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涛:政治中的历史与历史中的政治
发表时间:2011-09-13   来源:学习时报

  前不久,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校2011年秋季学期开学典礼的讲话中,就领导干部要读点历史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刻阐述,他强调指出:“领导干部学习历史,要落实在提高历史文化素养上,落实在提高领导工作水平上。而具有历史文化素养,最重要的是要具有历史意识和文化自觉,即想问题、作决策要有历史眼光,能够从以往的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智慧,自觉按照历史规律和历史发展的辩证法办事。”这一论述,深刻把握了历史与政治关系的要义,为领导干部的读史和培养提升领导干部的历史素养,明确了方向与方法。

  就政治而言,任何一个时代的政治都是历史的延伸,都不可能脱出历史规律所造就的特定道路,正因为此,唐太宗才会有“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的”感叹。就历史而言,无论是中国史还是世界史,它都是一部百科全书,都凝聚着民族甚至整个世界的文明成就与经验智慧,也因为此,培根才会提出“读史使人明智”。就当代一个优秀的领导干部而言,如何具有历史意识和文化自觉,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政治中的历史与历史中的政治,站在历史与政治的交汇点上,自觉按照历史规律和历史发展的辩证法办事。具体而言,作为领导干部读史,应当读出三种境界。

  其一是读史以明志。所谓明志,就是对政治信仰与政治道路的选择与追求。通过读史,我们可以明了世界历史与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可以真正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选择的历史必然性。从世界历史的发展看,不论文明划分的方式与结果如何的不统一,但文明的多样性是迄今为止文明形态的基本存在形式,作为不同文明体有机组成部分的政治文明自然也就是多元化的政治文明,不会出现超越国家与文明体的泛政治文明。比如,美国政治文明虽然源自欧洲,但它与英国、法国以及其他西方主要国家的政治间都存在明显的差异,这是国家环境不同所造就的;又如,同为君主立宪政体,英国与日本的政治文明也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这既是国家环境的原因,又与两个国家所分处的文明体的差异有关。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国家与国家政治会长期存在,即使未来实现了如马克思所言的国家的消亡,不同的文明体与文明形态也会长期并存,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并不意味着文明的一体化,文明的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生生不息、不断发展的真正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文明的多样性是难以改变的,同样,政治文明的多元性也将是长期延续历史的遗传。

  从中国历史的发展看,自古以来,中国的文明包括政治文明就走着一条与西方文明不同的道路,这既是社会成员的价值认可与条件许可,又是社会历史进程中自然选择的结果,它不能通过外部的力量进行文明移植,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在非洲、亚洲一些国家进行的政治文明的移植,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只能带来新的失序与紊乱。同样,政治家们若是脱离了本国社会成员的价值认可与条件许可,要人为地构筑某一政治蓝图时,其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近代中国历史上,孙中山力倡民主两造共和功亏业存,以及袁世凯倒行逆施为历史所弃,原因概在于此。

  其二是读史以明智。所谓明智,就是从历史中汲取智慧,提高自身的政治判断与形势分析的水平,提升自身的政治修养与人生修养水平。以对国际形势的把握为例,当前主要的国际问题都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比如,从冷战时期北约与华约的对立,到今天欧共体的发展,从欧洲与美国的关系,到欧洲大陆国家与英国的关系,看起来错综复杂,容易让人不得要领。但我们若能了解中世纪以来欧洲的历史,这些问题便会顺理成章。比如,从中世纪以来基督教的历史来看,随着罗马帝国的分裂,11世纪初,基督教也分裂为东正教与天主教,东正教主要分布在东欧各国,天主教主要分布在西欧各国。16世纪,新的宗教改革运动兴起,形成了基督教的第三大系统——新教,新教的中心在英国,成为英国国教,而美国在独立之前一直是英国的殖民地,因而,占主导地位的也是新教。仅此一端,便有助于我们对上述问题的认识。

  其三是读史以明治。所谓明治,就是从历史中学习和借鉴治国理政的丰富经验,增强执政能力,提高执政水平。比如,通过对中国共产党在延安13年执政史的学习,我们都会提出在那样一种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共产党在边区的执政能够如此成功,究竟得益于什么?从政治学的角度分析,得益于我们有一个先进的执政理论、一套完整的政治纲领、一种科学的政权设计,还有切实可行的政治执行、政治监督与政治保障。但这是任何一个执政党获得成功的共性因素。从我党在延安的实际出发,比之于同期在国统区执政并不成功的国民党,我们能够归纳出若干条我党所独有的执政经验。

  比如,我们有真正代表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党,这个党有成千上万具有革命信仰和牺牲精神的成员,有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是真正的而不是自封的代表中国方向的政党,这一点是奉行而不能真正实践三民主义的国民党所不及的。再如,我们有着有效能而廉洁的边区政府,边区政府的行政效率是国民党政府所无法比拟的,三三制、精兵简政以及实事求是的政治路线,为其提供了强大的活力。其廉洁性也堪称世界政治史上的奇迹,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是廉洁奉公的最好代表。

  又如,我们有健全的法制。在边区存在的10多年间,制定和颁行了64类千件以上的法律法规,而且,又踏踏实实地去实施,如,为普及人权知识,专门编写了《人权条例通俗读本》,这与国统区又形成鲜明对比。

  还有,我们有真正的民主,如当时的一位美国学者所言:“现在中国有两个中心,一个封建中心,在重庆,一个民主中心,在延安。”其区别不单单在于制度设定,更在于是否真正把民主落到实处。

  这些经验是我们今天至为宝贵的政治财富,完全可以转化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大力量。 (齐涛)

责任编辑:路 弘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20929&encoding=UTF-8&data=AATloQAAAAcAAAEKAAAAAQAu6b2Q5rabOuaUv-ayu-S4reeahOWOhuWPsuS4juWOhuWPsuS4reeahOaUv-ayuwAAAAAAAAAAAAAALjAsAhR3BHApZevWuQEAGE0cng-d7sX-WwIUaIj3fAzQ2P5Mz6a3uNpcYuOVzX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20929&encoding=UTF-8&data=AATloQAAAAcAAAEKAAAAAQAu6b2Q5rabOuaUv-ayu-S4reeahOWOhuWPsuS4juWOhuWPsuS4reeahOaUv-ayuwAAAAAAAAAAAAAALjAsAhQBoMDQ74s8CK7685_eub8KfmCnwgIUcU-eQ9E9JA3mQ7CEGNgpQKquIb8.&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