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课堂】陪伴与成长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白玉萍

    由于父母外出打工赚钱,很多农村孩子成了“留守儿童”,有人形容他们“像野草一样长大”。由于在成长中缺少了父母情感上的关爱和呵护,无法深入体会到父母在思想认识及价值观念上的引导和帮助,渐渐地孩子变得孤僻、抑郁,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极易产生认识、价值上的偏离和个性、心理发展的异常,甚至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近年来,关于留守儿童自杀、被杀、被性侵或偷盗、暴力侵害别人的极端事件时有发生,“留守儿童”问题引发全社会高度重视。

  然而与此同时,缺少父母陪伴的“留守”并非农村孩子的“专利”。在城市,因为父母两地分居或长期出差,因为父母忙碌而造成的“隐性失陪”或“半失陪”的孩子十分常见,这样的孩子也容易焦虑烦躁、负面情绪较多、积极情感偏少,心理健康、性格等方面容易出现障碍,导致各种行为偏差。

  从事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和家庭教育多年的经历和经验,笔者真切感受到,孩子成长需要父母陪伴,父母要用成长的视角陪伴孩子,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父母也需要成长。

  一、孩子成长需要父母陪伴

  孩子的成长既需要物质基础,也需要精神呵护,尤其是来自父母的呵护。哈洛是美国著名的比较心理学家,他用猴子做的母子依恋实验让人很受启发。他为小猴制作了两种假的猴妈妈:一种是用铁丝编成的“铁丝妈妈”,另一种是用母猴的模型套上松软的海棉和绒布的“绒布妈妈”, “铁丝妈妈”身上有奶瓶,而“绒布妈妈”身上没有奶瓶。按照“有奶便是娘”的推断,小猴会亲近“铁丝妈妈”,可事实不然,小猴不饿到迫不得已,都不离开“绒布妈妈”,一吃完奶就赶紧找“绒布妈妈”。这让我们看到:小猴对母猴的依恋并不只是因为母猴能供给奶吃,更重要的是母猴能给小猴柔和的感觉,小猴对温暖的依恋和需求甚至超越了食物。实验证明,这些没有在亲生猴妈妈身边长大的小猴,成年后不同程度地带有行为上的偏差,基本上都表现出冷漠、孤僻、不合群,甚至残忍地虐待孩子,从这个实验中可得出这样的结论,父母不仅仅是孩子的物质供应者,更应是心灵和精神的供养者。温暖的怀抱、慈爱的眼神、温柔的话语、肌肤相亲,是一个生命正常成长不可或缺的成分。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一则短文:第一次当选总统时,奥巴马说竞选中有一件事他很自豪,在长达21个月的选战中,他没有错过一次孩子的家长会。几天前听米歇尔演说,她谈到丈夫,至今仍每晚和女儿一起吃晚餐, 耐心回答她们的问题,为她们在学校交朋友的事儿出谋划策!想想身边那些说没时间陪孩子的父亲,比奥巴马忙很多吗?

  父母对子女来说是无可替代的,对于幼小的孩子更是如此。孩子能从亲子互动中获得安全感并诱发良性情绪,形成信任、依恋、依赖、期待等积极情感,学会交往、形成社会适应能力,并发展智力。一般规律是,父母在孩子小的时候多操心,等孩子长大了会少操心,孩子成长的过程应当是一个父母逐渐放手的过程。笔者有一位熟人,年轻时因工作繁忙、追求上进把孩子交给老人带,等孩子读高中后学习成绩不佳,父母着急了,当妈妈的辞职回家当全职主妇,但孩子并不领情,反怪他们多事,家庭中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很紧张,孩子高考时第一年没考上,第二年才勉强进入一个二本院校。类似情况现在很常见,一些“80后”父母把孩子交由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保姆带,自己当“甩手爹娘”,殊不知因小失大。我在做家庭教育辅导时常常讲,隔代教育不可取。自己生的孩子一定要自己带,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可以适当帮助但绝对不能替代。

  陪伴孩子成长并不是说一天24小时要陪在孩子身边,但作为父母,要建立家庭至上的理念以及教育孩子是自己的重要职责的理念,要重视与孩子在一起的时光,要让孩子感觉到父母对他的重视和爱。作为爸爸,再忙也要每天回家吃晚饭,每天和孩子玩一次游戏;作为妈妈,再累也要每天给孩子拥抱,每天和孩子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给孩子讲一个故事。如果实在迫不得已外出较长时间,要多通过电话、视频和孩子沟通,并尽量争取早日返回家中和孩子团聚。

  二、父母要用成长的视角陪伴孩子

  曾经在一次全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会议上听一位教育部领导讲:近十多年来,教育领域最大的一个忽悠就是“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跑步比赛,那么它更像马拉松,而不是百米赛。长跑获胜的关键并不在于起跑线上那一瞬间的爆发,开始阶段领先或者落后 50米,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漫漫征途中是否有足够的耐力与持久的恒心,能否努力坚持地跑下去。

  当前我们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功利心太重,很多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拔苗助长,给孩子制造很大的压力,压力过大到一定程度会导致孩子高度焦虑、逆反心理,最严重的可能对学习、生活甚至生命失去了兴趣……笔者曾亲身遇到,在小学特别优秀的推优上到重点初中的孩子厌学了,全区中考第一名考上市重点高中的学生放弃高考。更有时常见诸媒体的大学生跳楼……

