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儿科医生 “守护是我无悔的选择”
发表时间:2019-07-25 来源:青年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国每万名儿童中只有6名儿科医生,儿科医生可谓珍稀。从医20多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儿外科主任医师潘伟华却从来没有想过逃离,因为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

  创造奇迹!

  “每一次救治,都像是一场生命的接力。我们唯有一万分的爱心、细心、耐心和责任心,才能挽救回一条条幼小的生命。”

  逃离儿科?

  “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在潘伟华的科室里,这些年流失的儿科医生数量非常有限,坚守在这个岗位上的大多数是“80后”。

 

   “金眼科、银外科、马马虎虎妇产科,千万别干小儿科。”20多年前就在医学界广为流传一句调侃的话,至今还是经常被人们提起。今年7月,美国儿科学会官方学术期刊《Pediatrics》刊登了中国儿科医生最近一次的全国性现状调查报告。根据调查显示,近三年,有一成儿科医师流失,其中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最高,占所有年龄段医师流失的55%。

  我国每万名儿童中仅配有6名儿科医生。相对于庞大的人口基数而言,儿科医生可谓珍稀。从医20多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儿外科主任医师潘伟华却从来没有想过逃离,因为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和他一样,一大批年轻的医生带着一万分的爱心、细心、耐心和责任心,执着地坚守在儿科医生这个岗位上。

  青年报记者 顾金华

 

责任重大 挽救幼小生命

儿科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

  多年来,医学界经常发出拯救儿科医生人才危机的呼声。诊疗难度大、工作压力大、医患风险高于其他专业;但是与之不匹配的是,收入不高、缺乏尊重等原因,使得很多医生逃离儿科,远离儿科。

  20多年前,潘伟华毅然选择了儿科专业,不为其他,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比起很多人所知的‘儿科烦恼’,我更向往与可爱的孩子们打交道,他们那清澈得不带一丝尘埃的眼神,有着无限生机活力,比成年人或有更多的奇迹。”谈起选择儿科医生这份职业,潘伟华从来没有后悔过。

  在儿科,经过医务人员们的共同努力,八到九成的孩子都能健康地走出医院,回归社会。欢欢就是其中一位幸运的孩子。与双胞胎姐姐不同,欢欢从妈妈肚子里出来时,背后拖着几乎和自己一样长的“尾巴”。去年元旦刚过,潘伟华和团队一起成功施行了这个出生仅6天的新生儿巨大骶尾部畸胎瘤的手术,围产医学领域3大MDT团队形成合力,为宝宝创造了生的机会。仅用了2小时8分钟就全部切除了巨大瘤体,并且完成了孩子的骶尾部重建。这个瘤体重量达2100克,术中患儿几乎没有出血。

  “每一次救治,都像是一场生命的接力。我们唯有一万分的爱心、细心、耐心和责任心,才能更好地把握住‘火候’,挽救回一条条幼小的生命。”行走在“小孩儿”的世界边缘,潘伟华觉得儿科医生身上的责任沉甸甸的。

 

放下困惑 学会换位思考

做完手术都会向家长报平安

  儿科被称为“哑科”,大部分患儿无法自主描述症状,特别是婴幼儿,他们往往没法准确表达病情和自己的感受,还常看到医生就有恐惧感。而家长的描述未必准确,医患风险也相对增加。

  潘伟华说,刚当儿科医生那几年,确实有过困惑。孩子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一人生病全家出动。有时接诊一个患儿,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等七八个大人把他团团围住,怎么劝都不肯出去等候。“遇到就诊高峰时,忙都忙不过来,还会影响其他患儿的诊治,火气一下子上来了。”

  “在儿科,争执是常有的事,打架也时有发生。”潘伟华说,有的护士偶尔一次没有成功为患儿扎针,碰上不理解的家长,上去直接一个巴掌。

  不过,当了多年的儿科医生后,潘伟华觉得:“这些已经都不再是问题了,学会了换位思考,双方也就能互相理解了。”面对患儿家长,潘伟华很少用学术语言去和他们交流,这样只会拉开彼此的距离。“我会想,如果我是当事人的家长,我希望从医生那里了解什么信息。用家长之间的方式来沟通,多站在家长的角度去想一想,矛盾自然就避免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潘伟华在造影下一天要为二三十个孩子进行胆道闭锁葛西空肠肝门吻合术。“穿着一二十斤重的铅衣,加上有辐射的原因,一天手术下来腿都站不直。”但是每做完一台手术,潘伟华都会跑去窗口,简单地告诉家长一句“孩子很好”。但是,这个简单的告知却让无数家长瞬间感动。

  虽然工作越来越忙碌,但是与家长之间的沟通却越来越通畅。很多年前,潘伟华为一个来自安徽仅2个月大的男婴进行了食管闭锁扩张手术。手术3年后,爸爸带着孩子专程来到了潘伟华的诊室。如今的孩子非常健康,这次出去旅游经过上海,特意来给潘医生报个平安。“过去那么久了,还能被家长惦记着,心里感觉暖暖的。”潘伟华说。

 

童心不泯 掌握沟通技巧

与孩童交流是种快乐的享受

  “饭饭吃了吗?”“今天表现棒棒的!”和孩子交流,潘伟华很多时候用的是双音节的词。面对孩子,他始终保持着他的童心。做好儿科医生,最难的是面对孩子。在这里,果断、耐心、细致,一个都不能少。

  要了解患儿的具体情况,儿科医生除了仔细向家长了解外,同时还需要掌握儿童心理学。一个好的儿科医生,在患儿进入他视线之时就已经开始观察、留意,及时捕捉病情信息,发现病史和体格检查之外的有用信息,除了丰富的经验外,还要有一套与孩子沟通的技巧。

  面对重重困境,一些人选择了逃离儿科。但是潘伟华告诉记者,“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更多有爱心的儿科医生选择留下来,选择了坚守。

  “我选择,我快乐。”在潘伟华的科室里,这些年流失的儿科医生数量非常有限,坚守在这个岗位上的大多数是“80后”。能让大家坚守下来的,正是来自于与小朋友打交道的那份快乐。相比其他职业,大家觉得儿科医生更容易找到存在的意义、职业的成就感。

 

亏欠家庭 当爸爸的总没时间

做儿科医生是无悔的选择

  当了儿科医生,潘伟华让很多小患儿恢复了健康,回归了社会。但是,作为两个孩子的爸爸,他始终有所亏欠。

  2008年汶川地震,老二出生仅两个多月大,他义无反顾地参加了汶川救援队,把所有照顾孩子的责任,留给了刚出月子的爱人。

  2015年,他再次担任中国援摩洛哥医疗队第18批驻梅克内斯医联分队队长,服务于穆罕默德五世医院。外派援助的两年,除了医院看门诊、手术外,他还包办了几乎所有双休日值班,不辞辛劳去郊区医院会诊早产儿,手把手帮科室逐步建立起儿童腹腔镜手术的雏形。丰富的临床阅历,得到了摩洛哥同道的尊敬,充分展现了中国医生的技术自信和能力自信。

  由于儿科工作繁忙,潘伟华很少有时间去过问两个孩子的学习,但让他颇为自豪的是,两个孩子的成绩都很好。儿子常常说,父亲就是自己的榜样,总是很认真,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做好,而学习也一样。

  “选择了儿科,就要坚定执着地走下去。”潘伟华说,做好一名儿科医生,是无悔的选择。

网站编辑:白梦洁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