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原副县长兰辉:一枚铺路的石子
发表时间:2013-09-24   来源:光明日报

  

  标题书法:孙学峰

  

  1990年5月,时任北川县文教局县少年队总辅导员的兰辉,给自己教过的学生向忠诚撰写初中毕业留言:“无可选择地行进在布满荆棘的荒原,每当日暮之时,回回首,往日的实绩会给你前进的勇气;太阳已前行,不要有任何的犹豫与怯懦,跨上时间的骏马。不管幸福与否,那都是一种欣慰。” 资料照片

  

  2011年9月,兰辉(右三)在北松路上调研工程建设。资料照片

  兰辉爱好杜甫的诗,《人民文学》《当代》《钟山》等文学刊物,一度是他的最爱。作为北川羌族自治县一名基层干部,他经常风尘仆仆地来到百姓中间,用滚烫的心,开辟出一条条“兰辉小道”——

  整个7月,暴雨几乎在北川“安家”了。

  北川,全境皆山,这里生活着的羌族同胞习惯于半山耕作,畜牧狩猎,被誉为“云朵上的民族”。所以,这里落雨,泥石流、塌方事故频繁,老百姓出行容易受阻,辛辛苦苦把道路疏导畅通了,又一场大雨不期而至。

  北川人自然不肯屈服。他们顶风,冒雨,抢险,救灾,徒步走,用肩扛,用手拉,硬是让路在眼前再度铺展开来。

  在擦拭汗水、雨水歇息的一瞬间,不少北川人心头痛起:这样的时刻,再也见不着一位战友的身影了。

  往年的汛期,他必定蹙着眉头,心急火燎,不舍昼夜,一路疾走,来到大家的身边,跟大家站在一起。

  他个子不高,干瘦,雨衣披在身上,显得肥大,不协调。发白的牛仔裤上,淤泥点点,扎眼。手机不离手,电话一个接一个,多半时间对着手机吼,要车,要人。眼镜的镜片,啤酒瓶底一般厚,雨水放肆地“捣乱”,顺着镜片往下流,他不得不摘下来,在衣服上敷衍地擦一擦,再戴上。

  此番情景,只能定格在镜头里,收藏在身边人的记忆中。

  但是,透过眼镜投射出的目光却是那么真切,溢满坚毅,饱含力量。

  这可以从他生前最后的几张照片里轻易地捕捉。

  5月22日上午,天气预报说,中到大雨就要普降北川。在县政府分管交通、安全、民政等工作的他,职责在肩,触电了一般:××路会不会很脆弱,扛不住?××路一旦不通,老百姓出门怎么办?××路一到汛期就不太平,要不要提前封了?车行路上遇到塌方,如何是好?

  那时的他,脑袋里装的全是这些。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顾不及刚刚做了痔疮、肛瘘手术,正处于休养期,随身带着鼓鼓的药包。

  23日上午8点,他启程出发,目的地是曲山镇、漩坪乡、白坭乡。他叮咛了一路,协调了一路,也疼痛了一路。这个病,让人有点难堪,他不得不两次中途下车,找个僻静的地方,自行换药。而第三次恰好选在了赫赫有名的唐家山堰塞湖边上。

  脚再往前迈一步,就是直挺的悬崖,像一面墙。唐家山堰塞湖看似水流舒缓,却透着威严,张着大口,从河底发出怒吼。那时的他身体原本就虚弱,又高度近视。他起身,想抓住一点什么,但眼前白茫茫一片,双脚不听使唤,往下一滑……

  悬崖!47.5米!

  那天晚上,北川的夜空大雨如注,电闪雷鸣。

  7月30日上午,我来到出事地点,见一段横木在湖中漂浮,笔直得有些倔强,宛如大自然为他树立的一块墓碑。

  不知上边是否刻有这样一行字:兰辉,回族,1965年生于北川,中共党员,生前为四川省绵阳市北川羌族自治县副县长,2013年5月23日因公殉职,终年48岁。

  湖水浑浊,静静地流,载得动几多愁?

  然而,一旦走近他的家人、同事、生前好友,读他的文字,读他的眼神,全方位地与他“接触”,就会强烈地意识到,悲愁于他显得多余——

  他有一颗滚烫的心,时常热情似火,奔波在路上,甘于做一枚铺路的石子,垫高他人的身躯,畅通前方的路。

  他乐于在精神世界里徜徉,以诗的品格,以歌的旋律,蓄满力量,反哺他挚爱深沉的一方水土。

  他把老百姓放在心坎儿上,摸着良心行事,尽力张大自己的双臂,呵护曾经泪水纵横的父老乡亲。

中国文明网“爱心平台”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更多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