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痴王强:读一流的书,做一流的人
发表时间:2016-12-22   来源:中国文化报

王强的所谓“炫富”,就是把藏在心底的话拿出来给读者听。

自称“书蠹”和“读书毁了我”的书痴王强。

王强与另外两位嘉宾精彩对话。

王强为读者在其匠心之作上签名。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工作,科学、艺术、哲学让你发现一个更精彩的世界。“书房就是我的王国,风景收束于此。”如今,爱书之人不少,但痴迷如王强的人,并不多见。例如,在新书《书蠹牛津消夏记》中,王强的“书痴”本色展现得淋漓尽致——数十遍书稿校对,不放过一个标点符号;坚持顶尖的西方装帧工艺制作,差点儿难倒出版社。历时3年,这本令人惊艳的匠心之作终于面世。

  12月14日,值《书蠹牛津消夏记》新书签售会之际,笔者在北京中关村言几又书店见到了主讲人王强。出席的嘉宾还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原总经理兼《读书》杂志主编沈昌文,真格基金董事、合伙人、创业文化研究院院长张亚哲。这一次,王强不仅是“中国合伙人”“天使投资人”,更是以一位“爱书人”“藏书人”“读书人”身份,与读者面对面交流分享他30年来在海外猎书的“奇遇”与心得,讲述他在书海中遨游的幸福时刻。

  翻开王强长长的履历,仅摘出几条就让人刮目相看: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著名英语教学专家、美语思维学习法创始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英语频道高级顾问、特邀主持人;知名的古书爱好者与收藏家;牛津大学哈里斯·曼彻斯特学院授予学院基石院士(终身荣衔);曾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美国贝尔传讯研究所软件工程师;1996年回国,参与新东方的创办与建设,与俞敏洪、徐小平并列号称新东方“三驾马车”。

  也许,这些身份太耀眼,以至于让人常常忽略王强还有另一个身份——学者、读书人、藏书人。在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扮演的王阳,正是以王强为原型的,浪漫多情、才华横溢、矢志不渝。王强在《读书毁了我》中,写过许多与书有关的故事,我们甚至可以将书看做王强生命中的“红颜祸水”,因为很多时候,他已经把书当成了他的情人。

  《书蠹牛津消夏记》是王强在牛津大学宿舍里完稿的书,记录了王强寻书、看书、买书、藏书的全过程,分享了他30年来最精品、最珍贵的收藏,可以说是把他“压箱底儿”的宝贝都拿了出来。翻开这本书,甚至能感受到王强静坐在牛津宿舍,听着穿堂而过的风声,品读着兰姆的《伊利亚随笔》,触摸着劳伦斯签名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琢磨着莎士比亚设计装帧和插画的心思。书中穿插着王强特意拍摄的藏书照片,从3000多张照片中精挑细选了1000多张,每张照片中英文书目都经过了缜密细致的翻译。从编辑到排版到装帧,王强参与了全过程:他对书稿校对了不下数十遍,每幅照片放在哪儿,留白多少,哪怕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都不放过;他坚持以顶尖的西方装帧工艺进行制作,甚至难倒了复原出版过随着泰坦尼克号沉没的《鲁拜集》和“最美的书”《冷冰川墨刻》的海豚出版社。

  王强希望将透纳的名作《牛津高街》印在封面上,图书封面浮雕工艺目前在国内尚属难事,但为满足书蠹的情怀,海豚出版社特派专业人士3次南下进行制版、调版,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攻克技术难关,将这本“至尊红颜”送到他面前。在封底的设计上,王强格外钟爱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里那匹彩色的小马。海豚出版社的美编进行抠图、精修,通过热转印技术,终于让乔叟的小马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书的封底。为了烘托牛津浪漫、诗意的氛围,书的环衬采用了“湿拓画”技术。这是奥斯曼土耳其时期的传统艺术,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再将白纸盖在其上吸取颜料,然后将纸慢慢抽离水面,神奇的、不可复制的“水中画”便由此诞生。书的扉页采用描图纸,轻薄、半透明,犹如蝉之薄翼,轻盈托举浮于其上的简洁文字,犹如牛津饱蠹楼间吹来的一缕清风。书中的书镇也都是王强从意大利和法国特意淘回来的,精致的羽毛和姿态各异、形态优美的手形书镇,为其中的藏书平添了一分优雅与情趣。更让人惊喜的是每本书中附赠的一套精美藏书票“时光中的牛津”(Oxford in Time)。这套藏书票从创意、设计到定稿、印制,王强也全部参与其中。

