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湘江战役 传承长征精神
发表时间:2021-05-20 来源:中国青年报

  87年岁月流转,湘江战役的烽烟早已散去,红色火种却在桂北大地世代相传。在红军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红军墓被老百姓自发地世代守护,烈士遗骸被持续搜寻收殓,英烈的名字铭刻于碑,红色教育在学校持续开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多次提及湘江战役,曾专门作出重要批示,明确要求做好湘江战役烈士遗骸收殓保护工作,规划建设好纪念设施。今年4月25日上午,总书记广西考察的第一站,便来到位于广西桂林全州县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向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敬献花篮,参观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

  行走在湘江之畔,可以感受到当地干部群众通过对湘江战役历史的铭记和长征精神的传承,让信念之光照亮奋斗之路。

  守护与告慰 

  在灌阳县湘江战役红色文化传承中心,展陈着一面颜色发白、边角破损的红旗,红旗上印着五角星和党徽。传承中心副主任范海云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这面红旗的背后,是祖孙三代人对红军战士承诺的守护。

  1934年冬天,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的首战新圩阻击战打响后,灌阳县枫树脚屯黄合林夫妇搭救了一名负伤掉队的红军战士。战士伤愈临行前,为躲避敌人搜查,把随身携带的红旗托付给黄合林,嘱托他好好保存,等革命胜利后再来取。

  1941年,黄合林去世前,将红旗交给儿子黄荣青和孙子黄光文,叮嘱他们一定要好好保存。“解放后,祖父黄荣青日日盼、月月盼、年年盼,盼望红军战士回来取红旗,但遗憾的是那位红军战士一直没有出现。”黄荣青的孙媳妇李青鸾说,1979年祖父病重,按照他的遗愿,家人把这面红旗交给了灌阳县人民武装部,至此祖孙三代已守护这面红旗45年。

  “这面红旗将战士和群众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见证着战乱年代群众对党的信任。”范海云说。

  在湘江战役中,红军战士以“勇于胜利、勇于突破、勇于牺牲”的精神,突破了国民党反动派设置的第四道封锁线。当地群众感念红军作出的牺牲,不少村民都保留着守护红军墓的习惯。

  4月26日,在全州县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76岁的蒋石林老人回忆起他家祖孙五代守护红军墓的缘由。1934年11月,湘江战役中规模最大的脚山铺阻击战全面打响,红一军团一师、二师伤亡2000多人。战斗结束后,蒋石林的爷爷蒋忠太带着儿子蒋受宇上山砍柴时,在山上发现了7具红军战士遗体。为了让烈士入土为安,父子俩将其就地掩埋。

  此后每年的清明和春节,蒋忠太一家都会去红军墓扫墓,这成为蒋家的一个传统。“父亲告诉我,红军替我们打江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我们不能忘记他们。”蒋石林说,在他的影响下,儿子和孙辈也参与到为红军烈士扫墓的行动中。

  寻找与纪念 

  2017年8月,灌阳县酒海井打捞红军烈士遗骸工作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掩埋在酒海井淤泥中的红军烈士遗骸,终于在83年后得以重见天日。

  1934年11月,为了掩护中央纵队及红军后续部队渡过湘江,在灌阳县新圩阻击战中来不及撤离的红三军团第五师百余名重伤员,被国民党反动派用棕绳捆绑残忍地推下井中,壮烈牺牲。

  80多年来,当地政府和民众曾多次尝试打捞沉入水下的烈士遗骨,但因井下地质条件复杂、技术难度大等原因打捞工作没能完成。

  2017年,灌阳县启动新圩酒海井红军烈士遗骸勘探打捞工作,找到超过20具烈士遗骸,葬在酒海井红军纪念园。

  桂北的一山一水有道不尽的红色记忆。几十年来,广西历届党委、政府对红军长征过广西的纪念设施、遗址遗存持续进行抢救性保护,修缮纪念塔、纪念碑、纪念馆,并对散落的红军遗骸进行挖掘收殓集中安葬,让后人永远瞻仰、纪念。

  铭记与传承 

  从1996年起,尹汤怀便在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工作。这个身材魁梧、声音洪亮的中年人讲解湘江战役长达25年,他说自己一直坚守,是因为“英雄不怕牺牲,就怕被遗忘。把湘江战役的故事传下去是我的责任”。

  在尹汤怀的指引下,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纪念碑园内看到一条32米长的英名廊,廊内的石壁上刻满了20321名红军烈士的名字。

  “他们是挺起中国革命胜利的一道道脊梁。”尹汤怀说,由于历史条件所限,湘江战役牺牲的3万多名红军烈士中,有很多人不为人所知。纪念碑园在筹备之初,就专门成立了一支特别的小组负责搜集整理烈士名单。

  在灌阳县烈士陵园,有一座特殊的墓碑,碑上不着一字,在碑座上镌刻着一行文字:“你们的姓名无人知晓 你们的功勋永世长存”。这是2009年,红34师100团团长韩伟的儿子韩京京遵照父亲的遗愿,为红34师的6000名将士所立。

  1934年11月底的湘江战役中,红34师作为后卫师,为了掩护主力红军渡过湘江,以全师牺牲为代价,换取了主力红军的西进。全师6000名闽西子弟只有30人突围。

  1992年,韩伟将军去世。韩京京在退休后,开始了寻觅34师英烈姓名的艰苦跋涉,通过多方努力找到了1040个红34师英雄的姓名,他把这1000多个名字随无字碑一同立在湘江边的山坡上。

  铭记是为了更好地传承。

  位于全州县凤凰镇和平红军小学以西约1公里处的凤凰嘴渡口,是1934年红军过湘江的四大渡口之一。当年,红军以巨大代价突破敌人的第四道封锁线。如今,这场艰苦卓绝的战斗被记录在了这所学校的红色故事墙上。每年12月1日凤凰嘴渡口抢渡湘江战役的纪念日,学校都会花半天时间组织高年级学生重走一段长征路,体验红军不怕苦、不怕难的精神。

  兴安县将革命精神和革命优良传统教育列为精品课。除在学校开展红色讲座、红色报告会、红色经典诵读、观看红色电影等常规形式外,还跳出“课堂听课”模式,在长征文物旧址设置现场教学课堂,增强学生学习红色历史的体验感、获得感。

  在桂林,各学校通过开发红色校本教材、开展系列红色主题教育班会课、组织爱国主义教育研学活动、举办“红领巾讲解员”培训、发动学生观看电影《湘江1934·向死而生》等文艺作品,让学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历史、学习党史。(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谢洋)

责任编辑:王欣舒
中国精神文明网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