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边关有爱 翻山越岭来嫁你
发表时间: 2019-01-23来源: 中国青年报

张锦源和王梅在战友们的祝福声中走上红地毯。赵飞棋/摄

  张锦源和王梅深情相拥。赵飞棋/摄

  1月13日,西藏山南军分区边防某团玉麦哨点全体官兵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指导员张锦源和妻子王梅携手走上红地毯,面对皑皑雪山,许下爱的诺言。当张锦源把用弹壳制成的戒指戴到妻子手指上时,王梅喜极而泣,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你爱边防,我爱你!

  回首探亲路,这名95后军嫂不敢相信,自己能如此坚强——从出家门到进营门,从山城重庆到高原边防,汽车、飞机、越野车、步行,先后换乘3种交通工具,翻越5座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山,历经52个小时,总行程2000多公里……

  与其说是探亲,还不如说是探险。王梅此行目的明确——到边防举行婚礼。王梅从小就有军人情结,三爷爷王朝凤年轻时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她喜欢依偎在三爷爷膝下听他讲述过去的烽火岁月。“军嫂也姓军,也算是与绿色军营结缘了”。追爱到天边,王梅鼓足勇气。

  2015年,张锦源和王梅经朋友介绍走到一起。张锦源经常给她讲边防的故事:巡逻路上智斗黑熊、拿着手机找信号、72小时营救转山老人……从张锦源口中,王梅明白“家是玉麦、国是中国”的真正含义。

  “既然家在玉麦,我要到边防去举行婚礼。”王梅下定决心。临行前,重庆市南川区兴川医院的同事纷纷劝她三思而行,她却全然不顾:“嫁给边防军人,却没有去过边防,算不上真正的边防军嫂。”

  2018年4月16日,两人领取结婚证,还没来得及举行婚礼,张锦源因工作原因匆匆归队。玉麦是全国最小的乡,海拔3650米,每年大雪封山近5个月,距离最近的县城都得1天的车程,玉麦不产玉,也不产小麦,一袋米一筐菜全靠山外运输保障。2017年年底,张锦源放弃团部较好的工作条件,主动申请到玉麦戍边。

  进藏前一周,王梅感冒,高烧不退,虽然没有到过西藏,但身为护士的她深知“高原肺水肿”的厉害。眼看预定上高原的日子越来越近,王梅不敢大意,果断打针输液。来队前收拾行李,她没带瓶瓶罐罐的化妆品,行李箱里塞满保暖衣物和张锦源喜欢的土特产——火锅底料。“玉麦天冷,吃火锅可以驱寒”。

  1月10日,王梅踏上边防追爱之旅。到了拉萨贡嘎机场,王梅一下飞机就感觉头晕、胸闷、恶心……因为高原反应厉害,她不得不在山南市区留宿一晚。高原初体验,王梅夜里辗转反侧,直到凌晨两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4点多又被惊醒。“高寒缺氧”4个字的威力,她第一次深深体会。

  次日清晨,王梅备足干粮、水和氧气罐,继续探亲旅程。2015年,两人还在谈恋爱,习惯了在电话里你侬我侬,有一天张锦源突然“失联”,王梅像发疯一样,竟在1小时内拨了20多个电话。事后她才知道,大雪压断输电线,没电没信号,张锦源和其他官兵一起与世隔绝。     但这次探亲之行,着急的人换成了张锦源,每隔半个小时便打来电话问候,“高原反应严不严重”“换没换厚实的衣服”……大雪初歇,他心悬半空。

  电话关心常常是张锦源唯一能做的。2018年6月的一天,王梅被一辆大货车撞倒。千里之外的张锦源只能干着急,面朝雪山呐喊,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她的身边。“没什么大碍,只是擦伤而已。”王梅早就学会了对张锦源报喜不报忧。

