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再热的天 他们仍放不下职责坚守一线
2017-07-17 09:28:00
 

  7月16日,杭州的最高气温创下今年新高——38.5℃,周六还将迎来“大暑”,持续的高温天里,很多人的生活是这样的:防晒霜、墨镜、披风加遮阳伞,“全副武装”后才出门,一刻也不想让皮肤去触碰毒辣的骄阳。一到室内,恨不得全天候把空调开到最低,让每一个毛孔都呼吸到凉爽的空气。

  可你知道吗?即便是这样的持续高温天,杭州的环卫工人、停车收费管理员、交警、下水道养护工、配电运检员、路灯管理所工作人员等一系列工作人员还奔波在自己的岗位上,对于其中的大部分人而言,没有冷气的户外是他们的“战场”,温度再高也不会放下身上的职责。他们顶着烈日坚持工作,为的是给杭州一个良好的环境,保障市民日常生活的便捷。

  近日,记者走访了一批在高温天仍然坚守一线工作的人员,捕捉到很多令人感动的画面。

  下水道养护班班长

  连日来顶着烈日到井下工作

  井下10分钟相当于路面1小时

  时报记者 张鹏 文/摄 通讯员 赵俊

▲人物:李永国 地点:江干区新风路石桥路口 图片来源:青年时报

  39岁的李永国,河南人,目前是杭州市水务集团排水管网分公司的下水道养护班的班长。

  7月16日下午1点,记者在新风路石桥路口附近的施工现场见到他时,他刚从下水道里上来。新风路石桥路口附近,有不少新建成的住宅小区,居民向水务集团反映,这一带污水管道排水不畅。排水管网分公司发现,污水管道被混凝土块堵塞,“小区在建设时,一些施工工地泥浆水流进了排水管道,结果在水管里凝结成块,把管道堵塞了。”李永国说,施工计划是先用钻机将混凝土块敲碎,再用高压冲洗车将碎块冲出管道后清捞。不过在这之前,需要先由工人下到井底,清除一些淤泥,为大型机械施工做准备。

  一般来说,夏季排水管网分公司安排工人错时施工,避过每天气温最高的时段。不过这次工程工期比较紧,又考虑到排水管堵塞对周边居民的影响比较大,所以工人们连日来顶着热日施工。

  李永国在排水管网分公司当了15年的下水道养护工,他已经不记得下过多少次井了,但直到现在,每次夏季下井对他来说,都不是一次容易的工作。

  “井下味道太难闻,特别是夏天。”李永国说,密闭的下水道里有有毒气体硫化氢,下井之前,要先通风,工人也要佩戴防毒面具下井,但气味依然很难闻。

  初次下井的工人,每次上来都要呕吐,还要头晕十多分钟。”李永国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下井回来,晚上洗澡花了很长时间,“大概洗了三个小时,其实身上早就洗干净了,但总感觉还是能闻到那么一股味道。”

  在井下工作,是一种对身心双重的考验。窨井下,是一个1.2平方米左右的受限空间,四周漆黑一片,对工人的心理也是一种不小的考验。而且3米多深的窨井下,氧气稀薄,在井下工作10分钟,相当于在路面上工作1小时。所以每位工人最多在井下工作半个小时,就必须上来休息。

  井下工作虽然辛苦,不过像李永国这些下水道养护工却依然奋战在烈日下,这既是他们的工作,也是因为在他们身后,还有成千上万的家庭需要他们来服务。

  交警

  每天转体6000多次走3万步

  长时间暴晒中午都没胃口吃饭

  记者 郑伟莹 文 邹成林 摄

▲人物:叶建江 地点:西湖区文三路教工路口 图片来源:青年时报

  杭城的交警主要负责在道路上执行指挥交通、维护交通秩序、纠正和处罚交通违章行为、处理交通事故、维护治安秩序等工作。夏日到了,他们如往日一样站在马路上挥汗如雨,交警瞬间变“焦”警。

  近日,记者跟随杭州市交警支队文教中队副中队长叶建江执勤,体验了一下他们的日常工作。

  文三路教工路口是叶建江平日的执勤点之一,由于车流和人流量较大,加上下穿隧道、地铁以及余杭塘路施工等原因,这一带的交通状况不是特别好。该路段高峰期每小时的车流量达4000多辆,从早上7点不到到岗位,一直到晚上7点左右下班,叶建江每天要转体6000多次,一天下来,计步器里的步数基本在3万步。

  记者跟随叶建江在路口站了10分钟不到,额头上的汗水流进眼睛里,刺得眼睛火辣辣地疼。

  而此时,叶建江身上的警服早已湿透,脸颊两侧泛红,不断有汗水流下来。指挥交通时根本没空擦拭汗水,虽然带了水,但是久久不喝。

  “每天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反反复复多少次已经记不住了。这样的天气,出去站个十几分钟衣服肯定全湿透的,中午回到单位休息的时候脱下来晾晒一下,下午上班前会干,再穿回去。”叶建江说,自己出门执勤前基本不喝水,就怕喝多了要跑厕所。

