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基层文化工作者]屈绍金:竹马“跑”进生命里
发表时间:2013-04-20   来源:光明日报

  他当文化站长35年,为了跑竹马演出,没有一年在家过春节;他自费15万元,延续跑竹马的生命,最终使其跻身“非物质文化遗产”行列;母亲患病10年,他忙于跑竹马演员培训,没有好好照顾过一天;有人问,跑竹马就那么重要吗?他说:“跑竹马就是我的命根子!”

  “35年了,啥时候是个头”

  除夕之夜,万家灯火,家家户户厨房顶上透着热气。但在江苏省邳州市赵墩镇滩上乡的屈家,锅台却冷冷清清。屈绍金的儿子在门口已经张望了不下5次。“别望了,你爸他不到12点到不了家,年年都是这样。”妻子刘巧英说道。

  而在10里之外的宿羊山镇广场上,伴着密集的鼓点和欢快的节奏,跑竹马的演员们在台上跑得正起劲儿。在舞台一隅,总指挥屈绍金神色凝重,拿着大喇叭,扯着嗓子喊着要出场的演员的名字。直至演出结束,他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深夜,新年的钟声刚响过,屈绍金推开家门,桌上留给他的饺子早已凉透。妻子拍了拍他身上的土:“不指望你帮我包个饺子、带带孩子,35年了,啥时候是个头!”

  “俺是传承人,不演不是失职吗?”屈绍金抱歉地笑着,嗓子已经干得发不出声音,他心里明白自己欠家人太多。作为邳州人人熟知的“屈站长”,屈绍金却少有时间陪伴家人,连母亲也难得见上。

  “母亲是我这辈子最对不住的人。”谈及母亲,屈绍金老泪纵横。1997年底,母亲病危,直到中午,他才从河湾村忙完工作赶回来,一下跪在奄奄一息的母亲面前。“患病10年,我却没有一天亲自照顾她。”

  “老百姓喜欢是我最大动力”

  对于跑竹马的演员来说,跟着屈站长干,就图他的执著劲儿;而对于屈绍金来说,支撑他把跑竹马不断传承下去的,也是百姓心底那份对跑竹马的热爱。

  屈绍金回忆说,苏北闹饥荒的时候,他们在刘山闸演出,十里八乡的人都赶过来看,整个场子被围得水泄不通。扮演“老鞑子”的张士瑞,因为一天没吃上饭,在飞速疾跑中,突然饿昏在地,醒来的他,只喝了一杯开水又继续跑下去。“饿着肚子也要跑,他不想辜负群众的热情啊!”屈绍金动情地说。

  还有一生挚爱跑竹马的张增岐,晚年跑不动了,就坐着、跪着或让人扶着,坚持为跑竹马打鼓,直到去世……正是这样一群可敬可爱的跑竹马艺人,滩上乡的跑竹马才能原汁原味地流传下来。

  今年68岁的屈绍金,春节期间带着演出队伍下到戴圩、河湾等10多个村演出,演出不仅吸引了对跑竹马有感情的老年观众,更让许多年轻人见识了传统艺术的魅力。“演员身上的马头晃起来跟真的一样,他们飞奔起来的场面特别震撼!”小伙子刘亮看后非常兴奋。

  跑竹马从除夕夜开始一直到元宵,每到一个村,热情的乡亲们就拉着不让走,常常是半夜一两点才能散场。“老百姓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屈绍金乐呵呵地说。

  “要演就要演好”

  在屈绍金的记忆里,过去滩上乡28个村不论男女老少都会跑竹马,“只要一有演出的活儿,大家一呼百应!”改革开放以后,农民分产到户,滩上跑竹马的老艺人纷纷改行,要么经商,要么务农。1996年以后,滩上乡跑竹马就没再组织过演出。为此,屈绍金痛心不已。

  2006年,听闻省里组织各地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退休的屈绍金拿着自己3万元积蓄,连夜赶到苏州重新置办行头,“竹马的材料、服装面料,都要用最好的。”有人不理解,“不就是个土文化嘛,至于这样?”屈绍金说:“这是咱的传统文化,弄些粗制滥造的玩意儿不是对它的亵渎吗!”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12个日夜刻苦排练,屈绍金团队的跑竹马通过了专家组的验收,于2008年6月被国务院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9年屈绍金被认定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项目跑竹马的传承人。

  为了将这一传统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2006年起,屈绍金自费在滩上乡办起了跑竹马培训班,6年内已开展11期,培训人员有110余人,每人每天还能拿到50元或100元的补贴。屈绍金还向儿子借了3万元注册成立“邳州市竹马协会”,目前已吸纳会员100余人。“别人办培训班都是赚钱,他倒好,倒贴还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一些村民觉得屈站长是个糊涂人。

  屈绍金掏出一个小本子,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每次演出的行车费、行头置办等项目,从2006年至今,屈绍金共花了15万元左右。“这些都是自己掏腰包的,我一点都不糊涂,要演就要演好,咱不怕花钱!”(记者 郑晋鸣 通讯员 房继茹)

中国文明网“爱心平台”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项丽
分享到: 
4.55K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