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兰州:40年前交通薄弱出行难 40年后百姓走得远更走得好
2018-07-16 10:24:00
 

  [改革开放40年]兰州:从蜗速到快速 从拥挤到舒适

  图为蒸汽机车时代。 图片来源:甘肃经济日报

  图为宝兰高铁的开通,让兰州融入全国高铁网,甘肃省也全面进入高铁时代。 图片来源:甘肃经济日报

  从没有路到渣土路再到柏油路,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再到汽车,从火车到飞机再到高铁。改革开放四十年,广袤的祖国大地上,路路通工程、机场高铁工程逐个上马建成,让民众的出行方式、出行体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说走就走、“千里陇原一日还”成为常态。

  目之所及,四通八达新路建,城市交通展新颜。机场高铁线路多,公交路网密密织,百姓开上小轿车……

  往昔薄弱的交通 

  提起40多年前的出行经历,李恒安一时陷入沉思,然后从下火车出兰州站开始说起。那一年,他25岁,从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毕业,被分配到兰州的国营万里机电厂。“当年的火车每小时才能跑几十公里,从西安坐到兰州得几十个小时。那时火车多挤啊,压根儿就没座位,好不容易抢个座位,也是大家挤着坐,可累了。”李恒安说。

  李恒安清晰地记得,当年兰州火车站广场上只有一趟公交车,就是大名鼎鼎的1路车。车辆运行的路线和现在一样,经盘旋路、东方红广场、庆阳路、西津西路,终点到兰州西站。那天,第一次来到兰州的他透过车窗仔细地瞅着这个陌生的城市,马路上人不多,汽车更加少。马路边几乎没有超过三层的建筑,庆阳路尤其是南关十字那一块儿路很窄,这是当时兰州的商圈所在。

  “下了1路车,怎么去安宁区费家营厂区报到呢?我们几个人决定走过去。过了七里河黄河大桥,马路上就越发的冷清了,只有路中央高大的雪松与我们为伴。”李恒安说,上世纪60、70年代,国家机械化程度低,大家出行都是靠两条腿。别说从西站走到安宁区费家营,就是从火车站走过去,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那时候,国家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支援大西北”,很多有志青年,包括高考恢复后那几届毕业的大学生都主动要求来兰州、西宁、西安等西部地区支援当地经济建设。

  “当时,兰州城市基础设施条件确实有限。”跟随父亲从山东来兰支援西北建设的岳美玲说,改革开放初期,兰州市只有1路、2路、3路、31路电车、32路电车、33路电车等几条公交线路。那时候,大家都在大中型国企上班,住房、幼儿园、学校、医院、菜场、商店都配备在厂区附近,人们的日常生活半径就在几公里范围内,每周星期天单休,大家出行也不频繁。

  那个时候,兰州1路车和3路车的终点站相邻,之间就隔着一个西站十字。由于3路车车辆配置少,在节假日高峰期间,等车的人太多,经常出现一个画面是,1路车来不及更换车牌,就开过十字临时增援3路车运力。“现在,随着打通的道路越来越多,公交车线路和运力大增。虽然在兰州住了几十年,但若去不熟悉的地方,有时候还都会迷路。”岳美玲说。

  路通了,公交先行。1953年1月建成的兰州公交集团,经过60多年的发展,目前在市区的运营线路达到112条,运营线路总长度3136.6公里,皋兰、榆中、永登三县都有开通至市区的线路。公交日均客运量达到200万人次,全年客运量达到7亿人次以上,占兰州市市民出行分担率的30%。

  与李恒安这一代人相比,1981年出生的胡女士显然幸福了许多。她上中学时,得从平凉市静宁县的李店走到仁大乡,虽然家和学校之间没有正儿八经的路走,但有了自行车可以骑。她告诉记者,由于教育资源有限,她不得不去离家较远的学校就读。每周回家一趟,将家里的面、菜、油带到学校,在学校烧火做饭吃。“那时候,上学途中都是土路,更有一段是在河边走还没有路,得多次推着自行车过来过去地趟河。”胡女士说。

