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首页 > 书读中国 > 读本好书
编剧李静评雷晓宇访谈集《海胆》:读她的文章真像看一部戏
发表时间:2019-01-11   来源:新华网

  2018年1月6日,资深媒体人雷晓宇携新书《海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三联书店举行签售分享会,并对话前《新周刊》总主笔胡赳赳,讨论多媒体时代下的非虚构人物采访与写作。活动由乐平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邢文毅主持。

  雷晓宇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广告学本科、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艺术硕士,2005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开始记者生涯,曾任职《创业家》杂志副主编,《智族GQ》杂志总主笔、黑马传媒副总裁。

  《海胆》是雷晓宇首部人物访谈集,收录了李安、侯孝贤、朴树、黄觉、阮经天、刘晓庆、秦怡、李娜、邹市明、刘若英的十篇人物特写,打破了采访者与受访者之间的心理界限,以创新性的主观视角,将观察者“我”置入在文本中,突破了记者行业“只许客观、不可主观”的迂腐陈规,加强了故事的戏剧感和互动性,让十位受访明星焕发出了全新的形象和吸引力。

  剥开带刺的壳,看见柔软的心

  雷晓宇表示,写人物报道是一项胸口碎大石的工作,特别耗费精力。而采写的准备往往在与被访者见面之前就开始了。“在采访开始之前,我会做大量的功课,在见面开始之前就已经在倾听,思考了。这样会对受访者有一个生存状态和心理结构的预判。接着在面对采访的陌生人的时候,我得让对方觉得我是了解他的,懂得他的,这样对方才可能把自我防备的那一扇门给打开,把话匣子打开,愿意相信你,信任你。就像李安导演说的,要足够放松和专注,跟随这个能量,把自己放进去。”

  除了调侃写好一篇报道得跟你的采访对象谈一场恋爱之外,胡赳赳评论说,雷晓宇的书里拓宽了一种非虚构报道的边界,像纪录片、电影里的画外音,做了一个补充的叙述,这是她的第一个拓展。第二个拓展在于她放了大量心理学的东西进去,她能看到对方,无论是普通人物还是公众人物,心理伤痛的那个部位,她能够触摸到。读她的书会有一种治愈系、疗伤系的感觉。

  这种深入灵魂的笔触,揭示出了明星不为人所知的另一副面貌,犹如剥开了海胆带刺的壳,看见了其中那颗诚挚、柔软的心。歌手朴树在接受完采访之后,更是为这本书的出版题写了1500字的亲笔签名信,既表达自己“像被当众扒光了衣服”,又表达了对雷晓宇的欣赏和信任。

  “读她的文章真像看一部戏”

  《海胆》的出版不仅受到了公众号“雷晓宇频道”读者的追捧,亦在媒体人的朋友圈和微博引发了阅读和评论热潮。

  作家蔡崇达表示:“晓宇是我认为写人物最好的那几个人,她是在试图看见人,而不仅仅在记录对方的故事。”

  作家桑格格说:“她的人物采访有种层层剥开自己和对方的力度。朴树也好,黄觉也好,从他们对她这本书的支持可以看出,这种剥离也卸掉了防备和疏离。”

  编剧李静评论:“读她的文章真像看一部戏,涌动着痛快淋漓的张力。剧中人不只是被采访的那个他,还有她,书写者雷晓宇。”

  策划人史航在写序推荐之余更通过文字表达:“我很不善于给人写序,但我还是顺利完成了这一次,因为,我想跟一本这么深挚的书发生一点联系。”

  人文艺术博主鲸书在微博上发表评论:“写作者必须建立自己的认知体系,就像在海边取水的人,必须要有一只自己的杯子。雷晓宇前辈的那只杯子,在我看来就是李安导演的电影……有点舍不得一口气读完,但还是忍不住一天就读完了,毫无疑问是年度最佳的非虚构人物写作。”

  雷晓宇说,《海胆》虽然是一本起于访谈的书,但自己在书里扮演的角色,并不是一位大方召集饭局的主人,反而更像是一个带着困惑和对自己的不满,去靠近受访者的人:“这本书不光属于我,也属于那些和我交谈过的人们。好的交谈,是对彼此的托付。就像照镜子一样,当他们每一个人出现,我的镜子上就多了一束光,镜子对面的每一个局部就开始变得更清晰。人越多,镜子越敞亮,让我把自己看得越清楚。”

责任编辑:杨 学静
  1. 高墩营村里的读书人
  2. 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成年人日均“触屏”84.87分钟 数字化阅读成主流
  3. 更舒适的体验、更优质的内容,吸引更广泛受众数字阅读的美好时代
  4. 让阅读生活更加美好——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掠影
  5. 综述:数字阅读在e时代续写“开卷有益”
  1. 张大春:雅致的趣味,多半来自文化
  2. 刘守华:把中国民间故事“点石成金”
  3. 白居易与白堤
  4. 麦家:书能让世界变小 让我们长大
  5. 作为小学教师的孙犁
  1. 《中国名书店》宣传片
  2. 宁波书城:一座书的城
  3. 延伸的学校图书馆:郑州有家不一样的书店
  4. 威海最美书店:玉川茶社
  5. 威海最美书店:半岛咖啡馆
  1. 麦家:一个人的文字迷宫
  2. 李春雷:作家一定要找好自己的“准心”
  3. 范小青:文学创作需要“工匠精神”
  4. 曹文轩讲故事:用文字造屋
  5. 张翎:文学是永远不会枯竭的