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如山 而我浪漫如云:评长篇小说《卡瓦》
发表时间:2011-07-21   来源:北京日报

  “代际”在当下的文学批评中似乎是一个重要概念,如“70后”、“80后”。“60后”好像还仅仅隐约出现而没有大行其道。原因是“60后”是有迷离的历史和文化记忆的一代,他们与那两个年代的人还是有区别的。如果有这个说法的话,那么这也是一个不大靠谱的说法:似乎有历史记忆对于文学创作而言就有了某种优越感,没有历史和文化记忆就应该是一种先天缺陷。事情肯定不会是这样。无论出生于哪个年代,写出好的作品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写出他们那代人独特体会的作品。在这个意义上,“右派”那代作家有他们的代表作,“知青”一代有他们的代表作,但“60后”似乎还没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卡瓦》就可以认为是这代人生活和精神传记的一部分。这是一部热情喷发激情四溢的小说,是一部哀婉忧伤凭吊青春的挽歌,是一部发自内心直抒胸臆的抒情诗篇。

  小说用第一人称叙事,使小说具有了强烈的自叙传性质。小说的主要人物孙浩然以及1968年出生的那一代人——杨步升、落雪以及高潮,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大学毕业一直到当下,经历20年岁月的磨练洗礼,本身就是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他们这代人,正赶上了一个高度物质化的时代,青春期的转折与社会的大调整带来的价值观念的混乱,使这代人一直处于没有文化地图的茫然中,人生的探索虽然带给了他们新的生命故事,带来了空前张扬的生命体验和实验场域,但代价如影随形。孙浩然这代青年毕竟不同于他的前辈“高加林”,高加林遭遇了“现代”受挫之后,他还有一个退路——他可以回到乡村,回到那个被认为是“根”的地方。但是,到了孙浩然的时代,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社会转型早已超越了思想精神和文化层面,而是实实在在的经济体制的巨大变化。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现代性”。孙浩然这个倜傥风流的校园才子,这个写出过“现实如山,而我浪漫如云”的校园诗人,曾轻易地获取了校花落雪的芳心。他们终于如愿以偿结为连理。但是。他们遭遇的这个时代出了问题,不仅孙浩然有了外遇背叛了爱情,就是落雪也难免与杨步升有了欲说还休的关系。这种关系已经预示了男女主人公爱情的后果,尽管它“那样撕心裂肺”!这代人无“根”可寻,他们迅速成了时代的浪儿。

1,2
责任编辑:王小伟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53374&encoding=UTF-8&data=AAPdvgAAAAcAAAF6AAAAAQA9546w5a6e5aaC5bGxIOiAjOaIkea1qua8q-WmguS6ke-8muivhOmVv-evh-Wwj-ivtOOAiuWNoeeTpuOAiwAAAAAAAAAAAAAALzAtAhQhVJ_05hYN7Ml3gElcMGcavU6YIAIVAIm8W7Vi1op8bXpEwYM7T4pudKx3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53374&encoding=UTF-8&data=AAPdvgAAAAcAAAF6AAAAAQA9546w5a6e5aaC5bGxIOiAjOaIkea1qua8q-WmguS6ke-8muivhOmVv-evh-Wwj-ivtOOAiuWNoeeTpuOAiwAAAAAAAAAAAAAALzAtAhUAgEpjGzCAQiXgEuKiFfEoV7yfTr4CFAKow4KCKhpbP83JOVNcLVlZNvor&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