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电工”李国军的人马情缘
发表时间:2011-05-22   来源:工人日报

  11年骑马奔波7万余公里,李国军为散居的牧民送去“光明”。他说,刮风下雨,草原上躲也没地方躲。我就只能抱着马哭,边走边哭——

  从春到夏,越秋经冬,四季回回转转,河北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的卡伦后沟牧场上的草原,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四季变换的景致,对于农电工李国军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他能记得,哪一片的草场爱开什么颜色的花;哪一条沟里的树什么时候透绿、发芽,雪到哪天要融化……

  11年来,在这个方圆600多平方公里的牧场上,他和他的枣红马,赶着绿,踏着黄,追逐着春夏与秋冬,给牧民送去了“光明”。

  7万余公里的“马背人生”

  每天早上,李国军起床后雷打不动的事情是:去马圈里看看他的枣红马。添上料,喂上水,李国军一只手轻抚着马背,一只手为他的“伙伴”梳理鬃毛。

  李国军对马的好常常令妻子“嫉妒”。“他和马的情分深着呢!”妻子王素霞对记者说:“他和家里人话倒是挺少。可他一边喂马,一边叨咕,‘马呀,咱们今天要去下窝铺了,那儿路远,你要受累了,要听话呀!’”而枣红马一看见他,就往他身上蹭。“我离不开它。”李国军说。

  围场卡伦后沟牧场位于河北、内蒙古交界处,平均海拔1500米。方圆600平方公里的草原上,散居着298户牧民。2000年,承德实施农网建设与改造工程,牧民们用上了电。当地缺少懂电的人,而李国军当时在畜种场当电工,于是他报名当起了农电工。

  但这个农电工可不好当。每个牧点之间相距十几公里的山路。这里的山路确切地说,根本算不上“路”,丘陵起伏,沟壑遍布。夏天,洪水一冲,路就断了;冬天,冰雪封山,路就没了;春秋,狂风卷起漫天黄沙,路也看不见了……

  草原上流传着这句话:望山跑死马。意思是,从一个山头放眼望去,另一个山头近在眼前,可实际走起来,双腿打颤也走不到头。李国军每月得先在整个牧场转一圈抄电表,然后报到离家65公里的老窝铺供电所。拿到收费单后,再在整个牧场转一圈收电费,之后送到供电所,两圈下来要用十多天。

  另外,他每月还要巡视406根电线杆、65个表箱和3个变压器,这一圈又得七八天。再加上牧民家的用电保障还需他来完成,最多时一天就需要排除故障五六次……

  粗粗算来,李国军每月平均在家不超过三四天。11年下来,他和他的马,在茫茫草原上跑了7万余公里。

1,2,3
责任编辑:王德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