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海鹰:侍奉烈士父母二十五载
发表时间:2010-04-07   来源:安徽日报

  为践行与牺牲战友的生死盟誓,他放弃上军校机会,退伍回乡,待战友父母为自己爸妈,20多年全心全意照料烈士全家,其事迹被评为2009年12月全省精神文明十佳事迹。

  又是一年清明到,洁白的玉兰花盛开在铜陵市的大街小巷。4月4日,铜陵皖能发电公司职工方海鹰坐在窗前凝视着那些白色的花朵,回忆起当年南疆的烽火岁月和牺牲的战友,喃喃自语:“这个时候也该是南国木棉花开放的季节……”说着,那经过血与火洗礼的刚毅眼神,充盈着泪花。

  木棉树下生死盟誓

  1983年10月,19岁的胡兴龙和18岁的方海鹰怀着对军营的向往,从铜陵参军入伍。在部队两人同吃一锅饭,同睡一间房,成为亲如兄弟的战友。 1984年4月,在执行一项重要军事任务的前夜,胡兴龙、方海鹰挽着手,一起向祖国宣誓后,又去木棉树下盟誓:“谁有幸活着回去,谁就去牺牲者的家做儿子,伺候二老一辈子。 ”

  家在农村的胡兴龙补充说:“我16岁的小妹桂兰还没定亲,托付给你。 ”

  方海鹰说:“我要是活着回去,只要小妹同意就娶她为妻,永远照料你爸妈。 ”

  胡兴龙壮烈牺牲,血洒南疆。 1985年5月,昆明军区司令部直属政治部追认胡兴龙烈士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追记一等功。同年8月,安徽省人民政府授予胡兴龙“人民功臣”称号。从战场上凯旋的方海鹰也立了三等功,并在火线入党,但他没有忘记木棉树下的生死盟誓。

  兑现诺言,上门认双亲

  1985年8月25日,方海鹰入伍后第一次探亲回到铜陵。

  胡兴龙的家位于铜陵县太平乡老兴村。见到胡兴龙的母亲,方海鹰一下跪在老人跟前,流着泪说:“妈妈,我叫方海鹰,兴龙不在了,我就是您儿子,我要替兴龙照料你们一辈子……”

  老人和着泪水说:“孩子,兴龙在信中老提到你,来看看看大伯大妈就行了,做儿子我们领受不起啊!”海鹰声泪俱下:“我跟兴龙发过誓,如果是我牺牲了,他也是我爸妈的儿子啊! ”

  几天后,胡家收到部队一封电报:根据有关政策,胡兴龙的妹妹胡桂兰可以到部队参军。方海鹰毫不犹豫地说:“让桂兰放心去当兵,家中事我来照料。”

  不久,桂兰激动地穿上军装到哥哥生前的部队去了。这年底方海鹰放弃了部队推荐他上军校的机会,退伍回乡,来到了胡家。这个家的现实是:3亩多责任田分散在3个地方,年收入不到l000元,家里的油盐钱全靠胡大伯贩大蒜和几只下蛋的鸡……

  海鹰感觉肩上沉甸甸的,第三天他去大伯房里,喊了一声“爸”。老人还沉浸在对儿子的思念中,此时最怕听到喊“爸爸”的声音。老人没有答应。

  海鹰这才明白,自己不是兴龙。不久,他到铜陵发电厂(现铜陵皖能发电公司)上班了,他暗暗发誓:再难也要感动大伯,做他的贴心儿子。

  上班后,海鹰特地买了一辆自行车,此后星期天和节假日直接去胡家,摘棉花、洒农药、挖水沟,担水劈柴,见什么做什么。农忙季节,他就休假帮着把农活干完。他年复一年地奔跑,轻言细语地说话,大妈更喜欢他了,而胡大伯心里仍不接受他喊“爸”。

  桂兰在部队常和海鹰通信,两人谈学习,谈工作,谈家事,两颗心渐渐靠近了。

  桂兰参军的第四个年头,天刚有些冷,大伯的老寒腿犯了,痛得直呻吟,连上厕所都要人背。海鹰就睡在老人旁边,悉心照料。

  既做儿子又当女婿

  1989年10月,兴龙的小妹桂兰从部队退伍后,进入铜陵县农行工作。一天傍晚,桂兰不好意思对妈妈说:“我在部队时,大家都说兴龙牺牲前不仅跟海鹰承诺要相互做儿子,还把我的终身托付给了海鹰。”胡大妈这才注意到桂兰当兵期间和海鹰一直保持着联系,心里可高兴了,可对他们有没有缘分,能不能走到一起心里没数。直到桂兰到铜陵农行工作的第二年,海鹰参加抗洪抢险受伤,桂兰抱着他哭,她才看出他们有感情。1994年1月,恋爱了8年的海鹰和桂兰,正准备买房子结婚。不料,这时大伯突患急性胆囊炎,要动手术。方海鹰二话不说把准备买房的钱全部送到医院。

  胡大伯见海鹰是真心孝敬,渐渐从心里认可了这位好儿子。

  1994年年5月1日,方海鹰和胡桂兰在电厂举行婚礼。第二年底,他们的儿子小鹰出世了。看到岳父抱着小鹰舍不得放,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海鹰感到很欣慰。

  2008年,方海鹰夫妇在铜陵市中央华庭买了新房,将胡大伯老两口接来安度晚年。

  这年的清明节,方海鹰陪着岳父来到铜陵笠帽山祭奠胡兴龙。老人把珍藏的一封家书递给方海鹰。海鹰展开信,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儿或许已为国尽忠了。在留下这封遗书时,儿深深的不安,爸妈辛辛苦苦把我养大,儿还没来得及尽一点孝就走了……海鹰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心里也放不下疼爱他的爸爸妈妈。我们就相约去了木棉树下,划破手指,滴血发誓……我牺牲了,海鹰就是你们的儿子,永远替我照料我的爸爸妈妈,照料我的妹子……”

  扶岳父下山前,海鹰擦掉泪水,默默地说:“兴龙,我兑现了木棉树下的承诺了,爸妈都把我当女婿更把我当儿子了。我跟桂兰结婚10多年从没有红过脸,过得很幸福。安息吧,我的好兄弟!”

  搬到新家后,胡大伯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他的快乐感染着一家人。令老人欣喜的是,外甥多像舅,海鹰和桂兰的儿子小鹰,长得特像兴龙童年的样子,虎头虎脑,又懂事又可爱。(黄猛 过仕宁)

责任编辑:王德伟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21309&encoding=UTF-8&data=AANgfQAAAAcAABhpAAAAAQAq5pa55rW36bmw77ya5L6N5aWJ54OI5aOr54i25q-N5LqM5Y2B5LqU6L29AAAAAAAAAAAAAAAuMCwCFEFkgFswzZWdmFHrOAOyw44e5XH-AhRUG-G1N4IIHQdEFIcawlYnWClK-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21309&encoding=UTF-8&data=AANgfQAAAAcAABhpAAAAAQAq5pa55rW36bmw77ya5L6N5aWJ54OI5aOr54i25q-N5LqM5Y2B5LqU6L29AAAAAAAAAAAAAAAuMCwCFBSmd2FSSr95iU1YZJAtVDeUo3P2AhQTW6PKcaRiOYujJ1w3UTSpGeb9dw..&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