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武汉两个多月 这些湖北十堰人有很多“难忘”
发表时间:2020-04-09    来源:十堰文明网

  4月8日零时,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历经76个日夜、1800多个小时,因新冠肺炎疫情按下“暂停键”的武汉“重启”,大批因为各种原因滞留武汉的人,终于踏上返程的路。在这些人中,包括不少春节前到武汉的十堰人。8日,记者采访了3位滞留武汉安全返回的十堰人,滞留武汉两个多月,他们的故事里最多的是“难忘”。

  5点起床赶车,只为第一时间回家

梁静在返回十堰的高铁上。

  获知武汉解封,梁静赶紧在手机上抢了一张返回十堰的高铁车票。昨天早上5点多起床,他泡了一桶方便面,匆匆吃了几口便赶往车站。昨日10时许,记者联系上他时,他乘坐的高铁已进入襄阳境内。“憋了两个多月终于能回家了,说实话还挺激动的。”梁静告诉记者,回到十堰后,他计划尽快重新找份工作。

  梁静是郧阳区人,此前在我市城区一家韩国料理店上班,春节前被老板调到武汉市区一家分店上班。“本来想着春节期间餐饮业生意好,老板特意让我到武汉去帮忙,谁知遇到了疫情。”梁静说。

  1月18日,梁静抵达武汉。“1月22日下午便接到停业通知。”梁静说,紧接着武汉封了城,他跟4名同事一起待在员工宿舍里。“不能下楼,吃饭各做各的,其余时间就是躺在床上刷手机看新闻、睡觉。”梁静告诉记者,一开始还想着到小区里做个志愿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实现。

  “每个月要还房贷,交保险、物业费、水电费等,我的压力还是挺大的。”梁静说,在武汉封城期间,他的生活过得很简朴。通过手机下单买菜,他尽量选择白菜、土豆之类的便宜菜。有时候一天只吃两顿饭。

  其间,他也曾尝试着找渠道回十堰跟父母团聚,但都没成功。梁静有个弟弟,春节前原本在河北上班,后经人介绍到枝江工作,结果也因为疫情滞留当地。“我们兄弟俩都没能回去,家里就剩下父母。”梁静说,远在老家的父母担心他们,隔三差五给他们打电话问情况,嘱咐他们注意安全。

  解封首日返堰,夫妻俩抢到不同车次的票

  “我已经坐上返回郧阳区的车了,我老公这会儿应该刚刚离开武汉。”记者电话联系上田莹时,她的言语间略带着几分回家的激动。

田莹在K354次列车过道内。

  今年31岁的田莹,是郧阳区人民医院的护士,她的丈夫陈胜利是该院医生,武汉江夏区人。腊月廿八(1月22日),陈胜利带着田莹回武汉过年。这是田莹到婆婆家过的第一个春节。

  “按照计划,在婆婆家过春节,给老公那边的亲戚拜年,正月初四返回十堰。”田莹告诉记者,刚到武汉的第二天,武汉封城了。虽然是医护人员,但由于没有合适的车辆,田莹夫妇滞留武汉。

  陈胜利的弟弟春节前也从浙江返回家中,加上父母,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好在家里的房子宽敞,还有菜园,一家人的抗疫生活跟平时比倒也没有太多不同。每天通过手机、电视了解疫情的最新情况,通过各种途径打听返回十堰的方法,做一些家务,成了田莹每天的日常安排。田莹发现,随着疫情持续蔓延,武汉的管控也越来越严格。

  “我们隔三差五拿着医护人员工作证明跑到高速路口询问,看能不能返回单位上班,但各种尝试都失败了。”田莹说,身为医护人员,她和丈夫都希望能早一天返回工作岗位跟同事一起抗击疫情。

  几天前,田莹获悉铁路放票的信息后,第一时间抢到了回十堰的车票。“可惜那时候离汉通道还没有完全放开,我老公没买到票。”田莹决定自己先返回十堰复工。

  田莹买到的是上海开往成都的K354次列车的车票,由于婆婆家离火车站比较远,她昨天凌晨3时许便起了床,早饭都没吃就往车站赶。“正常情况下,路上需要两个小时,我怕特殊时期路上耽误时间,所以早早出发了。”田莹说,昨日8时27分,她坐上K354次列车离开武汉。

  从武汉到十堰,田莹乘坐的列车开了6个多小时,她还没下车,她的丈夫买到一张当天返回十堰的高铁票。“他下午3点多的车,估计晚上7点多能回来。”昨日15时许,早饭午饭都没吃的田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先到医院报到,做个必要的检查,然后根据医院安排尽早恢复工作。”田莹说,她最遗憾的是没能跟同事们一起站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母子武汉探亲,78天后分别仍依依不舍

  昨日14时30分,在汉口火车站候车大厅,53岁的王萍和19岁的儿子王润泽静静地等着检票上车。春节前到武汉探亲,母子俩原定在汉停留一周的计划,被疫情延长到两个多月。

王萍在汉口站内等候检票。

  “虽然滞留武汉这么长时间,但对我来说也挺好的。两个多月的近距离接触,一家人的关系更亲密了。”电话中,王萍告诉记者,她和儿子在武汉的妹妹家住了整整78天。

  王萍的父亲跟随三线建设大军从武汉来到十堰,王萍从小来到十堰生活,后来进入东风公司工作,几年前退休。王萍在三姐妹中排行老大,二妹一家在武汉,三妹一家在襄阳,一大家子都在东风公司工作。几年前母亲去世,姐妹三人便约定每年春节到武汉陪父亲过年。

  腊月廿七,王萍带着上大二的儿子赶到武汉。“老父亲今年春节在二妹妹家,我想早点过去帮妹妹购买年货。”王萍说,按照计划,她和儿子在武汉待一个星期。

  “我们到武汉后就买好了正月初四返回十堰的车票,没想到武汉封了城。”王萍说,三妹妹的婆家也在武汉,三妹妹一家被困在了婆婆家。她和儿子与二妹妹一家三口及老父亲住在一起。“虽然不能下楼,但一家人在一起倒也挺融洽。购买蔬菜及生活物资都通过手机下单,然后由志愿者送到小区里。”王萍说,平时除了陪伴老父亲,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帮着做家务,给一大家子人做饭。

  王萍的儿子和二妹妹的儿子年纪相仿,兄弟俩有共同语言和爱好,平时经常黏在一起。老父亲除了看电视、拉二胡以及跟女儿女婿拉家常,剩下的时间一心用来养花种草。一大家人天天在一起,反而增进了彼此间的感情。

  得知武汉解封,王萍第一时间买到了返回十堰的车票。昨日下午,一大家人在朝夕相处两个多月后分别。“能回十堰的家中,心里有些小激动,但跟父亲、妹妹分别的时候还挺舍不得的。”王萍说,在汉口站候车大厅,她特意拍下一张照片留念。(十堰晚报记者 何利 实习生 孔令媛)

责任编辑:宋梦 朱丽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