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生命定格在扶贫路上——追记河北省馆陶县馆陶镇副镇长王岗伟
发表时间: 2019-01-23来源: 中国青年报

  王岗伟生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妻子靳阳阳的——他们不满周岁的小儿子有些发烧。

  2018年11月5日17时许,靳阳阳在电话中问丈夫:“你今天什么时候能下班?”王岗伟告诉妻子,工作忙,今晚还要加班。几分钟后,于心不忍的王岗伟又给妻子打电话:“下班后,先开车送你们回家,然后再回办公室……”

  17时15分,王岗伟最后发出的一条微信是在工作群中,通报馆陶镇农村产权改革工作的进度。5分钟后,河北省馆陶县馆陶镇副镇长王岗伟因脑干出血倒在工作岗位上,再没醒来。2019年1月11日,王岗伟去世,年仅36岁。

  1月16日,馆陶县委县政府在全县开展向王岗伟同志学习的活动。

  走进王岗伟生前的办公室,从房顶笔直垂下的一根电线上拧着一个节能灯,堆放在文件柜顶部的档案盒几乎触到屋顶。窗台上的咖啡罐、空饮料罐、抽屉里的降压药、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静静地勾勒出这位年轻乡镇干部紧张忙碌的日常:时常加班至凌晨、从没请过假、节假日几乎无休……

  自2017年1月担任馆陶镇副镇长后,王岗伟分管领域涉及脱贫扶贫、农业农村、林业水利、产权改革、招商引资和镇第七管理区的工作。

  扶贫是王岗伟的一项重点工作。通过多年努力,全镇贫困人口下降到76户246人,贫困发生率低至0.7%。馆陶县是河北省4个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之一,王岗伟带领同事把工作做成全县第一,邯郸市的现场交流会在馆陶镇举行。

  说起贫困户家中情况,王岗伟能一一道来:谁家儿子该升初中了,谁家老人有慢性病。在他任镇第七管理区书记期间,孙庄村和大刘庄村长期存在的坑洼路得到修缮……

  王岗伟在镇里一人分管的工作要对应六七个县直部门。这些县直部门布置的工作,镇里有的有对应科室;而很多工作,王岗伟这个副镇长手下无“兵”,他既要“管”,更要“干”。

  为严格落实河长制,他沿着永济河和漳卫运河走过无数遍,每一道水沟和排污口的位置情况他都一清二楚。2018年秋,玉米病虫害严重,他就守在田间地头,与农民商讨补救办法,联系上级寻求帮助;非洲猪瘟来袭,他又入村入户,统计养殖数量,排查隐患……

  王岗伟和同事的工作量有多大?与他一起工作的同事告诉记者,仅2018年,他们用于建档立案、报送材料的A4打印纸就有300多箱。

  在大家印象中,出身农家的王岗伟和谁都是说话带笑。镇第七管区的干部群众称他为“笑书记”。

  “我们自己种的大蒜给他辫好了,几次送他,他都不要。”如今提起“笑书记”,大刘庄村80多岁的贫困户刘怀卿和老伴直掉眼泪。

  2017年王岗伟第一次来他家。那天在镇里开完会,王岗伟急匆匆开车往刘怀卿家赶。聊了一小会儿就中午了。刘怀卿留他在家吃饭,王岗伟也没多推辞。他从车里搬下顺路给老人买的包子、方便面。在刘怀卿略显杂乱的堂屋里,王岗伟亲自掌勺给老人做了大锅菜,而饭桌上的话题就是介绍相关扶贫政策。

  已过而立之年的王岗伟,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2017年母亲病故,2017年年底二胎降生……

  “不诉苦、不叫屈、不张扬、不揽功。”馆陶镇党委书记于兴峰这样评价王岗伟。在馆陶镇组织委员邵烁的印象中,王岗伟的工作总结有他个人的特点:只是将干了的“实事”逐条列出——既不阐述意义,更不进行“拔高”。

  提起乡镇工作的强度和节奏,作为90后的邵烁直言:“之前我也不理解!”但到乡镇工作后,他明白了——那是真脱不开身啊!

  2017年12月,第二个孩子出生前,王岗伟也在加班。那天,他打电话让妻子去接大儿子放学。在接孩子的路上,妻子羊水突然破裂,靳阳阳自己开车带着儿子直奔医院。几小时后,小儿子比预产期提前20多天出生。

  靳阳阳担任团馆陶县委书记前也在乡镇工作,对于丈夫她更多的是理解。

  每天早饭是一家人惟一能在一起吃的一顿饭。王岗伟会早早起床,熬粥热干粮,还会为妻子炒一个爱吃的菜。

  2016年,在结婚7周年时,王岗伟写了一首“打油诗”送给妻子:相知相恋至痒之年,真情比似五零贰粘。吵嘴拌舌家常便饭,爱到深处柴米油盐。

  王岗伟去世后,靳阳阳对已上小学的大儿子说:“爸爸并不是一个‘工作狂’,他只是更有责任感、对工作更有担当。”

  王岗伟去世后,同事宋志伟接手他的工作。说起王岗伟,宋志伟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档案盒,取出其中的文件夹。“这都是岗伟整理保存的‘河长制’工作资料。”正是这些资料,宋志伟的工作得以很快上手。

  “没在其位,不知他的活儿有多重;不在其中,不知他干得有多好!”宋志伟说。

  熟悉王岗伟的人都说:岗伟的好,要慢慢“品”!(记者 樊江涛)

 

责任编辑: 王 文宇
【纠错】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