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记住乡愁》撰稿沈皛:用镜头捕捉古镇文化基因
2018-04-13 09:06:00
 

  乐山犍为罗城古镇。

  江苏昆山千灯镇的昆曲小演员。

  浙江嘉兴乌镇。本文图片为纪录片《记住乡愁》截图

  在刚刚落幕的第31届电视剧“飞天奖”暨第25届电视文艺“星光奖”上,纪录片《记住乡愁》(第三季)捧得“星光奖”电视纪录片大奖。这部纪录片讲述了60个古镇的前世今生,通过故事和镜头语言,串起传统文化中“忠、孝、勤、俭、廉”“仁、义、礼、智、信”等美德。

  如何用镜头语言捕捉古镇沉淀下来的文化基因?4月9日,《记住乡愁》的川籍撰稿沈皛接受了记者专访。

  从罗城背回10公斤资料

  从2015年以来,《记住乡愁》已经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纪录频道、综合频道播出,共四季,每一季60集,从古村落再到古镇,纪录片用影像为观众展现了这些人类聚集空间的起源、发展和传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乡镇村落的一山一水,一砖一瓦,滋养着生长在那里的人们,无论身处何地,他们身上总会有故乡打下的烙印。千百年来“遗传”下来的文化基因,要浓缩到一集30分钟左右的片中,需要进行怎样的捕捉和提炼呢?

  “去一个地方,我们要先阅读地方志,有些地方历史上的区域划分经历很多变化,还要翻阅与之相关的史料。小到居委会,大到文史专家,我们都要采访,真正把这些前期内容‘吃透’,才能做出精品。”沈皛是地道的四川人,2016年,他到乐山犍为县罗城古镇调研时,从那儿背了10公斤资料回北京查阅,脚本从初稿到定稿,改了起码8遍,“正常情况下,有些分集的稿子都要改10遍。”

  上午在台里审片,下午改稿至凌晨,这是纪录片制作期间沈皛的工作常态。沈皛习惯闭关创作,在制作第三季时,他在台里一关就是40多天,“进去时我还穿着短袖,出来时这些衣服已经无法御寒了。”

  从第三季到第四季,《记住乡愁》用镜头记录了上百个古镇,给每个古镇进行了文化“编码”。比如浙江乌镇的“枕水人家 立志进取”,德阳孝泉镇的“孝老敬亲推恩及人”,宜宾李庄古镇的“义字当先”……

  沈皛说,理想中的古镇需满足两大“标准”,一是古镇外貌要保存完好,否则缺少镜头感;二是要有文化基因支撑,要根植于当下,打通传统文化、红色文化和当代文化。

  除了这些“标准”,《记住乡愁》里的古镇还以类聚。一是以商聚镇,这类古镇诚信礼让的故事比较多,因为做生意就需要这些品质;二是边防古镇,它们多与爱国、忠诚有关;三是以文聚镇,这类古镇往往南方较多。

  用精彩故事传承文化

  沈皛如今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青年教师,他与纪录片结缘已多年。2012年和2013年,沈皛策划、撰稿、导演的川剧题材纪录片《角色》和木雅音乐文化题材的纪录片《木雅,我的木雅》,均斩获当年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

  在执笔撰写《记住乡愁》文稿时,沈皛想表达什么样的情感?透过镜头和文字,给观众传播的乡愁到底是什么?

  “我们的片子每一集都有一个文化的主题贯穿始终,通过故事来串联。因为我们不想空喊口号,而是通过故事来讲述、传承文化,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就是当观众都老了,他们也会告诉子子孙孙,曾经《记住乡愁》里的某个故事,就是教我们如何待人的。”沈皛说,就算外国人不懂中国文化,通过看故事,也一目了然,“比如江南一带卖棉花的,为什么每次都要给人多称一两?因为棉花吸水,多给别人一两,大家就常来常往,而不是一锤子买卖。”中国古代商人的处世哲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这就是纪录片的“文化基因”。

  “四川是文化大省,李白、杜甫为什么在四川时写下了那么多传世经典,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种文化的浸润是共通的,比如你到峨眉山、西岭雪山,就情不自禁地想写诗。”沈皛说,这在纪录片中也有所体现,罗城古镇这一集的主题是“同舟共济”,历史上罗城古镇干旱缺水,明朝时人们怀着“有舟必有水”的向往,把老街修成了一艘大船的样子,一次失火,人们哪怕舍弃自家东西,都要帮忙灭火,这大概就是出于“同舟共济”的潜意识。(四川日报)

来源:四川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张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