  数据显示,1978年,全国农村公路里程只有58.6万公里,大量乡镇和村庄都不通公路。2017年底,全国农村公路的总里程已超过400万公里,99.99%的乡镇,99.97%的建制村都通上了公路。

  “两轮”和“四轮”间的流转 

  在岳美玲家里,一对“上海”牌手表被完好地保存在一个盒子里面。“这是我和老公结婚时的信物,相当于现如今的戒指吧。”她说,改革开放初期,结婚流行“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自行车属28寸“永久”牌的最上档次,一辆自行车前梁坐着孩子,后座带上媳妇,是当时的标配。除了捎人,自行车还可以捎米、面、油,捎煤气罐,是家家不可缺少的。

  事实上,由于属于刚需产品又无替代品,自行车在改革开放前后将近20年的时间里成为了大众交通工具之首。

  1979年出生的李健感叹道,1991年,他考上兰州市第三十三中,家住在兰新,相对较远,自行车就成了上下学陪伴他的交通工具,风雨无阻。“我们上学的那会儿,家近的同学步行,家远一点的同学都是骑自行车,几乎没有人选择坐公交车上学。学校里、家里还有马路边都设有自行车存放处,还配备了专人收费。那几年,‘永久’、‘飞鸽’牌已经过时了,变速山地自行车开始流行起来,3变速、5变速,做的是越来越漂亮。”

  李恒安家5口人,最多的时候拥有3辆自行车。现在只剩下1辆,28寸“永久”牌的“古董”,去菜场买菜还是用的上。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两轮”的自行车升级成了“四轮”汽车。不到十年时间,他的三个孩子买了四辆小轿车。“节假日,儿子、姑娘回来,总是数落我骑着个自行车出门不安全。”李恒安说。

  改革开放初期,“听诊器、方向盘、劳资干部、售货员”是最令人们羡慕的四大职业。特别是“方向盘”,就是专职给公家开车的驾驶员,没有公事的时候,车还可以留给自己家私用。

  “改革开放初期,人们都是开公车,没有开私家车的意识。吃着大锅饭,家家经济条件都差不多,并不认为提高生活质量就得有辆车。”兰州市民赵勇解释,开始有私家车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大量“下海”捞金的人员挣上了钱,开始享受生活。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赵勇买了辆面包车跑“面的”营运,当时兰州的出租车起步价是7元,“面的”是5元。别小看这2元钱的差别,还是吸引了很多的顾客。开了4、5年后,赵勇买了辆别克轿车,过上了别人眼中有车一族的生活。

  可谁也想不到,机动车数量增长远远超过了道路的拓建速度。李健说,“刚有车的那会儿,走哪都开着车,到处仿佛都是停车场,人到哪就把车停在哪儿,非常方便。路上净是羡慕的小眼神。10年过去了,大家都有了车,开在路上,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停个车还得绕上多圈找车位,令人抓狂。”

  截至2017年9月,兰州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超过95万辆,一方面让道路不堪重负,另一方面停车变得难上加难。也就在这一年,在健康出行、低碳出行倡导下,摩拜、酷奇、OFO等共享单车以迅疾之势铺遍各大城市,老年人骑上它回忆青春,中青年骑着它奔波在上下班路上……

  共享单车的出现让家住兰州市公交五公司,在定西南路上班的兰州市民张玲的上下班变得方便起来。她说,“从单位到家里没有直达公交车,走路有时候又太赶,时间来不及。共享单车投放量大,可以随到随停,兼具锻炼身体,周围骑行共享单车的朋友也是越来越多。”

  交通基础设施迅猛发展 

  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大兴基础设施建设,艰险的山路,泥泞的土路,坑洼的马路,慢慢变成了沥青路、水泥路、柏油路,四通八达公路网的形成,让出行不再难。