  就在前几天,叶建江还因为中暑倒地不起,为了不影响工作,在同事帮忙刮痧后,吃了祛暑药做短暂休息后,继续回到岗位上。

  叶建江说:“我们这样的岗位中暑是常事,不只我,我们中队里的很多同事也是这样,我哪敢娇气。”据了解,叶建江一天基本只吃两顿饭。早饭过后去执勤,长时间在高温天下暴晒,中午回到单位没有胃口,基本上不吃午饭。

  路灯管理所工作人员

  为近百盏路灯洗“清凉浴”

  没过多久自己却汗流浃背

  记者 许伊雯 通讯员 求力 斯超烨 文/摄

▲人物:王师傅 地点:南山路 图片来源:青年时报

  高温天气让不少市民选择尽量晚上出行,由于气温逐渐升高,夜间的路灯设施吸引了不少飞虫,路灯灯罩更容易“藏污纳垢”。近日,杭州市路灯管理所协同亮灯监管中心一起为南山路的路灯洗了个“清凉浴”。

  “球形灯罩的上半部分由于平时受到雨水的冲洗相对比较干净,但下半部分容易积聚污垢,最麻烦的还是这些蜘蛛网,需要定期打理。”拿着鸡毛掸踮着脚清理蜘蛛网的王师傅说。由于正值高温酷暑,路灯清洗又只能在白天操作,王师傅没多久就汗流浃背。梯子准备就绪,安全帽佩戴完毕,安全带固定,检查完一身行头后,王师傅便敏捷地登上了梯子开始对灯罩进行仔细的清洗。

  经过一个上午的努力,南山路上近100盏路灯焕然一新,从远处看刚清洗完的路灯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像穿上了新衣服。

  道路停车收费员

  一句话一天起码重复五六十次

  为让车主少掏钱高温天小跑着开票

  时报记者 许伊雯 通讯员 陈金辉 文 孙伊豆 摄

  在烈日下工作的还有道路停车收费员,胡新娟就是其中的一位。

  杭州上城区孝女路的13个泊车位,是胡新娟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岗哨。自从杭州市城管委实行停车收费员避高温错时上班以来,中午12点至下午4点之间,不安排人员收费。

  “第一个小时10块,第二小时每半小时6块。”面对每个前来停车的车主,胡新娟的这句话一天起码重复五六十次,“我提前说明可以避免很多误会,如果有些车主觉得贵了,他就不会停在这里了。”胡新娟说。

  胡新娟的工作时间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40分,孝女路附近有多家医院,前来停车的人络绎不绝。只要在工作时间,基本没有什么休息时间。尤其是连日来的高温天气,胡新娟直呼“地面上像蒸笼一样”!

  不过,工作的辛苦还不是胡新娟最担心的,在户外的烈日下工作,她最怕遇到不配合的车主。有一次胡新娟上去收费,一名车主不但不交钱还辱骂她。“我担心死了,怕他不交钱。”经过胡新娟耐心解释,这名车主不但交了钱,还向胡新娟道了歉。

  胡新娟说,这种事情毕竟遇到得少,让她感动的有时还会收到一些老车主的小礼物。徐先生每天都会来接在医院上班的老婆回家,是这里的老车主,前不久他送了杯奶茶给胡新娟。他笑着说:“天气这么热,她在这里收费很辛苦。她服务态度很好……”

  高温天下,她脸上的汗珠一直没有断过,一旦有车辆驶入车位或是离开车位,她都要一路小跑着去开票。她说:“多一秒就可能会让车主多掏停车费,人家养车都不容易,跑着去既能节约时间,又能省去解释的麻烦。”

  路灯管理所工作人员

  为近百盏路灯洗“清凉浴”

  没过多久自己却汗流浃背

  记者 许伊雯 通讯员 求力 斯超烨 文/摄

  ▲人物:王师傅 地点:南山路

  高温天气让不少市民选择尽量晚上出行,由于气温逐渐升高,夜间的路灯设施吸引了不少飞虫,路灯灯罩更容易“藏污纳垢”。近日,杭州市路灯管理所协同亮灯监管中心一起为南山路的路灯洗了个“清凉浴”。

  “球形灯罩的上半部分由于平时受到雨水的冲洗相对比较干净,但下半部分容易积聚污垢,最麻烦的还是这些蜘蛛网,需要定期打理。”拿着鸡毛掸踮着脚清理蜘蛛网的王师傅说。由于正值高温酷暑,路灯清洗又只能在白天操作,王师傅没多久就汗流浃背。梯子准备就绪,安全帽佩戴完毕,安全带固定,检查完一身行头后,王师傅便敏捷地登上了梯子开始对灯罩进行仔细的清洗。

  经过一个上午的努力,南山路上近100盏路灯焕然一新,从远处看刚清洗完的路灯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像穿上了新衣服。

