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诗人看儒家:李白“威武不能屈”
发表时间:2011-09-06   来源:成都日报

  康震教授上成都金沙讲坛是周六上午十点,地点是在金沙博物馆里的金沙剧场。说实话,记者赶去的路上还一直担心,金沙剧场今天会不会坐不满?

  很快,记者发现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提着包的女性,步履蹒跚的老者,拿着笔记本的青年,有的乘公交车,有的自驾车,有的步行,络绎不绝地赶来。9点50分左右,金沙剧场旁的停车场停满了车,人们面色兴奋地穿过两侧布满金沙讲坛名师演讲照片和介绍的过道,走进剧场。

  9点55分,剧场里坐满了听众,主持人张超请大家把手机调至静音状态,场内安静下来,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位女生熟练地从坐位背后抽出一张宽宽大大的垫子,上面印有金沙讲坛标志原来每个坐位背后都放了同样的垫子,听众记笔记时可以垫在下面,形成一个平整的小桌板。

  10点整,康震教授走上讲坛,他似乎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大,但他张口讲话时,在场所有人都在一个瞬间进入了他的磁场。那个在央视百家讲坛上徜徉在唐宋诗词里的康震老师,在成都金沙讲坛上,把几百名听众又带到了古典的境界中。

  时间已过中午12点,听众还兴趣盎然地提问,其中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提了一个有些刁钻的问题,康老师说,厉害啊,问题全在尖端的点子上。

  散场了,听众渐渐离去,康老师坐到了工作席旁的坐位上,又有几个年长的听众围住他,问他下一步还会在央视讲什么?他的讲座影像资料可以在哪里买到?是不是下午还要到杜甫草堂再讲一场?

  我发现,康老师讲完后,脸上的兴奋神色一直没有平静下来,他说过,他来过成都很多次,但多数是路过,下飞机就直奔李白故乡江油。这一次,他在成都做了深度的停留,一天讲了两场。

  也许,他常常讲到的杜甫李白苏东坡,都和这座城市有些联系,在一千多年以后的这里,在听众的神情和讲坛的氛围里,他,还有成都金沙讲坛的听众,都能产生一种穿越之感。

  本期嘉宾

  康震,1970年3月生。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人。文学博士。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2006年后,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苏轼》《李清照》等,深受观众喜爱。

  实录

  孔子老庄,三种态度

  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古典诗词与儒家智慧。我们还是从中国文化的重要源头说起。说到此,我们无法绕过三个人:老子、孔子和庄子。简言之,春秋战国是中国思想的轴心时代,我们现在很多思想观念都是在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后代很难再出超越他们的天才思想家。为什么?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它是一个巨大的乱世,人人都面临一个问题在乱世里如何生存?乱世里如何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我们如何治国?要回答这些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先看老子的回答:知其不可为,则弱为之;孔子的回答:知其不可为,而强为之。庄子的回答:知其不可为,而不为之。

  我觉得,一个真正的思想家和理想主观主义者是不能够为现实而放弃自己原则的,老子这一套挺好,知其不可为而弱为之,你平时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用得着。而庄子,知其不可为而不为之,他可以跳出来调节一下,别较真,命重要。但你就没想过吗?为什么全世界都说,你们中国有个孔子?孔子在中国文化史上,是可以和柏拉图,包括跟耶稣,还有其他宗教领袖相提并论的人。有一个孔子才说明,这个民族是一个有理想的文明的民族,不是一个阴谋诡计的民族。孔子的重大意义,是给我们确定了一个基本的立身原则。原则确定了之后,有时为了把事儿办得更顺溜一点,用点老子的诱敌深入,但一个人的脊梁骨应该是孔子。后来孟子发展了他的学说,就有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你们注意没有?凡是在中国文化史上数得着的那些大师们,他们的思想和个性都特别鲜明,从未改变过。下面说说和四川有关系的人,李白和杜甫,看看他们的内心深处的文化品格。

  儒家之“威武不能屈”,看李白

   在李白这儿,“威武不能屈”这一点体现得尤其充分。李白最有亮色的一点,就是威武不能屈。他见了唐玄宗,起码得保持谦虚吧。可是李白不,他认为咱俩都姓李嘛,你只不过生下来是太子的位子,而我不是而已。再说你是世俗世界的领袖,在文学圈里我也是老大啊。对李白来讲,跟王公将相,跟皇帝打交道的时候,心态是平等的。只有大唐才能容纳这样的天才,李白你随便说,你爱发牢骚就尽情地发,我自当没听见,你说得越多我越不吭声。当时李白见唐玄宗的时候,唐玄宗已经做了28年的皇帝,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对李白来讲,呆在皇上身边是祖坟冒青烟的事情,可是李白没有这样做。这种事情在唐代才能发生。这就是大唐。这就是李白。这就是所谓“威武不能屈”。

  儒家之“贫贱不能移”,看杜甫

    贫贱不能移,杜甫是最好的例子。安史之乱爆发了,长安洛阳沦陷,被扣了一年后,杜甫跑了,杜甫是个忠臣,他要去找流亡政府。后来杜甫又回到长安,两年多过去了,他不知道家里人的死活,家里人也不知道他的死活,皇帝给他放了一个长假。八百里路,一步一步走回去,一进家门的场景最小的儿子饿死了。杜甫这样的人,父亲也是做了官,像这样的人家都有人饿死!

  在动荡的岁月里,好不容易团聚了,还是觉得不真实。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人消失了,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人遭到屠杀,活命成了唯一的标准。但是“贫贱不能移”,杜甫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对家,对家人有如此强烈的深情。这种深情的来源是他对国家的忠诚,一般人就说,我还要这个家干什么?我走了,不管了,也很正常,可对杜甫来说不是。即便在安史之乱,社会整体的道德水准急剧下降,但是只要有杜甫的诗歌在,我们中国文化的灯就亮着,我们此时此刻面对一千多年前唐代这段历史,只要有杜甫的诗歌在,我们就可以骄傲地面对世界。所以我们说杜甫是诗圣!孟子说,先照顾好自己的孩子,有余力的时候再照顾别人的孩子,这是有前提的。可在杜甫这儿,这前提都可以不要,这是强大的力量,儒家在充分自觉的时候产生的一种力量,接近宗教。杜甫太苦了,我们有点不忍心仅仅这样讲述杜甫,尤其在成都这个安逸的地方,我们还是要讲点比较好的,就是还有的一句话叫“富贵不能淫”“穷则独善其身”。如果你不得志的时候,你调整好自己。

1,2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