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图书没准走得更远
发表时间:2017-03-23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6年,一本名为《S.忒修斯之船》的图书登上京东图书2016年度畅销新书榜前十等各大图书销售榜。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在于它颠覆了许多人心中“阅读”的概念,读者大呼其“很烧脑”。

  此书具备了读者的心理参与和交互式体验,如果不调动自己的想象力,阅读此书如同“天书”一般。书中塞满了作者找来的各种研究材料,如剪报、照片、明信片、海报等。读者为了记住其中细节不由自主地做批注、摘抄,带着猜测和推理阅读,通过网络查询各种信息,只为弄懂书中那些不经意布下的线索。

  王昊午是中央民族大学的在读博士生,酷爱阅读的他,在《S.忒修斯之船》中文简体版面世的第一时间就网购了这本书。他表示,这本书虽然价格不菲,但是从其制作、装帧、印刷方面看确实物有所值。但在几天紧锣密鼓的阅读后,与其说是阅读,不如说是一场“游戏”,王昊午便已意兴阑珊。

  其实,近两年间,颠覆阅读习惯的图书并不鲜见,尤其针对压力较大的都市成年人推出的一系列“减压”图书产品也较受欢迎,比如登上各大排行榜、被称为现象级图书的《秘密花园》。读者刘嘉文称,自己当初购买《秘密花园》就是为了送给母亲,让她用来缓解情绪,直到他发现《做了这本书》一书。《做了这本书》相较于传统意义上的书,文字数量可谓少得可怜,简直是惜字如金。这本书号称9岁到101岁都适用的创意书,每页以不同文字及插图,为读者提出一个又一个“要求”或“任务”,其中不乏引导读者大胆“破坏”的例子——比如撕掉这页、给页面穿孔、在这一页踩一脚等。刘嘉文对记者说,通过观察母亲的阅读感受发现,这本书因为有发泄的因素在,其减压功能要强于《秘密花园》。

  《我的人生解答书》是一本外观像字典的书,全书700多页。首页便介绍了这本书的阅读方式:“双手捧起书,封面贴胸而放;默想你心中的问题;闭上眼睛,默想问题三遍;深呼吸,然后翻开书,睁眼看这一页的答案。”翻开图书的每一页其实只有一句话,比如“抓住机会”“有好运”“别做梦了,醒醒吧”。有读者表示这是为选择困难症患者给出一个答案,这类型图书的红火来自真人秀节目中的明星效应。在电视娱乐节目中,明星在游戏环节使用了这一类型的图书,一定程度带动了其销量。

  杨静武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编辑,5年前他策划出版了艺术家徐冰的著作《地书:从点到点》。此书近日又重新火了起来。这本图书通篇没有一个汉字,而是用符号系统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杨静武告诉记者,这是徐冰的一次尝试,他希望通过符号尝试一种新的语言体系,当年相关的展览也引发了很多人的追捧。这本书的销量不错,每年都有加印,许多孩子觉得很有意思,但有些大人没有耐心读完,对于这样实验性较强且兼具艺术价值、具有相应市场开发潜力的作品,出版社是非常有兴趣出版的。

  这些好玩的图书或新鲜,或减压,在王昊午看来,这是纸质图书对数字图书的一次让步,图书本身是用来阅读的,而如今随着电子图书的发达,越来越多的出版方开辟了特殊的阅读方式,甚至有很多非常像几年前火起来的桌游。这种方式本身是否还算是阅读,王昊午表示怀疑:“我认为,这些好玩的图书应该叫做游戏书,但其形式并不是如今开创的,涂色、分页码、多结局,甚至是涂改撕毁,这些其实很像小孩子的游戏,正如其在认识文字、图片,培养阅读习惯初期,进行过这样的游戏尝试。而未来,电子图书也一定会开发相应的功能,到那时,传统纸质图书还会开发出什么新的功能来维持生存,还不得而知。”

  对王昊午等读者的质疑,中国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运营中心经理祁兰柱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数字出版发展之后,大家阅读的方式愈发多样、环境越便利,纸质图书销量受到冲击,于是抓住读者群的口味进行改变,这是一种创新性尝试。对于阅读方式的改变,数字出版会使其更简单便捷,最早的数字图书就是纸质图书的电子版。而如今,数字图书已经有了变化,通过重新排版,变化版式和字体,甚至可以加入声音、视频成为复媒体图书。比如去年,中国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制作了一本《道士下山》的数字图书,配合上映的同名电影发布,且在电子书中加入了《道士下山》的电影片段及有声方式。由此,读者既可以看文字,也可以看电影,还能听小说。未来还会有更新技术加入到阅读中,比如VR技术、3D效果和视频的应用,会使一本书的内容变得更丰富。“在好玩的这条路上,数字图书没准会走得更远。”祁兰柱说。(记者 胡克非)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