  翻开《书蠹牛津消夏记》,王强独特的风格和坚持贯穿了全书的每个细节。正是一个有匠心的作者,碰上了一群有匠心的出版人,才有了这本让人惊艳的《书蠹牛津消夏记》,书的每一页、每一个字,都传递出满满诚意。有人说王强是当代中国的西方书(19世纪前后)收藏家,而这部《书蠹牛津消夏记》,堪称一部了解西方经典图书的工具书。书中记录的都是历经数百年的珍品善本,在书海中畅游时,王强的心里常常充溢着一阵阵少为人知的巨大欢愉,这应该就是“读书人”王强最幸福、最陶醉的时刻。中国合伙人?天使投资人?看来,他最想当个孤独幸福的读书人。

  在新书签售会上,王强对笔者有“三说”:

  王强“一说”:创业的学子们

  北大出了许多企业家,这让我非常自豪。我经常回忆,北大为什么会产生企业家?经历了这么多年人生后,我明白了。以北大的32楼为例,当年我和俞敏洪作为北大青年教师住在该楼的第二层。后来俞敏洪创办了新东方,成了知名的企业家。第三层楼,当年住着一个来自山西的叫李彦宏的青年,天天在水房里光着上身用冷水冲澡,唱着“夜里寻他千百度,你在哪呢”,天天念“百度”两个字,于是后来诞生了百度公司。而从所学专业来讲,李彦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企业,他是学图书馆系古典文学编目专业的。第四层楼住着北大中文系的愤怒诗人黄怒波。这些年来,黄怒波令人刮目相看,成为中坤集团创始人。英文系、图书馆系、中文系都是与金融、融资、管理完全无关的专业,但是学这些专业的人怎么会创建出成功的企业?我想,这是因为北大给予了我们一样东西,就是怎样塑造生命的东西,使得我们对知识的渴望超过一切。

  王强“二说”:只读一流的书

  我有一个座右铭叫“读书只读一流的书”——真正值得我智力投入、值得我尊重、花费我精力的大概就是这个。我觉得读书一定要读一流的书,做人一定要做一流的人。我认为我人生最大的捷径就是用时间和生命阅读和拥抱了世上一流的书。那些书不是字,是生命,而这些生命对读者的生命来说,是一种引领。我读书的选择是这样的:畅销书坚决不读,不是我看不起畅销书,而是我知道生命有限,只能读人类历史上大浪淘沙的作品。我读的作品的创作年代越来越早,因为我觉得越是早期的人,他们写下的文字越是生命的写照。千百年来,没有被淘汰的著作是一代又一代人选择的结果,而不是现在市场的选择,更不是广告词的选择,这是非常关键的。

  王强“三说”:读哪些种类的书

  首先,是不是要读读宗教、神学?我觉得一定要。读神学著作我们才能理解超越人性的东西,才能达到一种超尘脱俗的境界。第二,一定要读哲学。哲学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寻找人之为人的存在根由的一种诘问。作为一个人,我们不得不问我们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要到哪里去。第三,不能不读历史。历史对人类到目前为止的所有生活场景进行了最接近真实的描述。人的生命有限,如果想领略人类经历的甜酸苦辣、成功和失败、生命和死亡,就只能去读历史。第四,心理学要读。像弗洛伊德这样的心理学家,他拆解的是人意识的存在,探寻的是一个人的意识和心灵究竟是怎样协调运行的,是如何保持人之为人的内在本质的。第五,文学不可不读。作家通过语言向人的想象力挑战,这是文学的基本功能。比如村上春树,他的题材和写法奇诡诱人,但我认为他一点都不缺乏深刻性——他是在试图捕捉现代文明里飘浮的现代人的存在本质和表征。最后,科学领域的一流读物也要读。我坚信在科学思想和人文思想方面存在着某种意义上平行发展的东西。日常阅读应该融合以上种种,要学会做出一盘有利于精神和心灵健康的“沙拉”。我称这种读书为“饮食平衡法读书”。这样人的生存才能不偏颇,精神的林木才不会因营养匮乏而枯萎或畸形。当然,这是“读书人”的读书,专家学者另当别论。从终极目的上说,读书是建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心灵世界的过程。人读书越多,越不会被外在的环境所困扰。

  “读书要读一流的书,做人要做一流的人。”白云苍狗,书海横流,现在,笔者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王强在北大说过的这句话成为许许多多人的座右铭。(王子)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