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书读中国 > 书人书事
记者调查:“吴氏石头记”的倒塌
发表时间:2018-02-27   来源:光明日报

北京植物园内的曹雪芹纪念馆,展出不同版本的《红楼梦》。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近日,一条名为《旧时真本横空出世 红学大厦轰然坍塌》的消息引起众多网友关注。文章作者宣称:“随着《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以下简称‘吴氏石头记’)的横空出世,真相终大白于天下,几百年来的诸多红楼谜团亦随之迎刃而解!遗憾的是,胡适、周汝昌等红学大师们辛辛苦苦构筑起的红学大厦,顷刻间轰然坍塌了!”

  这并不是网络上第一次出现类似消息。自2008年何莉莉(化名,男,初中学历)将“吴氏石头记”交由刘俊俊上传网络之后,类似消息就时常鼓噪。为探寻“吴氏石头记”纷纷扰扰背后的真相,记者展开调查并采访了相关人员。

  只有何莉莉读过抄本

  “吴氏石头记”,今见只有第81回至108回共28回内容,据说原本为何莉莉所持有,因此被称为“何初本”;由其中批语写道成书于“癸酉腊月”,故又被称为“癸酉本”;由其批语自述作者为吴梅村,故又被称为“吴本”或“吴祖本”。2014年,金俊俊(即刘俊俊)、何玄鹤于九州出版社出版《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2015年何莉莉、王晓丰于线装书局出版《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封面题“曹雪芹著”;而由吴雪松打印装订的《全息〈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过录本原文》则写着“原著:吴梅村”。这几本书的内容实际上都源自何莉莉。

  那么,这本书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何莉莉、吴雪松、王晓丰等都声称,何莉莉的祖父母当年偶然得到了一套《红楼梦》抄本,一共12册,每册9回,共108回;只有何莉莉曾经读过这套书,并与他的几个表妹一起抄写过81回至108回的内容,也就是后来网上传播及已出版的“吴氏石头记”的底本,即“过录本”。但是,何莉莉认定,抄本封面题有书名“红楼梦”三字,而吴雪松则咬定书名为“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值得玩味的是,吴雪松与王晓丰都从没有见过这套抄本,而按何莉莉等3人说法,现今这套抄本与“过录本”都已不知去处;“过录本”也不完全是抄本后28回的原文,而是何莉莉及其表妹们删改之后留下的本子。

  而在2014年的《何初本面临无妄之灾,何莉莉出面澄清真相》一文中,何莉莉表示,“过录本”其实早已丢失,网络传播的后28回内容并非“过录本”原文,而是由他凭着记忆还原的情节,并经过了他本人及其他人的多次修改;他声明,不存在伪造抄本的可能,并说抄本在20世纪已被其母亲当废品变卖(采访中,何莉莉表示也有可能是被外人偷走了),“希望各位放弃寻找本子吧,根本找不到了”。网上有一篇《何莉莉小姐对红迷的道歉书》,称“何初本”内容为编造,而何莉莉本人则否认这一点。记者向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杜春耕先生求证,他表示,网传后28回内容应当有一个底本存在,如果是完全创作,那么造假者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同时他还提到,何莉莉回忆的抄本,前80回情节中有一部分来自清末吴克岐创作的本子。这些内容与传本《红楼梦》或曹雪芹无任何关系,只是后人的创作或续作。

  何莉莉承认批语造假

  “吴梅村作《红楼梦》”说主要是因为“吴氏石头记”中的两条批语:一条是“此书本系吴氏梅村旧作,共百零八回,名曰风月宝鉴,故事倒也完备,只是未加润饰稍嫌枯索,吴氏临终托诸友保存,闲置几十载,有先人几番增删皆不如意,也非一时,吾受命增删此书莫使吴本空置,后回虽有流寇字眼,内容皆系汉唐黄巾赤眉史事,因不干涉朝政故抄录修之,另改名石头记”;另一条为“本书至此告终,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而面对记者的求证,何莉莉多次表示,这两条批语都是他伪造的,而他本人对此也十分后悔。

  何莉莉介绍,“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是虚构的书名,当时吴雪松、刘俊俊等说“吴梅村作《红楼梦》”比较靠谱,所以自己伪造了那两条与吴梅村相关的批语,但现在看来,“后果非常恶劣,已经无法挽回”。何莉莉自述,他首次出书使用“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是鉴于这个名字已经有了一定名声,想多卖点书。而王晓丰与何莉莉对他们在2017年再版时继续使用这一书名则明确表示是出于书号考虑,书中的序言明确指出抄本名为《红楼梦》,并非《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后28回内容太雷人、太血腥了,我不太喜欢这个情节,不能接受,不明白这个本子为什么会火。”何莉莉说。

  但当记者向“吴梅村作者说”的鼓吹者吴雪松求证时,他坚称,何莉莉的话不可信。他声称最近在何家差点儿看到抄本,但当记者询问为何不再找一找抄本以证清白时,他直言“为此千里迢迢地跑,总是收获甚微”,而何莉莉则坦承抄本早已丢失。反观吴雪松在网上所做的系列讲座,其中有一题目赫然写着“脂砚斋并未看过《石头记》新证”,而目前发现的《红楼梦》早期传本都是脂砚斋的重评本,这一说法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红楼梦》研究者张惠则在自己的公众号发文戏谑道,“吴氏石头记”中薛宝钗为薛蟠献计几次洗劫大观园、林黛玉带领奴仆保卫大观园等情节,肯定“不是吴梅村写的,一定是施耐庵写的”“或是二人合写的”。杜春耕、段江丽和任晓辉等红学界学者则认为,“吴梅村作《红楼梦》说”是“无稽之谈,不值一驳”,因此希望能淡化这一说法的影响。而网上一直有《红楼梦》爱好者发布吴梅村不可能写《红楼梦》的证据,只是这些理性的声音并没能被广泛采纳。

  如今,何莉莉等3人所说的抄本已经找不到了,喧嚣10年的“吴氏石头记”闹剧也应当落下帷幕了。这一文化造假事件,给我们带来很多教训:为什么一个破绽百出的说法能在网络上炒作10年?在信息发达的时代,学术界应当怎样回应社会关切?更为关键的是,如何从法律层面防止文化造假事件的发生并对造假相关人员进行警示和惩处,值得我们深刻反思。(记者 刘剑)

责任编辑:李雪芹
  1. 《学懂弄通基本理论》简评:彰显推进伟大实践的思想力量
  2. 中国古代文学艺术生生不息
  3. 在漯河追寻“字圣”许慎
  4. 山西:听书成“时尚”阅读也“动听”
  5. 两岸嘉宾共忆朱自清 追忆文学中最动人的背影
  1. 一代学人的坚守与担当——读邢福义先生《寄父家书》
  2. “是雷锋精神鼓舞了我的一生”
  3. 南京姑娘王忆:坚强让她自由飞翔
  4. 迟子建:故乡的分量之于我就如血液一样
  5. 阅读国学经典 亲近传统文化
  1. 《中国名书店》宣传片
  2. 宁波书城:一座书的城
  3. 延伸的学校图书馆:郑州有家不一样的书店
  4. 威海最美书店:玉川茶社
  5. 威海最美书店:半岛咖啡馆
  1. 朱永新:朗读者,读出时代心声
  2. 聂震宁:阅读让我们打开智慧之门
  3. 冯骥才:书是文化的种子
  4. 曹文轩讲故事:用文字造屋
  5. 莫言谈读书:读书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看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