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范:冬日的阳光
发表时间:2019-01-0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 

  公共汽车到了莫顶草原的哈达站,我和诗人老许下了车,四下一瞅,傻眼了。这里除了用蒙汉两种文字书写的站牌以外,其他什么都没有。被冰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草地一望无际,空旷而又寒冷,我们俩像离群的黄羊孤独无奈。

  我们是来访问马头琴手官布的,知道他住在腾克村,听人说从县城坐公共汽车到哈达站就离腾克村不远了。因此,我们在县城住了一夜,没有惊动当地文联,一大早便坐公共汽车来到了这里,没想到找不到去腾克村的路,又见不着行人。我俩只好在哈达站等待返城的公共汽车,坐回去找到向导再来。我们把手插进袖筒儿,抱着肩膀走来走去,只有这样不停运动才不会把身子冻透。这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位身穿红色蒙古袍、头系红棉头巾的蒙古族姑娘跳下马来,好似雪原上一棵坚韧的红柳。姑娘是去镇里买砖茶的。她说看我俩像掉了腰子的儿马子(公马)耷拉着脑袋,就知道遇到困难了。我说:“我们要去腾克村,可不知往哪里走。”她说:“腾克村离这儿不到六十里地,但在雪原上步行,走到天黑也到不了,一旦迷了路或碰到狼,那就危险了!”她瞅瞅我们一笑,“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回去套个爬犁送你们去腾克村。”老许说:“那不把你的事给耽误了。”她回头丢下一句话:“没关系,不管谁到了草原,都是蒙古人的朋友,总要友爱相帮!”姑娘红袍子的身影和火热的话语犹如一缕阳光洒进我们的胸膛,在寒冷的冬天让人觉得格外温暖。

  没多长时间,蒙古族姑娘就回来了,她赶着一匹马拉的爬犁。我和老许坐上铺着羊皮的爬犁,姑娘从蒙古袍的前襟里掏出一瓶白酒,说:“抿两口吧,身上有热乎劲儿。”她一摇鞭子,马便撒开四蹄飞奔起来,奔跑的声音随着雪烟纷纷扬扬。雪野的前面还是雪野,一派空旷和单调的雪色,看不见炊烟、畜群,连骑马的人影都没有。姑娘回过头对我们说:“歌声能填充这个冰雪世界。”她亮开嗓门唱道:“跟随太阳奔跑充满希望,蒙古人的歌声雄壮响亮;心胸比大草原广阔,身上披着灿烂的阳光……”她说最喜欢这首草原民歌《冬日的阳光》,草原人几乎都会唱。姑娘的歌声很好听,像冬日的一支插曲,伴着阳光流进我们的心田……说话间,奔跑的马猛然停了下来,站在那里打响鼻。姑娘仔细一瞧,指着前面小山上厚厚的“雪帽子”对我们说:“马看出来了,山上的雪棱子忽忽悠悠,容易发生雪崩,不能前行了。”姑娘立即掉转马头,飞速远离,绕道而行。我们刚走出不远,就听到轰隆隆的一声巨响,真的雪崩了!老许对我说:“如果咱俩走这条路,那可就惨了!”我们望着蒙古族姑娘,目光里充满感激。

  穿过一片红柳林,前面出现了一个雪坑,雪坑里有头牛犊子,四条腿被雪埋住了。姑娘说:“这牛犊子准是逃群掉进了雪坑,收群时又没找到它。腾克村离这儿不远,牛犊子一定是腾克村的,咱们给救上来吧!”她跳进雪坑,我和老许跳下来帮忙,扒开一层层积雪,前拽后推,终于把牛犊子拉了上来。牛犊子扬起脑袋望着我们,接连叫了几声,像是表示感谢。姑娘说:“马驹子撒欢儿、牛犊子叫,好吉顺呀!”我们的爬犁跑在前面,牛犊子在后面追,落远的时候,姑娘就每隔一二里地在雪地插上一把绿色的干草。她说:“牛犊子认识草,会沿着草的路标找到家的。”

  到了腾克村的官布家,蒙古族姑娘喂喂马,喝了碗奶茶就要往回走了。我拉住她:“姑娘,把名字告诉我吧!”她一笑说:“娜仁。”官布对我们说:“娜仁就是太阳的意思。”我说:“娜仁姑娘,你让我们感受到了冬天阳光的温暖。”

  娜仁挥一挥手,赶着爬犁走了,红色蒙古袍在雪原上飘飘闪闪,像燃烧的彩霞。(王忠范)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杨 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