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家之力与疫情正面“交锋” 来看浙江慈溪的“抗疫全家福”
发表时间:2020-02-10    来源:慈溪文明网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在抗击疫情最关键时刻,无数个无名英雄站了出来,他们是医护人员、是警察、是志愿者,他们也是父母的孩子,伴侣的爱人,孩子眼里的天。全民抗“疫”,有一群人,他们以举家之力,与疫情正面“交锋”。在浙江慈溪,这样的家庭就有许多。他们以坚守、以无私,让人们在疫情中看到爱和奉献,坚定信心和希望。 

  “把我和儿子的班排在晚上”   

  掌起镇五姓点村党总支副书记王邦瑞和儿子王剑最近多了一个外号,村民们都管他们叫“上阵父子兵”。但叫归叫,见到他们的人却很少,因为王邦瑞总要求把自己和儿子的执勤时间安排在晚上。

  从大年初三开始,王邦瑞的值班就没有再轮过休。一开始是在村里排摸走访,宣传防控知识,到后来开始对外来人员进行行踪问询,测量体温。自从村里设了监测点,他又自愿成为执勤人员,还叫来了儿子帮忙。儿子王剑出生于1993年,是个退伍军人,“当过一天兵,一生是军人,国家什么时候需要我,我就冲在最前面。”王剑说。 

  正月里的凌晨格外冷,王邦瑞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我们守在村里安全第一道关口,万不能马虎。”因为白天还要上班,所以留给他的睡眠时间并不多,但他却说四五个小时足够了,“让我多睡会我也睡不着啊。” 

  王邦瑞的老婆方丽莉是五姓点村吴家网格的一名网格员,连日来的走访和调查让她无暇兼顾父子二人的起居生活。“我们仨都是党员,自然要比人家做在前面。” 

  为了让一家人的吃饭有着落,王邦瑞74岁的母亲成为了“后勤员”,一日三餐,都靠她仨人才能吃上口热乎饭。可就算这样,家里吃饭的人也常常会少一两个。老太太没有抱怨,“孩子们都在为民服务呢,我能多帮衬点就是最开心的事了。” 

王邦瑞在执勤 图片来源:慈溪日报

  “今年元宵没在一起过,但心却贴得更近”

  2月9日晚上八点,掌起镇社事办副主任范玲玲在日历本上画了一个圈,这代表着她一天的工作终于迎来了句点。从正月初二开始,这样的小圈在范玲玲的日历本上已经有15个。15天的一线奋战,15天没有回家亲亲大宝二宝的小脸蛋,“他们才五六岁而已,想妈妈的时候还是会哭着给我打电话。等疫情过去了,一定好好弥补这段时间来空缺的母爱。”范玲玲说。 

  作为该镇集中隔离点的联络员,范玲玲最近每天都在和隔离人员打交道,新增隔离人员的确定、入驻隔离点内的手续办理、解除隔离的手续办理,镇上三个隔离点内的一百六七十个房间都归她管。常常忙了一天好不容易喘口气,晚上又接到了紧急通知,有可疑人员需要迅速进行信息比对,确认其行踪轨迹。一过九点,和孩子们的视频电话时间就又泡汤了。 

  见老婆在抗“疫”一线埋头苦战,范玲玲的爱人胡杰坐不住了,“既然帮不上你什么忙,那我就去村里做志愿者,也算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不也浪漫得很吗?”说干就干,他报名参与了龙山镇淞浦村的监测点执勤志愿者。“连续两次打电话过去,他都是上夜班,说自己是退伍军人,身体吃得消,”范玲玲说,“今年元宵节没在一起过,但心反倒贴得更近。” 

  “大爷大娘,药给你们配来了”

  “公交车停了,我们药怎么配啊”“现在都不提倡出门,可我的降压药不能停啊”……掌起镇叶家村的刘欢是慈林医院的内窥镜科室的一名护士,在该村监测点志愿执勤的时候,她看到了一群焦急的大爷大妈们,仔细一听,发现是配药的事。“老年人需要长期服药的不在少数,因为出行不便,他们的药也变得紧缺,有些需要定期配的,更是难倒了他们,正好我在医院上班,了解了情况后就觉得帮助他们。”刘欢告诉记者。

护士帮居家老人解决配药难 图片来源:慈溪日报

  在详细询问了几位老人的需求和病史后,刘欢让老人们回去带上医嘱和常配药的名单,“特殊时期我们的各科室也暂停了,所以我会一天去单位做志愿者,一天在这儿做志愿者,你们有需要配药的,找我就行。”老人们一听都特别高兴,药的问题解决了,甚至连门都不用出。 

  和刘欢一样,她的丈夫董晓健也是单位村里两头跑。作为龙山交警队的一名协警,白天他忙着在高速路口执勤,晚上下班后匆匆吃过饭,又去村里的监测点站岗,每天回家都是夜里12点。由于夫妻两人都在抗“疫”一线,安全起见,两人把儿子交给了董晓健的父母照顾。五岁的辰辰特别懂事,每天晚上给妈妈打电话,总说些让刘欢暖到心窝的话,“妈妈爸爸你们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等病毒都杀死了,你等你们接我回家。” (慈溪日报)

责任编辑:赵静 朱丽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