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波:书呆子的天生法官命 宁让身体透支不让工作欠账
发表时间:2014-06-26   来源:法制日报

    “你说他连个副科级都不是,干吗非要为了工作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刘桂华口中的他,是自己的丈夫孙波,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人民法院一名普通的刑事审判员。

  孙波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20年,他参与审理的2000余件刑事案件中,无一起超审限、无一起被改判和上访缠诉。因积劳成疾致双肾衰竭,孙波两次换肾失败,如今只能靠透析来维持生命。即使这样,孙波依然坚持每天披上法袍走进法庭。

  书呆子的天生法官命

  1994年,22岁的孙波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鹤岗市工农区法院,在刑事审判庭当起了书记员,从此再没有离开过刑事审判庭。

  披上法袍的第一天,朴实的父母只叮嘱孙波一句话:“少说话,多干活,把活干好。”这简单的一句话,成为孙波始终不敢忘却的座右铭。

  工农区法院是鹤岗市的中心区法院,案件任务繁重。孙波一个人承担了送达、宣判、提押被告人、开庭记录、整理和装订卷宗等工作,并负责每月固定报表、司法统计分析和调研材料。每年多达300余起刑事案件,他白天开庭,晚上装订卷宗,工作量可想而知。

  作为煤城的一名法官,孙波十分注重对煤矿安全生产犯罪案件的研究,他经常深入矿山调研,撰写了多篇调研文章。2006年,黑龙江省法院特别指派他到北京参加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等联合召开的专题研讨会。最高人民法院随后出台的《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司法解释》中,就有来自基层法官孙波的建议。

  十几年如一日,不管工作多忙,孙波始终坚持学习。在孙波家里,到处是一摞摞法学理论书籍,卧室的床上也多是这类书。“你就是个书呆子,不让你学习,比要你命还难受。”每到后半夜,妻子睡了一觉后,看到孙波依然手不释卷,常常这样嗔怪他。

  审理大案的铁面判官

  孙波不仅以擅长审理复杂、疑难、重大案件而著称,且审结的案件无超审限、无发回重审和上诉改判等情况。

  2008年10月,涉嫌集资诈骗的天达地产公司资金链断裂,天达地产公司老板李某涉嫌非法集资、诈骗7亿多元人民币,涉案人员2600多人,案卷400多卷……审理这样一起案件,鹤岗市中院是第一次,孙波也是第一次。

  因为案卷实在太多,鹤岗市中院专门腾出一间会议室作为孙波的办公室——案卷摆了一地,几乎再没有地方下脚。那天,孙波买了一箱方便面、一条香烟,从家里拿了一只大碗、一双筷子,“住进”了办公室。

  “每个案卷都得一口气从头到尾细细捋,中间要是断了,要想重新捋顺,太费劲。”为了把握案件的各个细节,一个多月里,孙波看完了所有的案卷,而且写出了近20万字的阅卷笔录和相关资料,对于每一个涉案人员、每一笔资金、适用的法律和需把握的政策,他了然于胸。在案件审结时,他创了一项纪录:连续吃住在办公室21天。有人称其为“疯狂21天”。

  2009年8月17日,震惊全国的鹤岗市政协副主席白玉库雇凶杀人案,孙波担任主审法官。案件审理期间,孙波接到通过各种关系打来的电话,有的想表示表示,有的叮嘱小心点儿,孙波均不为所动。2010年6月11日,鹤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白玉库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像这样的难活,急活,累活,孙波干了多少,他自己记不清,别人也说不清。工农区法院法官申立红看着孙波干工作的疯劲、痴劲,曾对他吼过一句话:“别人干工作卖力,你干工作卖命。”

  带病工作只为接近梦想

  2011年春节,孙波持续发烧,不停流鼻涕,每次向审委会汇报案件时,他都是边汇报边擦鼻涕,汇报一个案件就要用上一卷纸。

  妻子刘桂华劝他到医院检查一下,他总说,没事,就是个感冒,挺挺就过去了。谁知这一挺就是一个半月。到了4月份,孙波的病情越来越重,晚上动不动就流鼻血。妻子没办法,只好把这事儿汇报给工农区法院院长李艳秋。

  李艳秋一听就急了,强迫孙波去医院做检查,可孙波硬是拖到“五一”假期才在妻子的陪伴下来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出,医生惊呆了,血清肌酐达到1500多,而血清肌酐700以上就可以诊断为尿毒症。那一年,他才38岁。

  半年内,孙波大小手术做了9次,两次换肾手术均告失败……

  即使是在住院期间,在他和病魔、疼痛顽强抗争的时候,孙波还特意让妻子买来刚出台不久的刑法修正案,硬是在病床上读完了。

  2012年6月10日,此时的孙波只能靠一周三次透析维持生命。院里决定照顾孙波,让他在家好好养病。可孙波硬要上班,还要求审案。李艳秋经不住孙波的软磨硬泡,决定给他安排一些相对轻松的工作。没想到,他又找到院长,“最好再分给我疑难案件,这样对我来说有挑战”。

  看到李艳秋有些犹豫,孙波来了犟劲:“工作就是我生命的支点,人要是不工作,活着还有啥意思。人不能为了活着而活着。”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孙波带病审理了110多起案件。在他主审的24起案件中,有7件经鹤岗市中院认定是疑难复杂案件。

  采访的最后,孙波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死亡两个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并不陌生和遥远,我只希望在迈向终点前多做一些工作,这样能让我感觉到离我的梦想更靠近了一步,就是做一名纯粹的人,纯粹的法官。(记者 张冲  通讯员 唐凤伟)

责任编辑:张慧磊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030254&encoding=UTF-8&data=AB76rgAAAAcAAFbmAAAAAQBH5a2Z5rOiOuS5puWRhuWtkOeahOWkqeeUn-azleWumOWRvSDlroHorqnouqvkvZPpgI_mlK_kuI3orqnlt6XkvZzmrKDotKYAAAAAAAAAAAAAAC4wLAIUbPOgBds2p66zljZIJ5qqHf-sMIUCFHJeN1nwC6P2rUdKU_kRzgtJiuxq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030254&encoding=UTF-8&data=AB76rgAAAAcAAFbmAAAAAQBH5a2Z5rOiOuS5puWRhuWtkOeahOWkqeeUn-azleWumOWRvSDlroHorqnouqvkvZPpgI_mlK_kuI3orqnlt6XkvZzmrKDotKYAAAAAAAAAAAAAAC4wLAIURvg-xu1gRqA5qgJZpobLz0BIAWUCFC-2Gbb_O7s6SsxcVKG87lXza6yj&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