  老家在庆阳正宁县的黄金来回忆道,从前的乡村开门就是坡,抬头就是山,崎岖的小路走也走不到头,去县城赶集特别费劲。“如今,农村通上了柏油路,牧民可以骑着摩托车去放牧,农民也能开着小车去种田。”

  1978年,甘肃省上等级的公路很少,没有一条高等级公路。1994年省上第一条高速公路天(水)北(道)路竣工,从此,高速公路建设进入了快车道。

  2017年底,甘肃省公路总里程达到14.3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达到4014公里,55个县通高速公路,二级及以上公路里程达到1.33万公里,农村公路达到11万公里,具备条件的建制村全部通沥青(水泥)路。省城兰州5个出口全部实现高速化,全省以兰州为中心呈放射状的高速公路网初步形成,与青海、宁夏等周边省、区实现了高速公路对接。

  除了公路,铁路和机场的发展更让人惊叹。

  近些年,甘肃省境内西平、天平、额哈、中川城际、干塘至武威铁路增建二线等铁路相继开通运营。特别是2013、2014年,全省铁路项目完成投资居全国第一,与全国平均发展差距进一步缩小。兰新高铁、宝兰高铁、兰渝铁路通车后,极大地拉近了全省与全国各城市的时空距离。为甘肃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带来巨大变化。

  陇南宕昌的中药材得益于首条铁路——兰渝铁路的穿过而加快了走出去步伐。位于哈达铺火车站旁的中药材交易市场更是夜晚灯火通明。为什么在晚上交易呢?因为白天药农们都在地里种植、收割药材。

  宕昌县哈达铺镇哈主山兴旺中药材农民专业合作社高兴全告诉记者,合作社主要种植黄芪、大黄等中药材,多年来这些药材都是用汽车或汽车加火车的方式运往湖北、安徽等地,收货商常以交通不便的理由压价。“随着兰渝铁路的贯通,宕昌的中药材就可以用火车运往外地,再也不怕收货商压价。”

  随着2014年兰新高铁贯通,2017年宝兰高铁贯通,几年来,高铁深深影响着兰州市民的生活。“70年代,列车在兰州至宝鸡间需要运行26个小时,而今只需2个小时。以前去北、上、广,坐卧铺要几十个小时,年纪大一点儿的人和小孩子太遭罪,如今实现了一日达。”张玲说,高铁快捷便利,现在去河西、西安、西宁这些附近的地方,乘坐高铁是大家的首选。

  高铁疾驰在大西北,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和生活方式,还带动了铁路沿线地方经济建设,带火了旅游经济,形成了朝出晚归的“一日生活圈”。

  如今,乘坐火车不仅走得了,更能走得好。提起火车这几十年的变化,李恒安唏嘘不已,“最早燃煤的绿皮火车又慢又乱,乘务员拎着壶给旅客倒水,缺水是常有的事。”2017年他坐了趟“敦煌号”高级软卧,发现卧间内居然配备卫生间和沙发,列车上还有自助餐和年轻人喜爱的酒吧,列车员告别了冷臭脸给旅客表演敦煌舞……

  40年来,甘肃机场建设也交出了一份完美答卷。上世纪60年代末,兰州中川国际机场开始建设,1970年7月正式建成通航,是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后改扩建的第一座西部地区机场。随后甘肃省境内金昌金川机场、张掖军民合用机场、甘南夏河机场,庆阳机场、陇南成州机场等相继建成,机场体系进一步完善。

  截至2017年底,兰州中川机场已开通兰州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西安、南京、 杭州、敦煌、嘉峪关等192条客运航线,通航城市达98个,运营航空公司累计达到42家(含货运航空公司4家)。兰州至北京、上海、乌鲁木齐、广州、成都、深圳的航班每日最多达10班以上,至杭州、昆明、南京、武汉、济南等大部分骨干城市的航班均在6班以上,骨干快线网络基本形成。(甘肃经济日报)

来源:兰州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徐春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