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陀螺”书记滕逸鹤:用生命捍卫百姓安全
发表时间:2020-02-27    来源:包头文明网

  2月21日上午,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东站街道办事处一中西路社区疫情防控卡点上,值班的党员干部仍在忙碌着。在防控队伍中,却再也没有了社区党委书记滕逸鹤繁忙的身影。连日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滕逸鹤像个“陀螺”一般,未曾停歇,终因过度劳累,于当天上午突发心源性疾病,送医院抢救无效,“陀螺”猝不及防地停止了转动。这是她担任一中西路社区疫情防控负责人的第27天,是她担任一中西路社区负责人的第3个月,是她人生的第47年。

  一中西路社区疫情防控卡点守护着7个片区万余名群众。这些群众可能还不知道,几天前还在这里值守的滕逸鹤从此不再出现。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些口罩遮面、守护过他们的人中,哪个是滕逸鹤……

滕逸鹤生前工作照。图片来源:今日东河

  “陀螺”停下来前最后的样子

  2月21日清早,几乎一晚没睡好的滕逸鹤开始和“头疼、头晕“作着斗争,天蒙蒙亮不久,她就又忙着骑上“电驴子”到了单位。疫情防控阻击战以来,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大早第一个到单位,提前做好工作安排:“2月21日7点半,内容:疫情动员部署会议。1、为社区分发消毒液……4、安排晚上的值守人员。”“滕姐,你的脸色不好看,你快回去休息一下吧”刚到单位的社区副书记杨蓉发现滕逸鹤面色苍白、说话无力。滕逸鹤在“战友”杨蓉的催促下,准备回去休息缓缓,临走时还不忘叮咛道“手套在侧面的柜子里,本上记得那几个值守点需要再去进行消杀,体温枪也得注意调试了,你们勤盯着点,我回去找个头疼药吃,一会儿就回来!” 可是,滕逸鹤食言了,她再也没有回来,值守卡点上的战友们再也听不到她的新指令……

滕逸鹤在进行疫情防控排查登记。图片来源:今日东河

  “疫情紧急,等忙完这阵子我去医院找医生调理下就好了”

  “非常敬业”、“工作细致”、“责任心特别强”……认识滕逸鹤的人都说她是一个朴实温和、严谨认真的人,身体看上去更是有种胖胖的结实感,从站北路社区、西一街社区到西五街社区、再到一中西路社区的18年基层工作生涯中更是很少听到她叫苦叫累。一中西路社区的同事们回忆,最近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无意听到滕逸鹤几次提到过身体有些不舒服。2月8日,东站街道党工委书记云元熙看到滕逸鹤面色憔悴,因为疫情防控她每天跑街串巷体重也瞬间“暴瘦”下来,关切地询问后要求她回家休息,滕逸鹤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疫情这么紧急,我就是睡不好头疼头晕而已,等忙完这一阵,再去医院找医生调理下应该没问题。”当时,包头的疫情正在迅速升级阶段。等待她的,是各种安排部署、是马不停蹄地奔忙、是寒冬里的坚持,滕逸鹤不敢多有一刻停歇,实在撑不住时也大不了就在家眯上一会儿而已,之后就又主动请战继续回到一线安排部署、值守防控。在她的心里,居民的生命安全,摆在第一位。为了这个“第一位”,这个一直拼命做事的女人最终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了别人的生命!

滕逸鹤带领社区党委疫情防控尖刀班宣誓。图片来源:今日东河

  “这27天对她来说,过得很快,也过得很艰难”

  “当时安排滕逸鹤到一中西路社区担任党委书记主要就是看上她工作踏实细致,能担当敢作为,这次把社区的7个值守点片区交给她也很放心,这里大部分都是老旧小区,很少有物业封闭管理,疫情防控不好开展,工作量也非常大……唉!”东站街道党工委书记云元熙突然停顿下来,一声长叹,黯然神伤。因为他想到滕逸鹤的丈夫在2016年因癌症去世后,她一个人顶住生活的重担,女儿这个寒假回来几乎也没和她有过几天完整互相陪伴的日子;想到滕逸鹤的年迈的父亲身体非常不好,高龄的母亲也需要人照顾,她却毅然决然选择舍小家护大家;想到这个新上任的社区负责人没有丝毫的畏难退缩扛住了所有的压力,每天除了深夜回家睡上个把小时外,剩下的所有精力都耗在疫情防控的战线上,这个七尺男儿也忍不住哽咽道“临走前没享受上好日子,这些天对她来说,过得很快,也过得很艰难。”

滕逸鹤在社区疫情防控一线值守。图片来源:今日东河

  “妈妈就这么突然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孤儿,她这么拼命工作就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滕逸鹤的女儿刘硕林,这个眉清目秀、温柔娴静的女孩儿才19岁,可却表现出让人心疼的懂事,她几次眼圈泛红却又几次抑制住眼眶里转动的每一滴清泪,缓缓地介绍道“我妈妈很坚强,我爸爸癌症去世后,她是真的伤心欲绝呀,可是为了能让我安心高考,她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情绪,在我面前从不掉泪。她也很实在很朴实,从来就是家庭和单位两点一线,在家里勤俭节约几乎不去逛街旅游,在单位常常照顾其他人的各种困难,总是给自己‘揽事儿’,她还非常有责任心,这几年她为了把家庭、亲人照顾好,把工作做好,都是全身心投入,唯独把她自己全忘了。”说到母亲的“忘我”,这位刚刚上大学的孩子,终于掩面抽泣起来“我再奋斗几年就能工作挣钱了,她好不容易有盼头了,可是做梦也没想到啊……”子欲孝而亲不在,这种伤痛足以使得为人子女的都会让眼眶里溢满的清泪决堤。

  “早知道她还病着,就不唠唠叨叨紧逼她了”

  2月中旬,有几天倒春寒,那时候气温特别低,裹着棉衣的滕逸鹤在外面跺着脚、搓着手坚守着,头疼欲裂的她没有吱声,也没有提早收工,一直熬到晚上十点多,轮值的上岗了,她急忙骑上电车去父母那儿拿点去痛片。为了不影响第二天工作,滕逸鹤匆匆说了几句话就准备出门,这时候,干了一辈子社区主任的母亲,一边给她往包里塞药一边叮嘱她“疫情防控这么严峻,你是一名党员,要坚持,可不能当逃兵。”接受采访时,这位74岁的老人失声痛哭“没想到这次分别竟成了永别,早知道女儿还带着病,就不唠叨紧逼她了。”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没有谁生而英勇,只是选择无畏。滕逸鹤这个基层工作者是那么普通,没有轰轰烈烈的惊天壮举,没有慷慨激昂的豪言壮语,在流逝的时光里,很多人后来也许不一定会再记得她;可她又是那么崇高,需要仰视才能感悟她的精神境界——无愧于岗位,便是最长久的坚守; 无愧于初心,便是最郑重的承诺;无愧于使命,便是最有力的担当;她用实际行动告诉这场战“疫”中的人们 “面对疫情,我们永不言退!”(文/图:李梅 班大威)

责任编辑:包小明 陶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