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李勇杰:仁心仁术成就精诚名医 甘为人梯打造一流团队
发表时间:2016-03-09   来源:首都文明网

>>>李勇杰事迹专题

  他心念祖国,1998年带着前沿医学技术回国,成为国内功能神经外科的拓荒者,成为国内“细胞刀”第一人;他用17年时间打造了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功能神经外科“中国队”,为10万余患者进行了医治,手术治疗近15000例,有效率达到98%以上,带领团队进行的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治疗量达全球第一;他精益求精,从“细胞刀”到脑起搏器,从帕金森到癫痫到疼痛,不断攀登新高峰;他甘为人梯,连续12年举办讲习班,培训了6000多名技术骨干,让功能神经外科在全国各大医院落地生根,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他心系患者,心无杂念,一心只为解决病人痛苦,成就精诚名医风范。他是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和北京市级人选,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发突出贡献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先后被评为“首都十大健康卫士”、“北京市先进工作者”、“中国好人”、全国10大“岗位学雷锋‘最美人物’”,他就是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李勇杰医生。

  “神经外科医生是硬件工程师,功能神经外科医生就叫做软件工程师。”

  问:李主任您好,请您介绍一下功能神经外科是一门什么样学科,都治疗哪些病?

  李勇杰:功能神经外科,简单地说,就是用外科的手段去治疗功能性的脑病。神经外科主要解决的是脑结构形态的改变,比如脑肿瘤,脑外伤;功能神经外科主要针对人的正常一些功能。比如说人的大脑是一部计算机,计算机的零件、硬盘、或显示器坏了,它属于硬件坏了。计算机的程序坏了,有病毒不能好好运转,它属于软件坏了。功能神经外科解决大脑软件问题,主要治疗帕金森、癫痫、慢性疼痛等30多种疾病。如果说,神经外科医生是硬件工程师,功能神经外科医生就叫做软件工程师。

  “接触到(细胞刀)这种新技术之后,内心有一个很震撼的感觉,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找到了自己以后愿意做的事。”

  问:您是国内“细胞刀”第一人,能解释一下“细胞刀”技术吗?

  李勇杰:“细胞刀”是国际前沿的微电极导向的立体定向神经外科手术,它是一个形象的比喻,其实没有刀,它是用一个很细的电极去深入到人的大脑,寻找有异常活动的那群细胞,通过射频的、加热的办法,把这群细胞给破坏了。手术效果立竿见影,几秒钟之后,神经系统的功能紊乱就得到制止了,折磨了病人十几年的症状就会消失。我当时在美国医院接触到了(细胞刀)这种新技术,内心有一个很震撼的感觉,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找到了自己以后愿意做的事。

  “这项技术在国内还是一片空白。我将新技术带回去,一定能造福国人。”

  问:1998年您放弃在美国令人羡慕的工作和优越的生活回中国,很多人不理解,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李勇杰:国外的“细胞刀”技术把在脑内定向毁损的精确度,提升到了百倍千倍以上,而这项技术在国内还是一片空白。我在Rome Linda大学医学中心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积累了上千例“细胞刀”技术的经验,觉得自己学有所成,就想回国为国家做点事。国内有200万帕金森病人,我将新技术带回去,一定能造福国人。

  “要做研究搞创新,要有科学家的头脑。追求完美,是我的性格。”

  问:您要将自己炼成科学家型的医生,您在医学上都有哪些创新?

  李勇杰:“细胞刀”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我们早已开始运用更前沿的技术手段治疗更多的疾病。2000年左右的时候,出现一种脑起搏器的技术治疗帕金森。它不破坏脑细胞,是一种重建性的而不是一种破坏性的手术,比细胞刀技术更加安全有效,且疗效持久。脑深部电刺激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案例,就是用机器去影响人脑的功能。由此,我们很快就想到别的案例,可以用它去治疗别的疾病,别的震颤,别的疼痛。从细胞刀到脑起搏器,从帕金森、到癫痫到疼痛,尝试去挑战新的东西才能获得快乐。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科学家型的医生,不是简单的一个医生,而是要做研究搞创新,要有科学家的头脑,做出来的东西不是司空见惯的。追求完美,是我的性格。

  “我们得有对自己的这种高要求,要让自己的门诊成为患者求诊终点站。”

  问:能谈谈“终点站”概念和这一概念带给病人的好处吗?

  李勇杰:有很多病人为了看病跑遍很多医院,变得一贫如洗。我希望可以告诉患者,不要病急乱投医,这里解决不了,其他地方也不会有更好的办法。我希望给这些患者一个信念,让他们心里更踏实些。终点站的概念其实是给我们自己提出了一个比较高的目标。病人来到我们这里,我们就应该有足够高的水平,最高的水平给他们治病。我们这个如果治不了,那其它地方也治不了。我们得有对自己的这种高要求,要让自己的门诊成为患者求诊终点站。

了解患者情况。李勇杰的门诊成为患者的求诊终点站。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供图

  “我们要为荣誉而战。如果医生怕担责任,如果我们把这个病人放弃了,我们对不起病人。”

  问:当医生这些年,有让您为难的疑难患者吗?

