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名人书信手迹证明大学如何依规拒绝请托
2018-07-04 15:18:00
 

   80年多前的招考季,交通大学连续收到两封“重要来信”——邵力子求关照、杜月笙送条子,而不论于公于私,时任校长回信均予以婉拒。7月3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进新启幕的上海交通大学收藏名人手札撷英展,在首次公开亮相的26通书信真迹中,找到了当年校方依据校章、谢绝请托的种种证据。

  59.54分不及格还要留级

  1934年9月30日,交大校长黎照寰收到“海上闻人”杜月笙的一封亲笔信笺,署名称:“弟 杜镛(其别名)”。原来,杜月笙一位友人之子就读于交大二年级,由于生病旷课,当年学期成绩59.54分,微末之差,未能及格,按学校规定需要留级。

杜月笙来信。

  上海交大档案馆(党史校史研究室)副主任、研究馆员欧七斤,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当时交大大一大二基础课程严之又严,真实的卷面成绩往往不足60分,因此折算时“开根号,乘以十”,比如36分,开根得6分,乘十得60分。所以,59.54分仍是不及格。

  为此,杜月笙送条子,希望校方予以通融升级。校长收信后专门请人查阅了该生在校成绩,发现他不仅仅是由于这一次因病不及格,而是在一二年级还有多门科目不及格。为严守校章风纪,黎校长复信杜月笙,遗憾表示“未便通融办理”,谢绝这位“海上大佬”的请托,并请学校文书处将该生不及格科目附便条一起,都邮寄给了杜月笙。

  欧七斤介绍,事实上,当年大学章程明确,只要考生符合报考条件,即使“家徒四壁”也欢迎入校,即使“豪绅巨商”也拒之门外。

  在上海交大档案馆馆藏的2000余卷历史档案里,完整保存着数千封名人手札,此次对外展出的是其中撷出的1949年前名人与交大往来的手札原件。这些笔墨手书的“主人”,包括“国学大师”唐文治、“状元实业家”张謇、“民国教育之父”蔡元培、“和平老人”邵力子、“七君子”之一沈钧儒、“布衣将军”冯玉祥、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奠基人竺可桢、“中国人口学第一人”马寅初、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钱学森等。关于信件内容,既有名人助力交大发展,包括为学校推荐优秀师资、争取经费、采购设备、筹备校庆、应邀演讲等,也有名人对交大的求助解困或关于具体办学事宜的讨论。

董浩云航运博物馆陈展内景。

  省里推荐生仍需复读一年

  “雪艇、力子仁兄/部长、主席 勋鉴:敬启者,近以陕西学生来校,请求入学,接谈之下,言语既感难通,程度亦复不及。如果设法容纳,则教授方面苦调剂之无方,而学生自身叹钻研之不易,双方困难,成效无期。鄙意似应在京设班补习,俟有相当程度,再行投考各大学,是否有当,敬请察夺。耑启,祗颂勋绥。”

1934年09月06日邵力子复黎照寰函(右),左为去函。

  这是1934年8月31日,时任交大校长黎照寰致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王世杰和交大老校友、时任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的一封信。原来,1933年,铁道部训令交通大学,称陕西省僻处西北,文化落后、民穷财匮,致使各项专门人才缺乏,而当时陇海铁路已经辟筑入关,交通事业日趋发展,因此亟需培植路政人才,希望交大以后每年招录新生时,预先通知陕西省,以便省政府介绍15至20名合格学生前往投考。

邵力子。

  然而,次年8月,当近20名学生来交大请求投考时,黎照寰校长与他们初步谈话后,发现考生语言难通,程度亦低,倘若勉强收纳入学,必然导致教师、学生双方均感棘手。其实,作为省里领导,邵力子此前也写信求校方关照,无奈“门槛高,基础厚,要求严”已成老交大的办学传统之一。于是,黎照寰建议先在铁道部所在地南京设班补习,厚植程度,再行投考。8月31日,黎照寰把这一情况同时函告王世杰、邵力子。

  值得注意的是,9月6日,邵力子复信黎照寰,完全同意他暂时拒纳这些学生的建议,并表示将与教育厅商酌办理补习班。

观众可现场模仿名人笔迹。

  记者发现,展览展出了黎照寰和邵力子针对此事的两封来往函件,两函笔迹苍劲、行文儒雅,字里行间也流露出他们对待教育工作的慎之又慎,以及对于人才培养的拳拳真情。从黎照寰所写“惠鉴”,茅以升所写“敬颂道安”,到冯玉祥所写“惠书敬悉”,钱学森所写“当再来访”,以及来信去往互称“兄弟”——见字如面,文人风骨;书信或逝,情怀未老……

  据悉,“笺之语——名人手札撷英展”将在交大徐汇校区董浩云航运博物馆持续免费开放至9月28日。(信息来源:上观新闻徐瑞哲 图片来源:上海交大档案馆供图、徐瑞哲摄)

来源:徐汇文明网    责任编辑:胡杨 李瑾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