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抗疫60天未见面 一个普通武汉家庭的“小别离”
发表时间:2020-03-21    来源:武汉文明网

  3月19日,陈再胜终于踏踏实实睡了一天。

  当天,她供职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收治的最后一位新冠肺炎患者转院,该院全面消杀后将恢复正常医疗接诊。

  此时,她的丈夫陈迪杰和儿子陈泉峰仍分别在民航湖北空管分局气象台观测情报室、区域管制室隔离值守。

  同城抗疫,当天是他们一家三口分开的第59天。3月18日,武汉新冠肺炎新增病例首次零报告。陈再胜说,虽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人能团聚,但都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妈妈,我只能从背后抱抱你”

  这是一个普通的武汉家庭:陈迪杰,民航湖北空管分局气象台观测情报室员工;陈再胜,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护士;陈泉峰,民航湖北空管分局区域管制室员工。

  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的那顿团年饭,对这个家庭有着特别意义:儿子陈泉峰第一次把女朋友带回家了,陈再胜和陈迪杰非常开心。

  团年饭的时间半个月前就敲定好了。那个时候医院已经很忙了,陈再胜请同事提前一个小时接了她的班,赶回家做饭。

  松鼠鳜鱼、糖醋排骨……陈再胜亮出自己的拿手菜,希望“小朋友”能感受到他们的看重。为安全起见,吃饭时,他们使用公筷夹菜。

  “我老婆和年轻人代沟小些,聊吃的、聊球赛,很开心。我呢,坐在旁边听。”回想起那天的团年饭,陈迪杰言语中仍透露着一家人团聚的幸福。

  吃完饭,儿子对妈妈说,要过年了,机场忙,难得碰面了,抱一下吧。

  “那我不能从正面抱你。妈妈‘太危险’了,只能从背后抱你。”1月初开始接触不明肺炎病人,在医院工作了30多年的陈再胜很谨慎。看到妻儿这个背后的拥抱,陈迪杰心里酸酸的,感觉儿子真的长大了。

  第二天,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被指定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陈再胜被安排到发热门诊工作,比之前更忙了。

  1月23日,武汉实行交通管制,很多武汉人的团年饭都取消了。1月26日,陈泉峰和陈迪杰作为民航湖北空管分局第一批值班突击队队员,进入单位进行“隔离值守”——只能在工作岗位和宿舍来回。

  在陈再胜的记忆里,这是儿子在四川上大学毕业回到武汉后,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母子没见面。“心情不一样,以前是正常,现在是异常。”陈再胜和陈迪杰都说,正常的生活状态被打破了。

  给儿子买的新房,就在自己家斜对面的小区。“六七分钟,穿过一条马路就是他的家。”平常的日子里,虽然不住在一起,但儿子每次轮休都会回家吃饭。

  “但现在,不见面就是最安全的方式。”陈再胜说,等和儿子再次见面,首先一定要再拥抱一下。

  每天一条消息,知道你平安就好

  3月17日,首批援鄂医疗队踏上返程,武汉天河机场再次热闹起来。

  下午4点,陈泉峰接班。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每一个小圆点都是一架飞机,其中几架飞机上搭载着援鄂医疗队。

  在无线电波道,陈泉峰代表单位向机组和医疗队表达了谢意。同时他也在想,“我妈是不是也可以休息下了?”

  在单位值守了快两个月,他有点疲惫。陈泉峰说,“工作量没有平时大,但工作时间明显比之前长。”50多天没出过单位门的隔离值守,给他带来了小小的不适应。

  和妈妈相比,他觉得自己的辛苦微不足道,但关键时候自己不能“掉链子”,必须义不容辞顶上去。“管制员职业特殊,整个湖北省能干我们这个活儿的也就40多个管制员。”

  2月14日,陈泉峰28岁生日。零点,陈再胜给儿子发了一个“520”红包。“不在一起,怕儿子心理上有失落感。”

  这个特别的除夕夜,儿子也是在零点给妈妈发了个红包。”陈泉峰说,他希望妈妈顺顺利利。

  “还好么?”每天,陈泉峰都会给妈妈发条微信。妈妈每天与大量发热病人打交道,他收到妈妈的回复后才会安心。

  每天早上7点15分左右,陈迪杰知道陈再胜已经起床,会跟她通个电话,问休息好没;晚上七八点,估摸着陈再胜已经下班,他又会打个电话。“这是我每天的工作,我要让她知道,家,是她最大的靠山。”陈迪杰说。

  阳台与客厅,近一小时的夫妻对坐

  2月7日,陈迪杰完成单位第一批值守任务回到家中;儿子继续留守。

  回家前,陈迪杰没告诉陈再胜。晚上6点多,他做了三四个菜,等着她下班。

  “把东西一收就走了,一口饭没吃。”陈迪杰没想到,老婆回家后立马收拾东西,要去医院的宾馆住。“我突然有一点心痛。”陈迪杰说,老婆工作这么辛苦,住宾馆哪有住家里舒服呢?

  “一定要保护家人啊,怕影响他。他还要去单位上班,更怕影响他的同事。”尽管工作时很小心地防护,但陈再胜不敢侥幸:“他在家时,我回去了3次,前两次都是把东西放门口,然后再打电话让他开门取。”

  2月20日左右,医院发了一些社会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陈再胜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把物资送回家,再拿几套换洗的衣服。

  这一次,不得不进家门了。收完东西,“他说‘不走,坐一下’。”陈再胜想着他一个人在家呆了那么久,那就坐一下。

  “我坐在阳台,他坐在客厅,都戴着口罩,两个人保持5米的距离。”陈再胜说,聊的都是家长里短。

  夫妻对坐近1个小时,陈迪杰说,虽然隔着口罩交流,但他明显感觉两人都宽心了。

  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是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最近的医院,陈再胜1月初就开始接触病人了,知道疫情的严峻。

  1月17日上午,值完夜班的陈再胜回到家,就接到同一科室要好同事确诊的消息,失声痛哭。看到老婆的样子,陈迪杰也哭了。但他安慰她说,“人要有精气神,不能恐惧,有底气才有抵抗力。信心都没有,很容易被感染。”

  “发泄之后,好多了。”对于那段日子,陈再胜不愿多谈。她只是说:“我也许做不了英雄,但绝不能当逃兵。我能付出的就是把我眼前的工作做好。”

  3月20日,他们一家三口分开的第60天。陈泉峰说,3月25日,他将和父亲完成单位的第三批值守任务,“是时候回家了。”(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宇)

责任编辑:王玉涛 胡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