  李勇杰:2008年有一个疑难患者,是一个年轻的癫痫患者,他已经做过开颅手术和伽马刀手术,却失败了,当时已经没有别的医院肯接受这个病人。他脑中里有种奇怪的脑电波,导致他的癫痫每天发作二十多次。我们在一次手术治疗失败之后,反复考虑之后,提出在脑中进行植入电机的方式寻找病灶的方法,一共埋放88个电机。我们为他实行了第四次开颅手术,整个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手术成功了,孩子痊愈了。

  这个手术我觉得压力很大,我们为荣誉而战。如果我们把这个病人放弃了,我们对不起病人。医患双方的共同敌人是疾病,如果医生怕担责任的话,医生不相信患者,这个孩子就毁了。

巡视病房,检查患者恢复情况。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供图

  “一个李勇杰是不够的。把最好的医疗技术推广出去 对医生是好事情,对患者是好事情,对社会是好事情,对国家是好事情。这样的事必须做。”

  问:您的“全国功能神经外科宣武讲习班”已经举办了12期,培训了6000多名技术骨干,你为什么花很多时间精力,将自己探索成熟的技术毫无保留地向全国同行传授出去?

  李勇杰:当医生有几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学会了看病做手术的本事,能为病人解决一些问题了;第二个境界是不仅能独立地承担一些临床工作,甚至有一定的名气了;第三个境界是意识到就算自己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批量”地治疗病人,必须借助一个团队的力量。这个境界是当医生的最高境界。

  在中国,癫痫患病率为7%,慢性疼痛患病率为30%,帕金森患病率(55岁以上)为1.7%。一个李勇杰是不够的,更多的李勇杰才能做更多的事情,一个李勇杰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颗钉。把最好的医疗技术推广出去,对医生是好事情,对患者是好事情,对社会是好事情,对国家是好事情。这样的事必须做。

李勇杰持续开办功能神经外科讲习班,将技术传授给同行,推广到全国。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供图

  “带领这样一个团队,经常让我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我对未来信心百倍,憧憬多多。”

  问:说说您的研究所的建设工作以及现在的团队情况?

  李勇杰:我回国之前已与宣武医院达成了共识,在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设立了北京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回国之后“细胞刀”手术在国内取得了的成功,引起很大的反响。1999年全美帕金森基金会还把我们研究所列为卓越成就临床中心,在世界范围享有殊荣。为了不昙花一现,有一个长足稳定的发展,我开始着力构建学科的大厦。我为研究所确定了两大战略,一是人才战略;二是发展战略。人才战略上,目标是维持一流人才资源。研究所从帕金森病的治疗入手,已逐渐将技术运用于其他运动障碍病,又拓展了癫痫、疼痛、脑瘫以及精神外科领域,慕名的求医者络绎不绝。

  我当时回国的想法是有一个自己小的团队来做帕金森病手术治疗。没想到我们现在做的内容远远不止帕金森这一项。更没想到的是,我们的队伍已经由我回国创业时的一个人,扩增至一百多人。大家各司其职,即使我不在,研究所的工作仍旧正常运行。带领这样一个团队,经常让我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我对未来信心百倍,憧憬多多。

  “我们要敬畏规律,敬畏我们所做的工作。我愿意做一名有尊严的医生,重建医者和患者之间的古老信任。”

  问:您从事的是高风险的手术工作,您对近年来常常出现的医患纠纷,医患关系紧张怎么看?

  李勇杰:我常常说,我们要尊重我们的患者,对病人的信任我们要心怀感恩之心。病人把头发剃光了,躺在手术台上把脑袋交给你,这个责任是很大的。我们要敬畏规律,敬畏我们所做的工作,追求真理。

  当医生这么多年,要是没有人对你有意见,要是没有人骂过你,这是很难的,我也不奢求。如果你们去我们的急诊室去看看,就会发现我们的医生和护士的工作是很难的。我就没见过哪个商店、哪个餐厅像我们的急诊室那么繁忙的。我有两次晚上去急诊室,我都得侧着身走进去。即使是在现阶段医疗环境并不理想的环境下,我们的团队仍然保持着独有的大胆和严谨的工作态度,积极地对待着每一个来医院治疗的病人。我们现在收的病人有一半以上都是他院不收的疑难杂症。我愿意做一名有尊严的医生,重建医者和患者之间的古老信任。

和患者交流。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供图

为患者做立体定向颅脑手术。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供图

  “解除病人的痛苦,是我最大的梦想。这个过程,我很快乐,也很享受。”

  问:您当医生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

  李勇杰:治愈一位帕金森患者,就是挽救了一个家庭,这是医生最大的成就感,也是对医生最大的回报。解除病人的痛苦,就是我最大的梦想。这个过程,我很快乐,也很享受。

彭水林和家人送来感谢锦旗。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供图

  “我应该发展更多的疾病治疗,让更多的患者因此而受益,也让功能神经外科这个学科在中国落地生根,与世界同步,甚至超越世界发展水平。”

  问:您下一阶段的目标是?

  李勇杰:我应该发展更多的疾病治疗,让更多的患者、更多的患者家庭因此而受益,也让功能神经外科这个学科在中国落地生根,与世界同步,甚至超越世界发展水平。(杨彬 整理)

责任编辑:孙茜
分享到: 
更多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