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尔军 展示图.jpg
“护鸟人”臧尔军
二十年守护草海 保护黑颈鹤安全越冬
臧尔军是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胡叶林管理站的一名管护员。从1997年被聘以来,臧尔军几乎没离开过草海,他每天6点钟左右起床下海,记录当天鸟类活动情况、投食喂鸟、清理保护区内的非法渔网。20年来,在臧尔军的精心管护下,胡叶林核心区从没有发生过一起人为猎鸟事件,冬季也没有一只鸟因冻饿致死。他说,“守护黑颈鹤是我一生最自豪的事,我希望臧家子子孙孙守护好黑颈鹤。”

  享有“高原明珠”之称的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属于高原湿地生态系统,是鸟类的重要迁徙中转站。这里每年都要迎来近10万余只候鸟越冬,其中以国家一级保护鸟类黑颈鹤为多数。

臧尔军在草海边给鸟类投食。图片来源:贵州文明网 杨文斌 摄

  1997年9月1日,臧尔军正式成为草海保护区的一名管护员。每天清晨,臧尔军都要到草海巡查,监测黑颈鹤、灰鹤等鸟类的数量,看看有没有鸟儿生病或受伤,再赶着牛车运送食物到黑颈鹤栖息地投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然每天都要重复这样简单的工作,但他却乐在其中。臧尔军把这些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精心爱护,细心照顾,每天飞来了多少只黑颈鹤,又迁走了多少只,哪几只是“一家三口”,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每当有黑颈鹤从自家屋顶飞过,孙子们总会跑出来欢呼:“爷爷,你的黑颈鹤来了!”在他们幼小的心里,黑颈鹤就是爷爷生命的一部分。

臧尔军在草海里记录当日鸟类活动情况。图片来源:贵州文明网 杨文斌 摄

  在附近村民们的眼里,与黑颈鹤有关的事就是臧尔军的事。只要有鸟飞进自己的庄稼地里偷食马铃薯、白菜,他们就会找到臧尔军理论,臧尔军哭笑不得,只好自己掏钱赔偿大家的损失。看到臧尔军对黑颈鹤的执着关爱,村民们都敬佩地称臧尔军为黑颈鹤的“守护神”。

臧尔军与管护员马敏殿一起用牛车托运玉米入海给候鸟投食。图片来源:贵州文明网 杨文斌 摄

  “舍不得让那些千里迢迢来草海越冬的黑颈鹤们吃一丁点苦、受一丁点罪。”臧尔军整日泡在草海里,哪里的非法捕鱼网还没收完、哪里的村民在焚烧秸秆、哪家的狗爱跑到草海里去追赶鸟儿……都是他操心的事,他要为鸟儿们的到来营造一个绝对安全的越冬环境。每到鸟儿越冬这段时间,臧尔军都在管护站里吃住,基本上24小时与鸟为伴,有时中午饭就吃几个烤马铃薯或一碗素面。

  2011年1月,由于天气特别寒冷,长时间的凝冻导致草海变成了“冰海”,黑颈鹤根本无处觅食。臧尔军看着一片雪白的草海心急如焚,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越冬候鸟挨饿。于是,一大清早他就把儿子喊起来,一个划船,一个在前面用铁锹“破冰投食”。臧尔军一边投食一边记录候鸟的数量,尽管冻得手一直发抖,他还是坚持记录好了所有鸟类的数量。正是有了臧尔军的精心呵护,黑颈鹤才得以安全越冬,没有一只鸟因冻饿致死。

臧尔军与儿子用背篓把玉米背进投食地。图片来源:贵州文明网 杨文斌 摄

  2016年9月,臧尔军感觉身体不适,到贵阳查出心肌梗塞。回来后,他依旧天天下海巡查,给黑颈鹤投食。直到半年后的一天,他晕倒在院门边……

  临终前,臧尔军郑重地向儿子交出了手中的接力棒,嘱咐他一定要守护好黑颈鹤,好好做一名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员。他还步履蹒跚地跟在儿子身后,指点他如何与黑颈鹤交流。

  2017年3月12日早上10时,61岁的臧尔军永远告别了他守护20年的草海和黑颈鹤。

  编辑点评

  7000多个日日夜夜,不管是大雪纷飞的寒夜,还是冷风刺骨的清晨,臧尔军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全部投入在草海和黑颈鹤的管护工作上,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耐得清贫苦寒,舍弃了温暖天伦,用生命诠释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员无私奉献、恪尽职守的敬业精神。

  (贵州省文明办供稿 责任编辑:陶恒 实习生 付天泽)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贵州
上榜时间:2017.10
个人简介:
臧尔军,男,1956年9月出生,生前系贵州省威宁县草海保护区管护员。凭着对草海和黑颈鹤的热爱,他20年如一日守护着这片草海,与鹤为伴。2017年3月12日,他因积劳成疾不幸逝世。2017年10月,臧尔军当选敬业奉献类“中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