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犟妈”助残疾人圆幸福梦 8年苦撑仍亏损80万
发表时间:2013-06-05   来源:中国文明网·道德模范频道

  第152期:“犟妈”倾家助残  

  她曾是生活优越的掌上明珠

  她经营的厂子也曾红红火火

  她坚持收留了8名智残工人

  8年累计亏损近80万元

  烦心过恼心过但不曾放弃

  一位女老板为何如此倔强 

  只为帮残疾孩子圆幸福之梦

  >>>>第151期 道德90后

  斜挎着扩音器,对着工人们连喊带比划;咽部长出凸起的息肉,声音长期嘶哑;十指上道道裂口,常常缠着胶布。在工厂里,易勤总是最累的,对智残工人她视若己出,不离不弃,有时候“犟”得令人心疼。她曾是老八路的掌上明珠,曾经生活优越,能歌善舞。东方红食品厂的岁岁年年,改变的不仅仅是她的容颜。女儿说,妈妈也是一个情感细腻的人,扛不住、身心疲惫的时候,也会在自己面前流泪。   

    连日来,助残“犟妈”易勤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也吸引了多家媒体跟进深入采访,几位智残人家属还专门找到东方红食品厂为孩子求职。

  “犟妈”易勤拯救了一个个家庭,营造了一份份安宁,担当了社会责任……残疾人都想有自己生活和生存的舞台,能帮他们完成人生梦想,也让“中国梦”更加完整。网友们看到易勤的事迹后,更是给予了如潮的好评。

    “我有时候有个苕想法,先尽量做,倒下去再说。我就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把目前企业好的产品,把东方红这个厂延续下去,让这批伢们有饭吃,让他们有一棵大树,能够遮风挡雨。”

——易勤

武汉犟妈演绎顽强坚守。视频来源:CUTV

  “犟妈”和员工们相互鼓励。

  讲述·一个持续8年的善心故事

  近日,在本报(楚天都市报,下同)联合发起的“助残圆梦”公益行动中,一个特别的报料电话将我们引向江汉区兴业路9号,武汉市东方红食品有限公司。

  读者在来电中说,这家规模不大的福利企业,10名生产员工都是智残工人。春去秋来,夜昼轮转,47岁的女老板易勤像妈妈一样,带着这批工人已经坚守了8年,熟悉她的人都亲切地喊她“犟妈”。

  记者探访得知,厂子曾经红红火火,如今却濒临困境。周围的人想不明白,一个老板,先后卖掉、抵押两套房子往工厂里贴钱,每天起早贪黑带着工人劳动,8年累计亏损近80万元的情况下,也坚持留下10名智残工人,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信任

  他们是用最纯净的心,在保食品安全

  与智残工人相处,是件苦差事。8年相处下来,易勤说,自己“烦心过,恼心过,但没刺心过”。在她看来,这些工人“有时比健全人还可爱,是非分明,正义感强,没有杂念,心思很单纯。”

  每天早上,工厂大门外都会出现一道独特的风景:这批智残工人,集体跺脚,跺掉身上的沙子和尘土,依次进入。

  按照要求,在进车间生产前,他们要洗手消毒,要换衣换鞋,不能用手直接接触原料。健全工人有时候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些工人都做到了。

  “洗手消毒说五遍就是五遍,从不打折扣。换完工衣,两个人之间要互相摘掉对方身上的细小纤维和毛发,半根头发都能发现。他们会拿食品袋对着光看,一点毛点都能指出。车间的地面拖得一尘不染。”这让易勤无比感慨,这些智残工人虽然接受能力差,生产效率不高,但只要学会了的生产规范,就像电脑程序植入了他们的大脑,不可更改。

  “你见过健全职工们相互检举不洗手的么?”易勤的丈夫刘宏涛说,这批智残职工就会,正是这种健全人都做不到的相互监督方式,最大程度地确保了公司生产出的食品质量,目前他们生产的酸梅膏和糕点,已经进入北上广一线城市和武汉中百超市等一流卖场。

  “他们是用最纯净的心,在保食品安全。有这样的工人,你还怕生产的东西不好么!”在工厂里,一份份质检合格报告书,一块块“食品安全示范企业”牌匾,让易勤觉得,对智残工人的信任,是她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责任

  如果让他们走,以后他们怎么办呢?

  不过,既然是开工生产,就要求跟得上市场的步伐。有时候订单来了,易勤也曾站在车间里急得跺脚:再不听话,大家都要饿肚子,你们还要不要吃饭?10名智残工人终于停止嬉闹,投入紧张的忙碌。

  他们的智商与小学生相仿,劳动效率不高,时而完不成订单。

  每一次,易勤都说服自己,他们心眼死,打不得,骂不得,但他们的心纯净得像一眼望到底的清水,几年下来,自己对他们已经有了抛舍不下的情感。如果让他们走,以后他们怎么办呢?

  10名智残员工,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与他们的深入接触,让易勤的内心多了一些柔软的地方,她的人生不由自主地翻转到另一个频道。

  2012年6月,在东方红工作两年的马霖,到武昌一家超市应聘时落选。父亲怀疑店方有意刁难,与店长理论时一时冲动动刀伤人,在赔偿10万元后,被判三缓三。次日,担心马霖因为父亲的事想不通,易勤再次接纳了他。

  智残工人劳动效率大概只有健全工人的五分之一。在东方红生产车间里,洗手消毒、拖地、封装这样最简单的工作,易勤都要喊着“一二三四”,配合肢体语言手舞足蹈地进行示范。她常年带着一个扩音器,一遍遍喊话。“我有时觉得自己不是工厂负责人,而像是幼儿园的阿姨。”聊到苦处,易勤摘下眼镜,反倒开怀笑了。这批智残工人,大的不过37岁,小的才19岁,他们喊自己“干妈”。在这间特殊工厂里,他们找到了同伴,也找到了快乐。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 
4.55K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