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基层干部的战“疫”笔记:脚跟起泡 住户“门儿清”
发表时间:2020-02-19    来源:成都文明网

龚琪(右)再一次进院落向居民了解情况

  2020年初,成都市锦江区锦官驿街道社区基层干部龚琪迎来了工作以来的第一个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从武汉开始肆虐全国,成都也未能幸免。疫情的发展之快超乎人们的预想,也牵动着她的心。大年初二,龚琪提前结束假期,投入到所在的锦江区锦官驿街道基层社区疫情防控工作中。经过连续三周无数次的进院落、入住户,龚琪逐渐感受到,病毒虽然可怕,但只要每一个基层工作者都坚守自己的岗位,每一个居民都共同努力,就一定能够战胜疫情,迎接胜利。

  东升街18号院:上下楼脚跟磨出水泡 哪户住几楼不假思索

  东升街18号院落,这是龚琪第28次来到这里。院落与成都的时尚街春熙路仅一街之隔,但春熙路的繁华从不影响它的安稳宁静。疫情暴发后,院落里更加寥寥无人,居民都躲避在家中,通过电视、网络关心着疫情的发展,为战“疫”作出最大的贡献。

  “大哥,昨晚有人回来吗?”门卫大哥终于换了前几天的说法,“有一个从新都回来的,体温正常,出入证也办了,你们正好去登记一下。”龚琪和同事万分惊喜,继几天毫无收获后,终于又联系上一个住户了。“好嘞,我们先去这家,再到其他之前不在的人家敲门。”这就是龚琪和同事的工作,每日进院落、上下楼,挨家挨户敲门确认是否有人,然后测量体温、登记信息。如果家里没人,我们就会贴上“封条”(这是龚琪对社区温馨提示的戏称)。如果“封条”被撕了,那就证明有人回家了,我们就可能敲开这紧闭的门。这种方式虽然传统而又繁杂,但却保证了我们不漏掉任何一户人家。

  刚到18号院时,龚琪就发现院落结构十分复杂,门牌编号也没有规律,再加上灯光十分昏暗,经常找一户人家要花费不少时间。特别是初五一天就有10多户陆续回家,龚琪和同事不得不来来回回地上下楼找门牌号,挨个登记。那天晚上走在路上,龚琪突然感觉脚部隐隐作痛,回家后才发现是因为上下楼次数太多,脚后跟已经磨出了水泡。为了更快地记住每户人家的门牌号,龚琪和同事决定相互出题考对方,看谁记得快记得准。经过这些天的努力,龚琪居然能不假思索地说出哪一户在几楼,这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基层工作的成就感。

  三圣街21号院:警惕的志愿者大姐 常让我们吃闭门羹

  “姐,今天又辛苦您啦,我们继续上去敲门了。”龚琪和同事小心翼翼地向志愿者大姐表示感谢,飞快地进入院子里。这是三圣街21号院,由于历史原因,21号院是一个无物业、无门卫、无管理组织的三无院落,略显破败衰落,里面租住着来自各地的打工者,自住户很少,管理非常困难,疫情防控也更加紧迫。

  龚琪告诉记者,之前到21号院时,这位志愿者大姐因为担心病毒会找上门,对外人十分警惕,龚琪和同事也时常吃闭门羹,甚至只要在院子里碰到她都会让龚琪和同事胆战心惊,生怕被赶出去。但这天,她出乎意料地承担起了风险最高的门卫工作。“大姐您愿意帮忙守门?”龚琪好奇地问道。“哎呀,看到你们每天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挨家挨户敲门,我也想自己能不能帮忙做点什么。我对这个院子熟悉,我来守门肯定比别人更靠谱,这样院子里风险就小了。你们也辛苦,大家一起努力吧。”听了大姐的回答,龚琪和同事肃然起敬。

  在这场疫情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每一个害怕的普通人都努力地克服恐惧,勇敢地站出来加入这场阻击战。而我们基层社区工作者则通过细致的工作,一天天慢慢地化解着每一个居民的畏惧心理,社区的疫情防控工作也最终得到了居民的支持,日渐走上正轨。

  三圣街33号院:测一下体温再进院 连我们也不能例外

  “你们今天又白来了,昨天一直没人回来。来,你们也要测一下体温再进去,像你们社区工作人员不漏掉一户一样,我们也要不漏掉每一个进去的人。”门卫大姐一见到龚琪和同事,就像见到了熟人,热情地打招呼。

  这是三圣街33号院,是龚琪负责的院子中管理最规范的,门卫大姐对每一家每一户都如数家珍,还帮我们联系上了很多不在家的住户。果然如热心的门卫大姐所说,我们又没有收获,只能拜托大姐留意,当他们回来后,及时通知我们再过来登记信息。这时,一位路过的大爷连声夸赞,“你们放心好啦!这大姐可负责了,前天我亲眼看到她拿着扫帚把几个想打牌的老爷子赶走了呢!”“那是必须的,我要对院子里面的每一个人负责哩!”大姐骄傲地说道。“大姐这段时间真的辛苦您了,您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在这个岗位上接触的人不少,口罩一定要戴好。”“莫得问题的,妹儿!”大姐笑嘻嘻地,又急匆匆地去拦住想进院子的外卖小哥了。

  已经12点钟了,一个上午又匆匆地过去了,龚琪和同事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又开始每日猜楼层的游戏,一路充满了欢声笑语。(图/文 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田怀新 党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