  暖心举动,王梅总是更实际。因为长期戍边,张锦源的发际线逐年往后退,每次洗头,脸盆里都会漂浮一层黑发。王梅看在眼里忧在心里,四处寻医问药,用尽所有能用的方法。

  张锦源和战友们担负着繁重的巡逻任务,其中一条巡逻路需要背负20多公斤的物资,徒步攀行两天1夜,翻越3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与风雪作斗争,张锦源落下了严重的风湿病关节炎,有时疼得连下地走路都困难。这次探亲,她还特意给丈夫准备了护膝。

  雪山之间电波不断,张锦源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翻过海拔5025米的亚堆扎拉山,越野车在盘山公路上蜿蜒行驶,几个回头弯下来,就把王梅甩得晕头转向,她往窗外一扭头,“哗”的一声,一阵狂吐。

  停车休息,同行人纷纷下车拍照,只有王梅独自窝在车里,用羽绒服的帽子把头裹得严严实实。她喜欢下雪天,却不敢跟西藏的雪过分亲近。

  不到1个小时,接连吐了4次,王梅感觉胃里空荡荡的。平时在老家坐车,王梅可以睡觉或者玩手机,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但在高原上,她掏出手机来却没信号,只能看看时间。一路上满眼皑皑白雪,山的那边还是山,没有尽头,路边连村庄都没有,山腰间觅食的牦牛星星点点,沿途的美景丝毫提不起她的兴致。

  吐得实在难受,王梅甚至想过“向后转”。但她很快打消这个念头,“官兵们长年奔走在这条山路上都不曾叫苦叫累,我现在是军嫂,不能打退堂鼓。”她暗暗给自己打气。

  车过了信号盲区,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电话里传来张锦源熟悉的声音:“实在不行你就回去吧!”王梅强忍着难受,吐出几个字:“放心,我没事。”电话那头,想着妻子饱受跋涉颠簸之苦,张锦源心里五味杂陈,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哨点里,婚礼筹备现场一派忙碌。没有舞台,官兵们便把罐头箱垒起来,铺上红地毯;没有拱门,大家便自己动手焊接,挂上蚊帐当帷幔;没有婚纱,张锦源找到玉麦乡的百姓白玛拉宗,借来漂亮的藏装……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玉麦哨点第一位新娘子的到来。思念如泉涌,张锦源把早已准备好的弹壳戒指又拿出来打磨,手机循环播放着军歌《送你一枚小弹壳》:你问我什么是战士的生活,我送你一枚小弹壳……

  这边,奔波在路上的王梅也思念着张锦源。她到达团部已是午后,执意继续赶路,却被团领导拦了下来。“下午开车进玉麦不安全,路上容易发生雪崩。”团政治工作处主任达珠次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比路边的积雪还冷。团部到玉麦哨点不过100多公里,然而横在其间的恰拉山、日拉山犹如两道天堑,让王梅不由得望山兴叹。

  迢迢探亲路,步步皆惊心。第二天,王梅再战雪山。翻过海拔5200米的日拉山,越野车喘着粗气再一次闯入“动感地带”,路上暗冰遍布,路边是万丈悬崖,王梅双手死死抓住扶手,手心全是汗,困意也全无。

  路边每隔1公里出现一次的警示牌不停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危险路段,谨慎驾驶!2018年4月,在这条山路上一周内发生两起事故:一次是雪崩,亡1人重伤1人;一次是车辆坠崖,亡两人。“嫂子,你的‘结婚旅行’恐怕是永生难忘哦!”驾驶员一边注视前方,一边说着玩笑话,试图缓解紧张气氛。

  “小心,有滚石!”王梅一声惊呼。距离车头不到10米的地方,两块碗大的石头飞速坠下。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群觅食的岩羊受到惊吓,本能地冲上崖壁踩落滚石。有惊无险,但吓得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

  峰回路转,远处路边的“军装”逐渐清晰。

  “是他,是他!”王梅欣喜地喊出了声。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皑皑雪山,茫茫雪野里,路边站着等候已久的丈夫张锦源。这位饱受高原反应折磨、一路奔波了2000多公里的军嫂,禁不住热泪盈眶。(李国涛 张学士 赵飞棋)

责任编辑: 王 文宇
【纠错】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