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刘心武“续红” 几多欢喜几多忧
发表时间:2011-03-24   来源:国学堂频道

  事件近日《刘心武续红楼梦》一书出版,刘心武前往中关村图书大厦与读者见面并进行签售。他这样评价自己的“续红”之举:“这是个人行为,我退休以后的爱好,只是为大家提供一个阅读《红楼梦》前80回的参考资料。”自从宣布创作之日起,这位年近七旬的著名作家便遭到了学界的质疑,更在众多热爱《红楼梦》的读者中间引起巨大争议。那么,对于刘心武“续红”事件以及该书情节与艺术价值,社会各界有着怎样的观点和看法呢?小编略作整理,与网友共享。

   声音·支持

    王宏图刘心武尽管不是红学家,至少他写作的态度值得钦佩,对古典文化存有敬畏之心。当然,其结果很有可能和试图修复古希腊雕塑的命运类似。经典的激活,既不可能单纯依靠流行的大众文化,也不可能全然倚仗刘心武这种对古典作品的复原。两种甚至多种状态应该并存,争议横生、永无定论,才是正常的文化生态。  

    究竟是像刘心武那样“我注六经”好,还是借题发挥的“六经注我”好?其实两者皆可。经典,一旦进入公共语言,必然把现代和古代的语境交织在一起。由于经典是人们力图仿效遵循的规范,对人的心理确实会造成不小的威压。比如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每一页都那么精致,越读越会让人觉得几辈子都写不到那种水平。但是,如果把经典视为一个开放的文本,不难发现,经典的文化地位往往和后代人的阐释密切相关。让经典走下神坛,能够激发现代人无拘无束的想象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刘心武的复原和穿越小说各有所需,也各有利弊。前者保持了原汁原味,但略显呆板;后者富有当代活力,但与前人对话的空间显得狭小。>>>>详细

   刘祯:作为作家,刘心武先生尊重并研究经典,在此基础上续写,这在当下浮躁的写作风气中是值得尊重的,他承认经典并有挑战经典的勇气,在中国作家中确实不多见,从这个角度看,续写应当被肯定。>>>>详细

   周传家: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刘心武有权进入这个“共享领域空间”,发出自己的声音。痴迷于《红楼梦》的他本着“多歧为贵,不取苟同”的精神,揭秘探佚,不乏精彩之处,既深化了“索隐”派的观点,又丰富了红学研究。当然,对于刘心武所建立的“秦学分支”的方法、材料、观点,也可以提出质疑,进行探讨、争鸣,这样才有利于营造健康的学术氛围。

    刘心武大胆“续红”也是可以理解的。处在相对宽松和自由的环境下,作家理应拥有选择和驾御题材、内容、样式、风格的自由。既然从《红楼梦》诞生之日起,其续作就层出不穷,作为作家、红学研究者的刘心武当然也有“续红”的权利。 >>>>详细

————————————————————————

  声音·反对

   吴文科:“复原”之谓 最好不提

    按“索隐”去“复原”《红楼梦》,将自己的续书作为理解《红楼梦》的“钥匙”和“桥梁”进行推销,很可能“误导”读者,这也不是一个专业作家应该具有的文学情怀与职业本分。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观念的乖舛最终导致了实践的迷离。续写得再好也是续作,非为原作。“复原”之谓,因此最好不提。>>>>详细

   孙伟科:“白茫茫”是“死光光”?

    如果刘心武所理解的悲剧性就是让一个个人物悲惨地死去,让贾府这个大家族烟消云散,那么恐怕就难有艺术感染力了。《红楼梦》前八十回也包括后四十回对悲剧性的处理,常常是悲中有喜、喜中有悲、曲折回环的,从而达到悲不胜悲、余味无穷的效果!刘心武让林黛玉沉湖而死、宝玉入监、薛宝钗染病而亡、王熙凤投水自尽,不过是将“白茫茫”理解为“死光光”罢了!>>>>详细

———————————————————————————

  声音·续写者

   刘心武不能盲目膜拜经典 续本还要接着修订

    “中国人很可怜,你有些新想法,说出来,写出来,印出来,要冒很大的风险,压力很大的。中国人在经典面前总是匍匐在地,我不成,我不对,我不敢,我不做,我错了……其实我真正的初衷,是为了向曹雪芹表示尊重、致敬;呼吁大家通过读《续红》,再去读《红楼梦》原本。”

    他的“续红”行为恰恰不是对经典的盲目膜拜。不过,对于自己作品所引发的各种争议,刘心武也虚心表示,会收集读者的意见和建议,继续修订自己的续本,“生命不息,修订不止。”>>>>详细

—————————————————————————————

   红楼梦》人物结局对比

 

    贾宝玉

  【高鹗续本】:考中第七名举人之后,俗缘已了,赤脚随一僧一道而走,不知所终。 

  【刘心武续本】:大彻大悟,悬崖撤手,回归天界,恢复神瑛侍者身份。 

  林黛玉

  【高鹗续本】:为“掉包计”所伤,宝钗宝玉成婚夜因病含恨而终。 

  【刘心武续本】:被赵姨娘唆使贾菖、贾菱炮制慢性毒药,长久服用后毒性已入肺腑。后沉湖而亡。

   

  薛宝钗

  【高鹗续本】:贾宝玉中举以后不知所终,使薛宝钗处于“守寡”状态。 

  【刘心武续本】:薛宝钗和贾宝玉婚毕,贾府即走向衰败,宝玉离家出走未归,宝钗心力交瘁染病而亡。    

 

  贾探春 

  【高鹗续本】:嫁给镇守海门等处总制周琼之子。 

  【刘心武续本】:充当郡主和番,远嫁海外茜香国,如断线风筝一去不返。(图片选自刘旦宅《石头记人物画》)

责任编辑:谢 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