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党的“说话”问题

  编者的话

  “说话”不仅是语言表述的问题,实质上是一个涉及思维方式、思想认同、价值立场等多方面的重大问题。新一期《学习时报》上有一篇题为《改革开放以来党的执政话语体系创新》的文章,探讨的就是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的说话问题。执政党的“话”说好了,就能使人们建立起对执政权威和政治秩序的认可,借此引导思想舆论,整合分散的力量,共同致力于国家建设。

  那么,怎么样的“话”才是“好话”?

  听起来亲切

  ——只有用亲切的表达才能唱响主旋律,用生动的话语系统才能阐述真理、巩固效果。

  在社会急剧变革的时代,党的执政理论要能够及时反馈民意、充分体恤民情、广泛集中民智、合理配置民力。只有凝集民心,才能整合社会力量,减少执政的阻力和风险。这实际上对执政话语的表达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即执政话语的表达必须要具有亲和力和向心力。

  亲和力表明执政话语有受众,受众愿意听,这点是简单的灌输所不能达到的;向心力表明执政话语有影响,受众愿意以执政话语为理论武器,自觉抵制和排斥异质信仰,敢于和错误的思想倾向作斗争。

  文化形象的亲和力是执政话语的外衣。在不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权威性和庄重性的同时,执政话语的叙述方式应该尽量贴近大众生活,使用民间话语,具有平民风格。

  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会议期间,就以极具亲和力的话语强调:“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人世间的一切幸福都需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清晰地展示了新一届党中央的执政理念和话语风格,也符合当下社会话语潮流和交往趋势。

  琢磨起来靠谱

  ——成功的执政话语总是能够保持合理的张力,解释社会现状,预测发展趋势

  党的执政话语体系作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还是一种思想规划,它为社会提供一套认知范式,解释社会变化。

  提高意识形态的社会解释力是执政话语表达方式创新的基本动力。执政话语是否能够获得受众的持续忠诚,除了执政话语本身的合理性外,另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执政话语对社会现象的解释力度。成功的执政话语总是能够保持合理的张力,解释社会现状,预测发展趋势,作为一种全面的知识体系为人们所接受。

  要做到这一点,执政话语就应该兼收并蓄,在实践上和空间上变得更加圆润,并且能够突破一定群体或阶层的局限性,在具备思想上的系统性和抽象性之外,还要具有适度的灵活性,以保证及时更新。

  经验谈:

    中国共产党通过执政话语创新争取受众促进社会认同

  一个国家和政党投资执政话语这种公共产品,并不是没有收益的。恰恰相反,收益极高,它减少了上下层的观念摩擦以及群众因思想冲突导致的社会能量的损失,使政治决策过程和运作过程简单明了。

  在开发执政话语促进认同凝聚社会的功能方面,我们已经初步取得了三条经验:第一,在社会思想建设中,我们已经走出了以阶级斗争为纲、以搞政治运动来统率社会思想、以政治动员为基本源动力的意识形态建设格局,注重到了资源的分配和利益的变化,承认人们的思想异动,主动寻找思想变化背后的深刻原因,为观念整合找到了能够为各方接受的理论中轴线,并通过执政话语来反映这些变化,这样就使意识形态的社会整合能够顺利进行。

  第二,从过去单纯依靠行政手段和长官命令的方式来维护意识形态的权威的传统做法中解脱出来,不以整人作为统一社会思想的手段,以和风细雨的细致工作代替“灵魂深处的革命”,强调思想问题要通过思想政治工作来解决,并把解决思想问题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在发展中树立主流意识形态的权威。

  第三,努力突破平均主义的传统价值体系,重视利益差别,承认市场差异,照顾多数,鼓励先进,在开放的过程中弥补差距,适时推动民主政治的发展,在社会竞争和多样化发展中巩固改革成果,赋予社会主义执政话语以时代特征。

  资料来源:

  学习时报《改革开放以来党的执政话语体系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