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八旬老人珍藏8000封书信 60载通信谱就时代音符
2018-09-20 09:16:00
 

  父亲、姐姐、亲戚、老师、学生、同事、朋友……在武汉退休老人傅寿彭83年的人生中,无数与他有过交集的人都和他通过信。几十年下来,他珍藏的书信达8000封,塞满了家里的书柜。
  如今,阅读这些发黄的老信件,回忆自己人生中的点点滴滴,成了傅寿彭晚年的一大乐事。有人想出钱买下这些信件,也被他拒绝。
  老人认为,纵使时代变迁,但信件中蕴含的真情永存。在离世之前,他准备将这些信件装订成册,作为一笔精神文化财富留给后代。

武汉83岁的退休教师傅寿彭,家中藏有书信约8000封。(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摄)

  岁月流金
  老人珍藏8000封书信
  傅寿彭家住汉口火车站旁的东方帝园小区。18日下午,记者来到老人家中,16平方米的卧室里,除了床头和窗户,其他部位基本上都是书架,藏书近万册。傅老从书架下方的柜子里,提出来两个大纸盒,里面装的全是一摞一摞的信件。
  这些书信,有父母、姐姐、晚辈、亲戚的回信,也有老师、学生、同事、朋友的回信,“我专门清理过,大约有8000封。”
  最早的书信,是傅老大学时代写给父亲的。1953年至1956年,傅老在河南师范学院(现河南大学)上学期间,就开始给父亲写信。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父亲,当年在湖南老家的一个私人铁厂做事,给他回了几封信。他也曾给乡下母亲写信,母亲不识字,不会回信,但会请识字的人念给她听。
  傅老说,他的通信对象多达上百人,通信最多的是他的姐姐,姐姐大他5岁,在湖南娄底市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傅老上大学期间,就开始与姐姐通信,一直到2013年姐姐去世,通信达上百封。
  这些书信作者,见证了一个笔端交往的时代。傅老说,自从进入新世纪,电话和手机慢慢普及后,书信就变得越来越少了,最近十多年来,一共只收到二十多封来信。而他最近一次与人书信交流,停留在了2016年。

傅寿彭家里的书信堆成了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摄)

  鸿雁传书
  真情流淌大半个世纪
  “我喜欢写信,这些书信,倾注了我大量的心血。”傅寿彭老人说,在信息不发达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远程交流主要就是靠书信。他写的信有的长达十页纸,每页三四百字,算下来就是几千字,有时晚上写信一写就是几个小时。
  傅寿彭是湖南安化人。1953年他考上河南师范学院,大专三年学习的是地理专业,1956年毕业后,分配到了位于汉口航空路的武汉市第十二中学当老师,教地理专业。三年后,他前往华中师范大学进修政治专业后,改教高中政治。
  武汉市第十二中学是一所包含初中和高中的完全中学。1964年,因为业务素质等各项能力突出,29岁的傅寿彭被重用提拔,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副校长。
  1980年,傅寿彭调到武汉市第十七中学任校长。5年后,他又被调到江汉区教育局,工作10年后,1995年60岁时退休。“我这一辈子,就是教书育人。”傅寿彭说,他写信之所以这么多,和他的职业密不可分。一些晚辈遇到学习生活和理想信念方面的问题,他都是通过书信旁征博引,指点迷津。“这本来就是我作为一名人民老师的职责所在,何况还是亲戚朋友。”
  另外,傅寿彭十分注重亲情和同学情。当年在河南上大学时,他不仅与老家的父母及姐姐通信上百封,还和初中、高中、大学的70多名同学有过书信来往,那个年代同学情真意切,其中有一个同学与他通信都有近百封。
  一生遗憾
  弄丢妻子数十封情书
  在傅老珍藏的这8000封书信中,没有一封情书,这是让他感到最遗憾的事。
  傅老的初恋,就是他现在的老伴罗正涛。罗正涛比傅老小三四岁,两人同是湖南安化县东华乡共兴村人,算是青梅竹马。不过,直到罗正涛上了湖南师范学院,傅老已毕业分配到武汉市第十二中工作,双方才通过书信,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1959年,罗正涛毕业后分配到了湖南益阳三中当老师,1961年,两人在益阳结婚。“其实当年我想调回湖南工作,但武汉这边的教育部门舍不得放人,没有批准。”傅老说,直到1964年,老伴调到了武汉的一所中学任教,他们才真正地团聚。从谈恋爱到婚后分居的那些年,夫妻都是靠鸿雁传情。“结婚前后那5年,我们起码写了数十封信,老伴给我写的信都没有保留下来。现在年纪大了,也想不起来具体原因了。”傅老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老伴的字,写得相当好!我现在爱她的字,胜过爱她的人。”傅老开玩笑地指向客厅墙壁上的一幅字画,这就是罗正涛写的。“你写给我的数十份书信,我可都保留着呢。”罗正涛说,老伴喜欢收藏书信、剪报,她则练了几十年的书法,写的字还过得去。听说湖南的母校马上要校庆了,她最近特意写了一封字画,准备邮寄过去,“我还迷上了甲骨文,练了三年,1500多个甲骨文字,基本上都学会了。”

几十年前的书信仍字迹清楚。(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摄)

  拒绝收购
  欲装订成册传承后代
  泛黄的纸张、苏联明信片,带花纹边的航空信封,还有各式各样的邮票……傅老的这些书信,留下了浓浓的时代印记。在普通人眼里,也许会觉得一文不值,而在一些古玩爱好者眼里,那可是值得收藏的宝物。
  因为喜欢读书藏书,傅老经常逛图书城和古玩市场。其间,他结识了一名古玩爱好者肖先生。肖先生听说他几十年积攒了8000封书信,提出按每封一元的价格收购,他拒绝了。
  肖先生说,集邮并不只是收集邮票,上个世纪的书信、明信片、信封、包裹凭证以及购买邮票的单据等,都是有收藏研究价值的。有的信封不值钱,有的值三五元十元、上百元甚至上千元。前不久在古玩市场,傅老看见肖先生在收购旧信封,就说自己保存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的8000封书信。因为没法一封一封地来衡量价值,肖先生确实提过愿意花每封一元的价格打包收购。“这是我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傅老说,他现在身体还很好,等到他走不动了,还可以翻阅往事。他认为,纵使时代变迁,但书信交流蕴含的真情永存,“以后我还准备装订成册,作为一笔精神遗产,留给后代。”

来源:湖北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李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