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黑勇士倒在春天里:追记吉林省公安厅张海涛
发表时间:2011-05-2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他生于春天,平时爱听这首《春天里》。从警以来,他侦办各类大要刑事案件35起,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逾3亿元,先后立个人二等功两次,三等功10次,2009年被公安部评为“全国打黑除恶工作先进个人”。

  今年3月21日凌晨3时55分,他在侦办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期间,因过度劳累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牺牲在他人生的第42个春天。他叫张海涛,吉林省公安厅刑侦局有组织犯罪侦查队三支队支队长。

  “那阵子案件紧迫,海涛在松原、吉林和长春三地间奔波,一周都没睡过踏实觉,他是被累垮的。”张海涛的同事说,在3月18日下午到19日凌晨审讯犯罪嫌疑人过程中,张海涛多次出现头晕、恶心的症状,但他没有听从同事的劝告去休息,而是坚持在岗位上。审讯取得重大突破后,他没休息就驾车带着战友赶赴长岭县调查取证和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途经长春市时,他血压突然升高,头痛不止,脑干大量出血,被送往医院。

  1989年,张海涛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春火车站站前联合刑警队,成了一名便衣警察。1997年,他被调到长春市公安局的命案大案队。2003年,吉林省公安厅刑侦局成立了有组织犯罪侦查队,俗称“打黑队”,张海涛成了“打黑队”第一批队员。张海涛有多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病史,没有药,他就无法坚持工作。因此,有人称他“药匣子”。

  2005年11月,在侦办刘某涉黑案件期间,张海涛被诊断出患有糖尿病,医生要求他立即住院治疗,但案子正在紧要关头,他不愿离开工作岗位。于是,他把检验结果藏起来,继续带领战友投入工作中。

  2009年10月,张海涛在松原市办案时,血压再次升高,为了不影响工作,他瞒着战友连续吃了两次降压药,导致血压过低晕厥,被大家送到了医院。2010年12月,在长春办案期间,张海涛又因过度劳累晕倒在审讯室,医生要求他住院两个月,但他仅打了两周吊瓶就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工作。

  张海涛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却有180多斤,胖墩墩的他“很招人喜欢,人缘特别好”。同事都喊他“涛哥”,因为在大家心中他是位可亲可敬的兄长,爱护着自己的同事和战友,办案中遇到危险时,他都冲在前面,把安全留给战友。

  张海涛少年丧父,母亲把他抚养成人。当上警察的那天,母亲给张海涛立下了规矩:“不能贪、不能赌、不能嫖”。

  在侦办长春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桑粤春案件时,桑粤春贿赂张海涛:“知道你们当警察的没钱,我搞房地产开发,你随便选一套,每平方米就算500元。”在侦办通化市一起黑恶团伙案件时,犯罪嫌疑人的弟弟要送张海涛一辆宝马车……面对这些诱惑,张海涛都拒绝了。

  整天在外奔波,张海涛跟同事说,他对不住家人。2009年年底,因为办案长期在外,照顾不了母亲,张海涛把70多岁的母亲送到了养老院。去年,老人在养老院摔倒造成左手臂骨折,张海涛却因出差在外,没能亲自送母亲去医院。

  “一年有200多天不在家,回家了,也总是在深夜。到家时,儿子已经睡了,第二天早晨儿子上学时,他因劳累还没起床,连续好几天都跟儿子说不上一句话,更别说教儿子做功课,陪儿子玩了……”张海涛的妻子泣不成声。临终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海涛,没能给妻子和孩子留下一句话。

  张海涛生前常念叨:“等不忙了,就把老娘接回来,好好尽孝,等把儿子供上大学,我也歇歇,陪陪妻子。”

  到现在,张海涛牺牲的消息还对他的母亲封锁着。张海涛的战友和妻子这样告诉老人:海涛到北京执行特殊任务去了,短了也得半年,长了得一年,因为是特殊任务,所以不让家人给他打电话。老人说:“行啊,我理解他。”

责任编辑:王德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