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胜迹]烟雨西塘
发表时间:2011-01-0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古桥

古街

古廊棚

  西塘,是浙江嘉善的古镇,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是吴越两国相争之地,故有“吴根越角”之称。明清时代,西塘文人辈出,透出一种不一样的文化气息。

  一个绵绵的雨天,我走进了西塘。西塘的河道纵横,袅袅婷婷,伶伶俐俐,一代代流淌过来,携了一串串故事。下雨时更是让人看到水与古镇灵魂的通融之处,河水很静,雨很轻,飘飘洒洒地落下,水面泛起的那层淡淡的水烟,明亮又朦胧,温润且平滑。临水入影的一家家明清老宅,斑斑驳驳,古色古香。一圈逛下来,感到西塘有着和其他的古镇不一样的韵味。

  有水就有桥,西塘的桥很多,有长长的廊桥,有矮矮的石桥,也有高高的石阶拱桥,不若陈逸飞先生画中的周庄双桥,这里更多是实实在在的结实,貌似普通,却连接着六百年历史古镇的完整,也是鸟瞰渔舟唱晚的最佳阵点。站在桥上,青檐错落,小船静泊,石板青砖在烟雨之中愈远愈淡,最后缥缈不见。两边黛色沉稳的民居夹隔着一江春水,天空也便在水面上延伸了,乌篷蓑衣在烟雨中隐现,显得更为宁谧,幽静。

  西塘的建筑有着浓重明清特色,石头铺成的小巷,弯弯曲曲。站在小巷中,抬头仰望,厚重的雨云,就好像调皮的小孩用铅笔窄窄地涂了一条。穿过一条不知名的小弄,顿时,眼前突然一亮,青砖黛瓦,木栅花窗,小街傍河,人家依水,好一派江南美景。我恍如戴望舒笔下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女子,撑着油伞,袅袅婷婷地踏在青石板上。一路行来,尘封的记忆徐徐打开。

  西塘与其它水乡古镇最大的不同在于那千米的烟雨长廊。所谓廊棚,就是平而直地伸展出去、颇具规模的屋檐,既有观赏作用,又有遮风避雨的实际功效,顺河而建,傍河而走,成为独具西塘特色的代表建筑。踏入倚水而建覆盖街道的“廊棚”,踩着的是青砖,抬头是木结构的廊梁身,它既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也是每家每户日常生活的场所。正如“一枝独放不是春”一样,千米廊棚更是临水人家同心协力、默契与共的见证。

  一桥、一廊、一弄,内敛的华质,盈盈的静美,透映着烟雨蒙蒙的气韵。在靠河边的小饭馆就座,品尝蚌肉的鲜美,一步之遥,河面上驶过一只只小船。摇橹人多是男子,一双大手已被时间钉上烙印,一个圆圈,摇去沧桑,一个前进,行驶过岁月。我坐在原地,目送船与人一起渐渐消失;傍晚,趁一日光阴未流尽,沏茶、摆点心,拿着相机看河对岸戏台上的表演。我虽听不懂曲儿何意,但他们举手投足间的万千妩媚,也值得我将这刻时光锁进一纸间。临风怀古,心溺典雅,弥足回味。

  晚上的古镇有种说不清的味道,老街宁静而从容,女人们在驳岸边不紧不慢地淘洗着,老人们在廊桥中抽着旱烟,拉着家常。在老人们的身后,是比他们更老的两棵明代古银杏树。晚风吹过,枝繁叶茂的老树沙沙作响,仿佛也在聊着几百年说不完的话题。沿着河岸一排排红红的灯笼,把西塘罩进了一片宋词的意境中,温婉、缠绵、朦胧。水里是霓红的灯影,满河的霓红色,浓得用桨也划不开。近处的飞檐还依稀可辨,远处的房舍就只在天际留下黑黝黝的剪影。河边的窗棂,有的关着,有的没关,灯光从里面散发出来,也把宴席上的喧哗声带出来。第一次如此接近梦中的古镇,恍若时光流止。待到长廊尽头,廊棚下的万千风情,廊棚上的雨打叮咚,当是天上人间共赏乐,齐享乐。

  西塘是一首诗,淡雅而隽永。同南浔的大富大贵、乌镇的沉稳凝重相比,西塘就是典型的小家碧玉,婉约雅致,更加的朴实和精致,宁静、富足而悠然自得。喜欢归喜欢,西塘可不是看上一眼就能融进去的地方,你得有缘分,心也不能浮。到西塘,最好一个人去,你可以要一杯清茶,斜躺在水边阁楼上的竹椅里,消磨一个下午;或者,斜靠在暮色中垂柳下的石栏上,打发一个晚上。此时,尘世的喧嚣与浮华离你远去,时间仿佛停止了,早已蒙上了灰尘的一颗诗心会慢慢醒过来。西塘,让你不经意间,回到了古代;西塘,让你不经意间,唤回了一颗诗心。

责任编辑:张青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