  父母要给予孩子高度信任和积极的期待,要有一颗平常心,要用成长发展的视角陪伴孩子,要不断了解孩子、发现孩子、引导孩子,让孩子的人生长跑,跑得更顺畅,更有力。

  人们经常说一句话:孩子的教育(或孩子的成长)不能等。这句话如果从陪伴孩子的角度是正确的,但从看待孩子发展的角度则值得商榷。从历史上一些名人的成才经历可以看出,这些人在学生时代往往是中等生或者差生。历史上大器晚成的例子我们大家都知道很多,如鲁迅、爱因斯坦等。在他们的童年时期甚至青少年时期可能比一般的学生都要差。再比如近年来流行的中等生之说(成才的人大多不是成绩最优异的,往往是那些成绩中等的)、第十名之说(道理同前)。这说明,我们看孩子要看长远,孩子的成长需要广阔的教育。

  当孩子出现一些情绪和行为问题时,更是考验我们耐心的时候。孩子在长大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自私、任性、发脾气、好打架、说谎、偷窃、固执、娇气、胆怯、依赖、逆反、自卑、厌学、人际交往、早恋等问题,很多是属于成长和探索中的问题。孩子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父母对待孩子犯错的错误方式。不当的管教方式,非但不能让孩子认识到错误的本质、体验到犯错的后果,反而让孩子身心受到更大的伤害,甚至让孩子走向父母期望的另外一端。无论孩子犯下什么大错,打骂孩子都是最无能的管教方式。很多时候,父母打骂孩子,与其说是惩罚,还不如说是父母在挽回自己的尊严或者发泄自己的情绪。英国著名教育家斯宾塞指出,在培养孩子道德品质的过程中,父母应该更多地采用自然教育法,少用人为惩罚。他认为,当孩子认识到自己错误的行为所产生的自然后果后,吸取这方面的经验,以后不再犯,就是自然惩罚。当然,如果孩子所犯错误是比较重大的原则性错误,父母需要更加重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剥夺孩子的权利和自由,但即使此时,也要维护孩子的人格尊严。

  当孩子犯错时,不管你内心多么生气,多恼火,一定要努力克制住情绪,不要乱贴标签,比如“坏孩子!”“笨蛋”等等。等到我们和孩子都心平气和的时候,不用命令的语气,而是用建议的方式跟孩子沟通,这时,你会了解孩子犯错的心路历程,可以借机引导孩子了解自己认识世界,学习正确有效处理和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于是,挫折错误就转化成为了成长进步的营养素。

  三、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父母也需要成长

  千教育、万引导,在孩子面前做榜样是最好的教育和引导。人们常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一举一动,对孩子来说都有着重要的影响,甚至影响孩子的一生。因为孩子的可塑性很强,父母好的行为会对孩子起着好的作用,父母的不良行为也容易让孩子效仿,古人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是一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作用。

  如果家长对生活是焦虑、悲观、缺乏信心的,那么这种焦虑悲观一定会投射传递给孩子,使孩子敏感脆弱、防范和戒备心理较强、遇到困难容易退却和放弃;如果家长对生活充满美好的信念,友善待人,热情工作,孩子便能从家长平和的状态中得到安全感和乐观情绪,去积极认真地面对学习和生活。

  笔者曾为一对母女作考前焦虑心理辅导。因为母女俩言语不合,笔者让孩子先到另一个房间等待,先跟当母亲的谈话。我问:“张大姐,目前看这孩子的状态,确实有点令人担忧。如果您的孩子今年考不上重点大学,您会怎么想?”没料到这位母亲的反应十分强烈,她说了三个字“我会死!”接下来她声泪俱下:“如果这孩子上不了一个好大学,我们大院的人会怎么看我们?她爸爸单位的人会怎么背后议论我们?我这张脸往哪搁?”针对这位母亲,首先帮助她解决的不是孩子考前焦虑的问题,而是她本身的情绪和认知问题。

  著名家庭教育专家董进宇喜欢说一句话:“父母好好学习,孩子天天向上”如果父母爱学习爱读书,家庭里有丰富的藏书,孩子从小经常看到父母亲手不释卷,也会有样学样,养成爱读书爱学习的习惯。否则,父母亲如果经常打麻将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孩子或者在家里没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或者有时父母出入这些场所时为了图省事把孩子带在身边,也容易让孩子从小学会享受和放纵。

  前苏联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说:“父亲和母亲们,你们在孩子身上延续自己!”    马卡连柯说:“父母对自己的要求,父母对自己家庭的尊敬,父母对自己一举一动的检点,这是首要的和最基本的教育方法。”英国哲学家洛克说:“对孩子进行教育最容易、最简单而最有效的办法,是把人们应该做或应该避免的事情的榜样放在他们的眼前。”

  “孩子是父母的天使,他能够推动父母更好地体验生命成长的美妙。”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应当同时是父母自我修复自我完善的过程,所有父母都应为了做一个好妈妈或好爸爸不断地学习、去成长,做懂得生命智慧、用心陪伴孩子的父母。陪伴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其实也在与孩子一起领略沿途的魅力风景,收获着成长的喜悦与快乐。陪伴孩子一起成长是幸福!无需一味去遵循某种教育原则,或者一味仿效别人的成功经验,只需营造舒适、快乐、愉快的家庭氛围和家庭关系,只需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教育方法,就是最好的。

    作者介绍:白玉萍,女,70年生,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硕士,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教授。全国教师教育学会学校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教育学会教育心理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心理学会会员,劳动部心理咨询师培训专家暨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注册心理师,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网兼职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启明教育集团顾问,北京市朝阳区家庭教育指导报务中心顾问,等。研究方向: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与心理咨询。擅长领域:教师心理健康、青少年心理成长、家庭教育、危机心理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