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篇探秘:《岳阳楼记》背后鲜为人知的事
发表时间:2011-03-18   来源:广州日报

古人画中的岳阳楼。

  历史名人必定有“历史名片”,也就是说每个历史名人都有自己的招牌,例如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岳飞的“精忠报国”,而范仲淹的招牌一定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范仲淹老师的这“鸭梨”可大了,要赶在全天下人担忧之前而担忧,宋朝当时人口约一亿,要在一亿人口当中赶个第一名,真正是宰相之器。然而,人的思想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范仲淹的这枚大“鸭梨”是怎么种出来的?这与他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关,与他的母亲有关。

  人的理想和境界,多与幼时成长环境有关。

  种“鸭梨”的人:范仲淹母亲

  宋真宗祥符四年,1011年,山东淄州长山县,朱家大院。一群朱姓子弟在争吵。争吵的焦点在于用度问题,一个面目轮廓长得较柔和的年轻人,他叫朱说,现年23岁,以深深的焦虑对弟兄们说:咱爸攒下这点家业不易,兄弟们不要浪费。这样的话已经不止一次从他口中出来了,谎言重复一百次成真理,真理重复一百次变絮叨。这时,一个朱姓弟子憋不住,说:“阿说,你一边去吧,我们自用朱家钱,何预汝事?”朱说本能地反驳:“我也是朱家人,怎么不关我事?”对朱说这句话的回答,是一阵哄笑和冷笑,一阵憋了很多年的哄笑和冷笑,在笑声的后面,是那种根本没有血缘亲情的陌生眼神。

  范仲淹也曾是“范跑跑”

  此时,可能有个老家人拉着朱说的袖子走到一边,附耳而言:“公子,你这么大了,也该知道了,你不姓朱,本姓范,你不是山东人,本是苏州人。你两岁那年,你老父就不在了,是你妈妈带着你改嫁过来的。”

  真相揭晓后的朱家大院,从暖春变为寒秋,从繁华变为洪荒,一砖一瓦,曾是那般温馨亲切,如今不堪细看。于是,一张琴,一把剑,一种决然的心情,朱说同学南下了。

  南下去哪里?去睢阳。

  朱说不姓朱,到底他是谁?他是范仲淹。决然而去的路途上不是没有牵绊,范母派人急追这个已是“范跑跑”的儿子,范同学留下一番话:“妈妈,请给我10年的时间,我要把您接回范家。”范仲淹的“鸭梨”,从这里产生。对天下的焦虑是从对家庭的焦虑开始的。

  “鸭梨”太大: 寒窗苦读揾工养母亲

  范同学来到河南睢阳,他的周密计划要从这里开始,从这里的应天府书院开始。入书院读书,当然为的是求取功名,这样才可以堂而皇之解决自己的宗族归属问题。

  感谢当时的大宋政府,应天府书院藏书数千卷,名师林立,是当时国家一等的综合性学院,居然是免费的!范仲淹赶着免费读书的好政策,在书院住下来了。考取功名,不只是个名声问题,还是个独立生存的经济问题,是认宗归祖的荣誉问题,背负着这么多问题的范同学,读起书来可不轻松。他必须得制定一个速成计划,把人家十年的学分缩短到五年学完,把持久战变成闪电战,这个叫以密度换长度,换取考取功名的最终胜利。

  接下来,范同学进入魔鬼读书计划阶段。

  范仲淹的“魔鬼训练计划”

  人为拉长每天的时间。时间是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有的。范同学哪里是在挤,简直是在榨!“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枕”。基本上是和衣而睡。

  苦读过的人就知道,冬天起床穿衣很费时间,先是被窝里热一热,然后穿一层停一下,这时间花在读书上多好,多读一页就早一天接妈妈回家,想到这个,还有心思安卧被中吗?

  估计当时范仲淹睡觉的姿势是半坐半卧,就像握枪在壕沟里短暂休息的战士。

  降低对味觉的要求,将所有的精力放在读书上。范同学苦读引起官二代同学的同情钦佩,于是打包送美味上门,结果范同学不领情,任由其腐烂掉。

  对这件事情,不妨从现代观点进行解释:人生是“味”的,而“味”的指标有限,在生活当中分布并不均匀,当你的“味”凝聚在苦读和苦做事业上时,就无法分到烹调饮食上去。

  所以苦读,苦做事业的人经常啃几个馒头,吃一个外卖来解决三餐。实在没那个做饭做菜的心思,味不在其中矣!

  降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感,将好奇感集中在读书上。“两耳不闻窗外事”是句贬话,其实,真的要求学问,做大事,人生确实有一段不闻窗外事的时期。范同学想到自己的遭遇,想着要改变命运,十万火急地读,谁也不能打断,哪怕皇帝老子来了也不能干扰他。

  有一年,皇帝还真的来了。1014年,宋真宗经过离书院不远的商丘,那时候没有电视,国家领导人的真实相貌也是个稀罕事,于是大家哄拥去看,也拉着范同学去看。范同学倒是淡定,说:“过些日子再看,不迟。”过了些日子,27岁的范仲淹考取功名,被宋真宗单独接见,还真不迟。

1,2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