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滋味一杯茶
发表时间:2016-12-30 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到: 
4.55K

  吃茶寻常事,门道却很深。我虽也天天泡一杯茶,正襟危坐,其实于茶文化却未窥门径,只晓得茶分多种,各有各的吃法,对于茶具、用水、品茶程序,都颇为讲究。什么烫壶、温杯,高冲、低泡,观色、闻香,一整套下来,不啻一个艺术化的仪式。性急之人吃不得茶,他会在沏茶的过程中急死,能这样子一整套做下来,最后却只啜一两口的,都是些雅致而有闲的人。“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夜雨过后,杏花飘落,展纸研墨,当窗品茗,这是一种艺术化的境界。茶,与诗、酒、琴、棋一样,变成了一个摆渡的舟子,把人的精神渡往一个高出俗世、不染风尘的地方,使人的情感获得慰藉。所以,茶是中国文人的心头好,他们不光品茶,也爱写茶,留下了很多有名的茶诗茶论。

  最典型的是《红楼梦》。“一部《红楼梦》,满纸茶叶香”,有人统计,《红楼梦》中写茶的有270多处,其中指名道姓写到的,有“六安茶”“老君眉”“暹罗茶”“普洱茶”“枫露茶”“龙井茶”……此外还有一些不知名目的“漱口茶”“醒酒茶”。妙玉是大观园中的品茶高手,她自有一套品茶理论:“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驴了。”径直以数量来取高下,我每次暗自比照,都感觉惭愧有加。妙玉沏茶就更见境界了,她用的是玄墓蟠香寺里梅花瓣上的雪,收在鬼脸青的花瓮里,埋在地下整五年,才拿出来沏茶用——所以,吃妙玉一杯茶,端的是不容易。

  在中国古代,像妙玉这般品茶的着实大有人在,他们多集中在士大夫阶层。这些人衣食无忧,志趣高雅,轻视声色犬马,偏爱松竹兰菊,且喜欢“长日清谈,寒宵兀坐”。这大概是一群不怎么求仕进的人,但他们又确实具有高出一般人的文化素养,不仅于茶艺很是讲究,在琴棋书画、焚香博古等方面也往往颇有心得。这些人声气相通,礼尚往来,逐渐涵养起了一种以恬淡情调与精致品位为标志的茶寮文化。

  但普通百姓是入不了名流雅士的茶局的,老百姓自有老百姓的吃茶法,那便是求一个简单与爽快。“茶为食物,无异米盐”,茶作为开门七件事之一,本来就是老百姓的身旁物与老朋友。人无论贫富,客不分南北,只要愿意,都可以坐下来吃杯茶、叙叙旧,茶社茶馆因而遍地都是。《儒林外史》中说,单南京一城,茶社便有一千余处,“不论你走到一个僻巷里面,总有一个地方悬着灯笼卖茶,插着时鲜花朵,烹着上好的雨水。茶社里坐满了吃茶的人”。以前“茶楼酒肆”就是市井社会的别称,泡茶馆则是老百姓消磨时间的大好方式,即便走州过府的落魄游侠,也常常钻进茶馆,对着茶博士喊一声:“吃个泡茶!”现在,情况似乎起了变化,茶馆成了高消费的标志,至少在北京,敢在茶馆里对服务生喊一声“来壶好茶”的,都是些比较有钱的主——寻常百姓早不登茶馆的门了。

  不同地方的人吃不同的茶,且各各吃出了深厚的文化,这方面堪与伦比的是酒。茶与酒像一对性格迥异的兄弟,一个取之于叶,一个取之于果,一个饮之让人安心静神,一个饮之让人热情奔放。有人说,东方文化有茶的特点,西方文化有酒之色彩,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这么说的。尼采曾比较过酒神精神与日神精神对西方艺术的影响,结论是酒神精神更为本源因而更为重要,因为它所喻示的解除束缚与情感释放,更深刻地影响了西方艺术的发展。其实,酒对中国文化艺术同样影响不小,但是相较而言,中国人总体上含蓄、内敛的性格,终归是茶味较酒味更为浓厚一些。

  无论是茶,是酒,或是别的什么食物,真论起来,往往有深厚的文化藏焉。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小鲜”中连治国的道理都可以包含,谁还能说其道不高呢?谈饮食文化的书可谓多矣,就我所见,王学泰著《华夏饮食文化》(商务印书馆出版)是很有价值的一本,把华夏民族各个阶层的人们不同的饮食生活都精当地勾画出来了,细读之下当会收益不少。(张健)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