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在大山写忠诚 山西护林员荆保山23年的坚守
发表时间:2010-12-20   来源:山西日报

    一座山,一间房,一个人。
  从1987年到2010年,从35岁到58岁,从青春年华到两鬓白发。
  在平陆县国营林场海拔1460米的云盖寺瞭望台上,在杳无人烟的中条山南麓,在这个严寒的冬季,一个名叫荆保山的护林员,守望着20万亩油松,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孤寂和艰辛,如钉子般深扎在山顶。心无旁骛地坚守了23个春夏秋冬,把一生最美好的23年,奉献给了中条山和护林事业。
  23载的风吹日晒,皱纹过早地爬上荆保山黝黑憨实的面庞,疾病也早已缠身,但他仍痴心不改;23年的日日夜夜,荆保山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书写着“忠诚”二字,诠释着“钉子”精神。

深山献青春

  “党叫干啥就干好啥,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再苦的环境也不怕。” ——摘自荆保山日记

  荆保山一辈子与山结缘。他17年的军旅生涯在高寒缺氧的唐古拉山兵站度过,23年的护林生涯更是一个人坚守在大山最高峰的瞭望台上。
  20万亩油松林,是绿色的海洋,是荆保山实现人生价值的家园,更是荆保山23年的精神寄托。
  1987年3月,荆保山从部队转业,被分配到平陆县国营林场新建的云盖寺瞭望台工作。他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情:原本想从大山退伍回来安置一个体面工作、好好孝敬父母、享受全家团聚的好梦一下子破灭了。想给领导提出困难,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再艰苦总得有人干,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共产党员。
  当年8月的一天,林场领导沿着中条山蜿蜒小路,颠簸了几个小时才把他带到瞭望台,简单地安置一番后,开车走了。
  山风呼啸,松涛阵阵,还有各种飞禽走兽的怪叫声。看着简陋的房子和惟一一部与外界联系的电台,荆保山心凉了半截。还有更残酷的现实横在面前:四周绵延数公里的群山中只有他一个人,去周边最近的村庄也要翻过两座山;吃饭得自己做,喝水得去几里外的水沟里挑;山上没有电,只能点煤油灯……
  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禽兽鸣叫声中,荆保山躺在床上一夜未眠。这是他一生中觉得最难熬、也最漫长的一个黑夜。他心里一直在追问自己:难道真的就要在这里与山作伴,与野兽为邻了吗?
  第二天,一轮红日从山脚下升起。推开小屋的门,荆保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近看油松郁郁葱葱,一望无际;远眺山峦叠嶂,风景如画。他心里猛然一亮:这么大的财富交给自己来看管,那是组织对自己的信任呀。荆保山信念陡增。
  每隔一小时沿着山梁或者爬到房顶,用望远镜观察一次;每天报告林场三次情况;每周巡山一次。这就是荆保山的工作任务,无人监督,风雨无阻。

1,2,3,4,5
责任编辑:邵 紫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