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长情的纪念
发表时间:2016-06-23 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到: 
4.55K

  2016年5月25日,是杨绛先生辞世的日子。到今天,将满一个月。

  杨绛先生的逝世令公众一时为之震动。同时,和大多数热点事件一样,在网络上也颇是引起了一些“口水仗”,譬如网上流传的名言语录的真伪,譬如未读过杨绛作品是否“有权”悼念,譬如今天称杨绛为“先生”是否恰当,甚至有人“跳跃思维”地由此论争以“先生”称有才德之女士是否不够“女权”……众声喧哗,莫衷一是。然而——依旧和大多数热点事件一样——网上的论争总是来去匆匆,不过数周光景,这舆论的漩涡就消失得如同从未存在过一样。

  依我之见,无论是“没读过”的纪念,还是“来去匆匆”的纪念,总是比“不纪念”要好的,以杨绛先生的生平学养,再多一些纪念也是值得的。没读过当然可以纪念,但既然都纪念了,又何不顺便读一读呢?以杨绛先生留下的作品,再多一些读者更是值得的。

  杨绛先生翻译的《堂吉诃德》无疑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好的译著之一(就我个人而言,“之一”二字甚至可以舍去),那份独特的、从容而有分寸感的幽默,乃是原著风格与译者风格“金风玉露”而成就的奇妙的“化学反应”;而《走到人生边上》则可与钱钟书先生的《写在人生边上》对照阅读,个中夫妻二人跨越时空的心有灵犀,揣摩之下甚至比《我们仨》更加深情动人、更见他们二人所独有的智性的浪漫。一个逝去的文人,有时是一张照片,有时是一句名言,有时是一段轶事;而只有在她的作品中,她才恢复为一个立体的人、完整的人、鲜活的人,一如在世般对你娓娓道来,那是她身后最有分量的代言。

  不止是杨绛。陈忠实的文章今年登上了北京市的高考语文试卷,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在他身后热卖了二十年,再往前,还有更多作家的作品被我们一再地品读,如今每逢他们的忌日,我们是不会在朋友圈转发语录点蜡烛了,但他们从未从我们的视野中远离。

  有句甜腻腻的话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阅读就是最长情的纪念。而开始这种纪念,永远不嫌晚。(马涌)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