  道路停车收费员

  一句话一天起码重复五六十次

  为让车主少掏钱高温天小跑着开票

  时报记者 许伊雯 通讯员 陈金辉 文 孙伊豆 摄

  在烈日下工作的还有道路停车收费员,胡新娟就是其中的一位。

  杭州上城区孝女路的13个泊车位,是胡新娟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岗哨。自从杭州市城管委实行停车收费员避高温错时上班以来,中午12点至下午4点之间,不安排人员收费。

  “第一个小时10块,第二小时每半小时6块。”面对每个前来停车的车主,胡新娟的这句话一天起码重复五六十次,“我提前说明可以避免很多误会,如果有些车主觉得贵了,他就不会停在这里了。”胡新娟说。

  胡新娟的工作时间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40分,孝女路附近有多家医院,前来停车的人络绎不绝。只要在工作时间,基本没有什么休息时间。尤其是连日来的高温天气,胡新娟直呼“地面上像蒸笼一样”!

  不过,工作的辛苦还不是胡新娟最担心的,在户外的烈日下工作,她最怕遇到不配合的车主。有一次胡新娟上去收费,一名车主不但不交钱还辱骂她。“我担心死了,怕他不交钱。”经过胡新娟耐心解释,这名车主不但交了钱,还向胡新娟道了歉。

  胡新娟说,这种事情毕竟遇到得少,让她感动的有时还会收到一些老车主的小礼物。徐先生每天都会来接在医院上班的老婆回家,是这里的老车主,前不久他送了杯奶茶给胡新娟。他笑着说:“天气这么热,她在这里收费很辛苦。她服务态度很好……”

  高温天下,她脸上的汗珠一直没有断过,一旦有车辆驶入车位或是离开车位,她都要一路小跑着去开票。她说:“多一秒就可能会让车主多掏停车费,人家养车都不容易,跑着去既能节约时间,又能省去解释的麻烦。”

  环卫工人

  热的时候直接拿凉水冲洗脸

  常年日晒看起来比同龄人年纪大

  早上6点,杭州下城区建北环卫所的环卫工人刘英准时出现在岗位上。经过一个晚上,地面上不时地堆积着纸屑和树叶,还有商家扔在门口的垃圾。7点左右,路上行人逐渐增多,刘英和同事已经把路面的垃圾和小广告全部清理完毕,完成了第一轮普扫,接下来开始在路面巡查、清洗绿化、捡拾小纸屑。

  看似简单的动作,环卫工人每天要重复上千次。两个小时不到,刘英背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刘英负责的是体育场路中河北路至环城东路路段,平时的工作就是骑在电动车上进行路面巡查,但作为组长,她什么事情都要做。她一会儿下车帮忙清洗绿化,一会儿在马路上放置安全三角旗捡拾小纸屑。

  她说,自己从事这个岗位9年了,对高温天气已经“习惯”。“我们平时不会搽防晒霜,因为出汗多,热的时候直接拿凉水冲洗脸,一般来说搽了也没用。”43岁的刘英说,“常年在户外风吹日晒,我们看上去比同龄人要老个几岁。”

  不过,杭州这些年日新月异的变化,让她在辛苦之余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你们现在看到的马路那么干净,路面一点油渍都没有,这些都是我们做的。”她颇有些自豪地说,另外让她觉得很有人情味的是,为了预防高温中暑,所在的公司为他们配备解暑药物,根据气象部门高温预警情况,中午12点至下午2点基本不安排人工清道作业。

  配电运检员

  在小屋里检修就像“蒸桑拿”

  他说:这样的天停电了居民可等不得

  记者 许伊雯 通讯员 求力文

  近日,记者跟随国网杭州供电公司配电运检室的杨师傅来到10kV宝石环网室。环网室是多条线路处理转供电的地方,杨师傅的任务是巡视各个环网柜的运行工作,检查设备运行情况,确保电网运行正常。一旦用局方仪探测到微小的放电情况,甚至能闻到一股气味,需要马上上报进行抢修。

  在没有突发情况下,一般十来分钟,杨师傅和队友就能检查完毕。随后,他们又转战下一个环网室。在城南片区,这样的环网室有2000余个,由20人左右的一线抢修队员负责。

  巡视环网室只是杨师傅工作的很小一部分,从事一线抢修工作26年,新建小区通电、老旧社区改造,电网被挖断,线路被烧坏……都是杨师傅工作的一部分。

  前不久,河坊街一家店因用电负荷高导致停电。接到报修电话,杨师傅带着队友马不停蹄地赶赴现场进行更换,下午1点半,他和队友钻进一个10来平方米的屋子,外面是火辣辣的太阳,里面是四五十摄氏度的“桑拿房”,1个小时后出来,杨师傅早已浑身湿透。

  高温天抢修,上电线杆是最危险的,进配电室是最热的。“这么热的天,停电了居民等不得。” 杨师傅说,“电力设备一般15年更新一次,这一批设备去年更换过,故障相对比以前少了很多。”

  (青年时报)

来源:杭州文明网    责任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